第一百五十四章 心塞

作品:《六宮鳳華

    心塞了一路的六公主,進了寒香宮後,耳根也不得清靜。

    湘蕙在梅妃面前狠狠夸贊謝明曦一通。

    “見面更勝聞名。奴婢今日總算得見這位謝三小姐,容貌生得美,性子也極溫柔。對公主殿下更是關心備至……”

    梅妃失笑︰“我倒從未听過你這般夸贊過誰。”

    湘蕙最知梅妃心思,低聲笑道︰“這位謝三小姐才貌出眾,品性俱佳。此時雖年少,已見風姿。想來再過幾年,一定會出落得傾國傾城。”

    如此出眾的少女,也勉強配得上長大後的七皇子了。

    梅妃听著這話,果然笑了起來。

    六公主看到梅妃的笑容,愈發頭痛!

    自己原本也打著這個主意。先來個近水樓台,培養感情,等自己恢復男兒身份,順理成章地迎娶謝明曦過門……

    現在看來,自己委實將此事想得太過簡單容易了。

    麻煩梅妃娘娘,快點收起“相看兒媳”的嘴臉吧!你的兒子還不知明日要怎麼熬!

    梅妃笑著看向一直沉默不語的六公主︰“安平,你今日為何一直不說話?”

    便是再少言,進了寒香宮見了親娘,也不至于一言不發。

    六公主定定神,張口道︰“今日董夫子布置了不少課業,其中有一篇策論。我正在想要怎麼做這篇策論。”

    天底下的家長都一樣。事關課業,梅妃立刻道︰“你快些回拂月宮,早些完成課業。”

    ……

    回了拂月宮,六公主先去了練功房。

    整整練了一個時辰,心里的郁悶煩躁,盡數化為汗水。這具孱弱的身體,經過這段時日的練習,終于有了起色。便是再疲累,也能撐得下來。

    滿身汗水,自要沐浴。

    染墨和湘蕙備好了熱水後,便退至門外守著。

    “自公主殿下發燒醒來後,再也不肯讓我們兩個貼身伺候了。”染墨低聲輕嘆,目中滿是唏噓悵然。

    七皇子頂替六公主的身份之後,她這個宮女一直繼續貼身伺候。舉凡沐浴更衣梳洗之類的事,都由她動手。

    可現在,六公主根本不讓她近身。

    湘蕙倒沒那麼多傷懷︰“公主殿下漸漸長大,不願讓你我接近,也是難免。”

    到底是少年郎,由內侍伺候才是正理。她們畢竟是宮女,六公主心里別扭,不肯讓她們近身,也只得由著六公主。

    染墨不吭聲了,垂著頭,不知在想什麼。

    湘蕙瞥了染墨一眼,淡淡提醒︰“主僕有別。我們只要盡心盡力伺候主子便是。至于主子心里在想什麼,我們沒資格過問,也不必過問。”

    過了片刻,染墨才低低地嗯了一聲。

    湘蕙微不可見地皺了皺眉。

    這個染墨,對原來的六公主確實忠心不二。這三年來,對七皇子也算盡心。只是,態度顯然有微妙的差別。

    染墨知悉一切隱秘,要麼重用,要麼就得殺了滅口……梅妃可用可信之人不多,這才留下了染墨。

    只希望染墨頭腦清醒,認清自己的身份,不要做出任何糊涂的舉動來。

    ……

    沐浴後的六公主,猶如帶著露珠的花苞一般,比往日更美了三分。長而濃密的眼睫毛下,一雙明眸燦若星辰。

    湘蕙看在眼里,不由得暗暗唏噓。

    若是恢復男兒身,不知七皇子會是何等俊美!

    宮中諸位皇子,個個生得好相貌。三皇子清俊,五皇子俊俏,便是生了口疾不為皇上所喜的二皇子,也生得俊朗。年幼的八皇子九皇子,都生得俊俏討喜。

    四皇子更是肖似皇上少年時的英姿,俊美不凡。

    不過,和七皇子一比,頓時遜色三分。

    美到了極致,已超越了男女的界限。

    “公主殿下一定餓了吧!”湘蕙笑著說道︰“飯菜已經擺好了,請殿下去用晚飯。”

    兩個宮女里,二十余歲的湘蕙更細心沉穩。

    六公主點點頭。

    劇烈的運動,耗盡了體內所有的力氣。嗅到熱騰騰的飯菜香氣,六公主頓覺饑腸轆轆。中午吃飯的時候,總要收斂幾分,免得飯量過大,驚到了一眾少女同窗。

    此時無人在一旁,六公主放開飯量,吃了個飽。

    八道菜肴,如被風席卷過一般,很快便去了大半。

    湘蕙和染墨對視一眼,然後一起默默移開目光。

    萬幸沒人看見,不然,任誰都要生出疑心。誰家的嬌弱少女,也吃不下這麼多……

    “殿下還有課業沒完成。”湘蕙盡心盡責地提醒︰“現在該去書房了吧!”

    吃飽喝足了,不是應該睡覺嗎?為什麼還要去書房寫策論?

    六公主萬般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

    進了書房後,染墨點起宮燈,湘蕙燃香磨墨。

    六公主定定心神,先照著董翰林的吩咐練字。一篇勸學,要用館體和行書楷書各寫一遍。外加一篇策論。

    至少也得一個多時辰,才能完成課業。

    湘蕙瞄了六公主的字跡一眼,嘴角微微抽搐。

    往日六公主很少提筆寫字,她也未曾見過六公主往日的字跡。今日一看,實在是一言難盡……

    只怕是她寫的都比六公主強一些。

    這樣的字交上去,蓮池書院的夫子豈有不訓斥之理!

    湘蕙委婉地提醒一句︰“公主殿下不如多花些時間練字。”

    六公主抬起頭,臉上沒什麼多余的表情︰“我已經花許多時間了。”

    湘蕙︰“……”

    六公主繼續低頭,奮筆疾書。

    湘蕙默默將頭扭到一旁。

    至少,態度還是端正的。總比前些日子不肯完成課業強多了。

    半個時辰後,三篇勸學總算寫好了。姑且不論寫得如何,到底完成了一半。六公主舒出一口氣。

    染墨端了宵夜進來︰“殿下先用些宵夜再寫策論吧!”

    六公主嗯了一聲,很快吃了宵夜。

    然後,坐到書桌前對著空空如也的紙發愣。

    湘蕙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忍不住催促︰“殿下為何還不寫?”

    自己倒是想寫,也得寫得出來啊!

    六公主終于痛下決心,將筆擱下︰“我困了,先去睡覺,明日早起再寫。”

    湘蕙︰“……”

    染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