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冷戰(一)

作品:《六宮鳳華

    每日到練武場跑步成了慣例,眾少女也無人再抱怨,很快站成一列。

    只是,今日有一個小小的插曲。

    六公主像往常一樣,默默地站到謝明曦身後。

    謝明曦卻對尹瀟瀟笑道︰“我身為舍長,本該站在第一個領跑才是。這些日子一直偷懶,讓尹姐姐代勞,委實不該。今日我便站在第一個。”

    粗枝大葉的尹瀟瀟壓根沒察覺出什麼不對,笑嘻嘻地應道︰“好好好,快些站我前面來。”

    謝明曦邁著輕快的步伐站到了第一個。

    六公主︰“……”

    六公主默默地看了謝明曦一眼,抿了抿嘴角,站在原地並未動彈。

    六公主本就站在最後一個,前面忽然空出一人的距離,看著頗有幾分被遺棄的可憐。

    盛錦月終于逮到機會獻殷勤,立刻熱情地走了過來︰“六堂妹,我站在你前面,陪你一起跑。”

    六公主涼涼地瞥了盛錦月一眼︰“不用了。”

    盛錦月︰“……”

    盛錦月踫了一鼻子灰,又是尷尬又是難堪,一時下不來台。換了別人,盛錦月早就橫眉豎眼地發脾氣了,偏偏眼前的六公主,她根本開罪不起。

    盛錦月恨恨地將這一筆賬記到了謝明曦的頭上,忿忿地回了原位。

    于是,六公主就這麼孤零零地落在最後,默默跑完了一圈。

    謝明曦偶爾回頭,瞥到六公主落寞的身影,心中冷笑一聲。

    想裝可憐博同情?

    呵!

    膽敢頂著好友的臉來騙她!如今被她識破,少不得要慢慢收拾料理這位“六公主”!

    ……

    下午是甦夫子的禮儀課。

    甦夫子看似溫柔,實則要求最為嚴苛。每一回的禮儀課,學生們根本無人敢分神。饒是如此,挨戒尺的人不減反增。

    今日練習行禮。

    “重要場合,拜見身份貴重之人,要行跪禮。”甦夫子聲音溫柔,不疾不徐,十分悅耳︰“平日見了自己的長輩,行襝衽禮。在書院里,行的是學生禮。”

    “跪禮已練過,今日我們練習襝衽禮。”

    “行禮時最忌東張西望態度不恭,心誠則恭敬,姿勢要準確……”

    甦夫子優雅地示範了一回標準的襝衽禮,然後吩咐所有學生照著這個姿勢行禮,時常不長,一炷香而已。

    襝衽禮最是尋常,不過,要行得標準,維持一炷香時間,絕不是易事。

    謝明曦李湘如表現最佳,其次是林微微顏蓁蓁。

    甦夫子不吝表揚,一一稱贊過後,便到了盛錦月面前。

    盛錦月反射性地瑟縮了一下。

    實在怪不得她心生畏懼。每次的禮儀課,她總要挨戒尺。多則十幾戒尺,少也得挨上六七個。

    果然,怕什麼來什麼。

    甦夫子的戒尺毫不客氣地落了下來︰“若在宮中,如此失儀,變回貽笑大方,成為眾人笑柄。行禮之際,火燒眉毛亦要穩如泰山。”

    盛錦月憋屈地應了︰“我一定謹記夫子教誨。”

    甦夫子這才滿意了,又到了方若夢面前,然後擰起眉頭。

    方若夢和盛錦月一樣,最怕禮儀課。

    盛錦月性情浮躁,毛毛糙糙。而她的問題要更嚴重一些。常年低頭怯弱的習慣,一時半會兒根本改不過來。便是行禮,也帶著幾分畏縮。

    甦夫子收斂笑意,聲音嚴厲了起來︰“方若夢!我已說過你數回!男子立于天地,不能輕易折腰。女子亦當如是。”

    “不管身處何時何地,都要有風骨有傲骨,便是有人故意折辱你,你也要抬頭挺胸。不能畏怯不前,更不能就此彎腰。”

    然後,戒尺用力抽了方若夢一記︰“你可記下了?”

    方若夢羞愧地含淚道︰“記下了!”

    甦夫子淡淡說道︰“皇後娘娘耗費金銀心血無數,創設蓮池書院。將女子書院推行至大齊各地,令天底下的女子有了讀書識字的機會,也有了走出內宅的權利。你們有幸成為蓮池書院的學生,以後不管行至何處,都要謹記自己是娘娘門生。說話行事絕不可丟了娘娘的顏面。”

    眾學生齊聲應是。

    ……

    類似的話,甦夫子說過不止一回。

    謝明曦心中泛起一絲奇異的感覺。

    和其余幾位夫子不同,這位甦夫子出于宮廷,是俞皇後的心腹,提起俞皇後時格外虔誠恭敬。

    學生們都是半大不小的年紀,常年听著類似的話,對俞皇後的崇敬之心也愈發堅定熾烈。便如信仰一般。

    待日後,這些學生長大成人,一個個嫁入高門……其中特別出色的,嫁入公侯王府或被選為皇子妃,也不稀奇。

    蓮池書院設立十余年,每一年畢業的學生便有十二人。如此算來,迄今也有一百余個。她們是蓮池書院的學生,身上便有了俞皇後的印記。

    俞皇後當年設立蓮池書院,或許並無結黨之意。可經營至今,這股潛在各府內宅的勢力,又有誰敢忽視?

    甦夫子走到了六公主面前。

    六公主在禮儀課上表現平平,說起來比盛錦月方若夢也沒強到哪兒去。甦夫子若不是顧忌六公主的身份,不知要打多少戒尺。

    “女子行禮不僅要標準,更要優雅好看。”甦夫子強忍著用戒尺抽人的沖動,和顏悅色地教導︰“公主殿下要注意風姿。”

    六公主微微抽了抽嘴角。

    這張臉生得美麗之極,穿著羅裙扮成少女半點不違和。可到底是男兒身,行禮哪有姑娘家的婀娜風姿?

    甦夫子戒尺忍無可忍地落了下來︰“殿下這是什麼表情?女子抽嘴角,實在不雅觀!”

    嘶!

    苦逼的六公主殿下恢復了面無表情。

    甦夫子眼角抽搐了一下,在怒火沖冠之前,叫了謝明曦過來︰“謝明曦,這把戒尺給你,你站在公主殿下身邊,為殿下糾正行禮姿勢。”

    謝明曦禮儀學的最佳,又是舍長,為夫子代勞理所應當。

    謝明曦立刻含笑應下,邁步走了過來,從甦夫子手中接了戒尺,然後沖六公主微微一笑︰“我是听夫子之令,為公主殿下糾正行禮姿勢。便是動了戒尺,想來公主殿下也不會見怪。”

    六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