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冷戰(二)

作品:《六宮鳳華

    看著謝明曦溫柔可親的笑容,六公主心里暗暗發毛,口中發苦。

    完了!

    自己是徹底開罪謝明曦了!

    想到謝明曦翻臉時的冰冷無情,再看謝明曦此時如花的笑顏,不知為何,忽然覺得自己未來的日子會很淒慘……

    啪!

    戒尺落到了六公主的肩上。

    “公主殿下的肩要平,不得晃動。”謝明曦甜美柔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不知謝明曦從哪學來的手段,戒尺落下的動靜不大,實則勁頭十足。比裝模作樣的甦夫子可要厲害多了!

    六公主暗嘆一聲,默默忍了。

    過了片刻,又是一戒尺。這一戒尺,落在了手腕處︰“公主殿下,甦夫子剛才說了,行禮不但姿勢要標準,還要優雅好看。殿下的手指有些僵硬,要如蘭花一般舒展。”

    蘭花是什麼?

    要翹蘭花指嗎?

    六公主忍住打寒顫的沖動,繼續默默忍。

    謝明曦細細打量片刻,又輕蹙眉頭道︰“公主殿下天生不喜笑,不過,總這般陰沉著臉,總令人難生親近之意。”

    “微笑也是禮儀的一部分。還請公主殿下笑上一笑。”

    “若笑得不美不自然,我只得輕輕打公主殿下一戒尺,提醒公主殿下。殿下不會見怪吧!”

    六公主︰“……”

    不見怪,你說什麼都對!

    ……

    一炷香後,甦夫子才張口道︰“時間到,大家可以休息片刻。”

    這個時候,千萬別以為可以伸腰跺腳盡情肆意。

    甦夫子那一雙利眼正“溫柔”地注視眾少女的一舉一動。誰要是太過肆意,甦夫子立刻便會“親切”地來到面前,繼續“指點”如何起身。

    眾少女都已領教過甦夫子的厲害,自然謹慎幾分。

    六公主也暗暗松了口氣。

    剛才一共挨了五戒尺!

    往日甦夫子最多打上一兩戒尺。謝明曦下手可比甦夫子狠多了!如果周圍沒有別人,只怕下手更狠!

    如果謝明曦知道這具身體其實是男兒身……

    六公主頭更痛了!

    原主留了這麼一堆爛攤子,簡直就是個巨坑!

    “公主殿下,你的手腕痛不痛?”謝明曦歉然又關切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六公主回過神來,默默地看向謝明曦。謝明曦演技精湛無雙,毫無做戲的痕跡,一副“我雖是為了你好不得不打你戒尺實則心中十分愧疚”的神色。

    也因此,一眾少女竟無人生疑。最多是欽佩謝明曦膽大罷了!

    六公主心塞片刻,然後低聲道︰“無妨。”

    謝明曦松了口氣,釋然一笑︰“公主殿下果然胸襟寬廣。我就知道,公主殿下絕不會為這點小事生我的氣。”

    然後,轉向甦夫子,自動請纓︰“甦夫子,我想繼續陪在公主殿下身側。隨時提點公主殿下。不知夫子可否應允?”

    甦夫子略一思忖,便笑著應了︰“也好。”

    身為夫子,自然樂見學業優秀的學生主動幫扶學業不佳的學生。

    六公主身份尊貴,整日陰沉著臉一聲不吭,交流起來實在吃力,唯一肯交流理睬的人正是謝明曦。如此一來,讓謝明曦待在六公主身側,倒是個好主意。

    謝明曦恭敬地行了一禮︰“多謝甦夫子。”

    六公主︰“……”

    往日看謝明曦給別人挖坑,頗覺有趣。

    沒想到,自己竟也有無奈跳坑的這一天!

    謝明曦對著六公主關懷備至,不時低聲輕語。除了偶爾動戒尺之外,和往日一般無二。一個下午過來,愣是沒人察覺到異樣。

    六公主憑著過人的毅力,默默隱忍。

    散學的編鐘聲響起。

    六公主生平第一次覺得編鐘的聲音如此悅耳,目中閃過“終于逃過此劫”的幸運。

    謝明曦不動聲色地將六公主眼中的釋然欣喜盡收眼底。

    呵!

    這只是個開始而已!

    ……

    一直守在學舍外的湘蕙,根本不知學舍里發生的事。听到編鐘聲,便到門口相迎︰“公主殿下,馬車就在門外,奴婢伺候殿下回宮。”

    六公主悶悶地嗯了一聲。

    六公主整日都是這副陰郁的樣子。湘蕙隨行伺候三年,早已習慣了六公主的少言。此時也沒察覺出六公主和平日有什麼不同。

    剛走出沒幾步,就听一個悅耳含笑的少女聲音響起︰“公主殿下,等一等我。”

    六公主身子微不可見地僵了一僵。

    湘蕙迅速看了過去,眼前頓覺一亮。

    這個秀美無倫溫柔含笑的少女,一定就是六公主在書院里結交的好友謝明曦了吧!生的好看不說,脾氣也格外溫柔親切。走過來之際,竟不忘沖她這個宮女微笑點頭。

    湘蕙立刻對謝明曦生出了好感,主動行禮︰“奴婢湘蕙,見過謝三小姐。”

    謝明曦故作訝然︰“公主殿下每日帶染墨隨行伺候,你還是第一回來。為何能認出我是謝明曦?”

    湘蕙笑著應道︰“公主殿下回宮,時常提起謝三小姐。奴婢早已仰慕謝三小姐風姿,便是初次得見,也能一眼便認出來。”

    謝明曦抿唇一笑︰“湘蕙姑娘真是機敏善言。性子也比染墨姑娘活潑親切得多,令人望之便生出好感。”

    又笑著說道︰“公主殿下對我確實格外青睞,時常和我說話。得以和公主殿下結為好友,定是我前輩子修來的福氣。”

    說到最後一句,意味深長地瞥了六公主一眼。

    六公主︰“……”

    六公主也有應對之策。

    反正自己是“孤僻少女”的身份,听到明諷暗諷什麼的,一律當做沒听懂!什麼都不用說,木著一張臉就行了。

    于是,六公主靜靜听著謝明曦和湘蕙寒暄說話,短短片刻,謝明曦憑借著一張甜甜的笑靨和討喜的話語和湘蕙迅速拉近距離。

    謝明曦主動送了六公主上馬車,然後含笑揮手作別︰“公主殿下,明日見。”

    短短三個字,寓意無限。可以理解成“今日沒算完的帳明日接著算”,也可以理解成“你休想逃出我的手心”!

    六公主只得擺擺手,然後逃也似地上了馬車。

    謝明曦目送馬車走遠,目中閃過一絲冷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