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是誰(二)

作品:《六宮鳳華

    步步逼近的少女,臉頰染上奪人的紅暈,目中光芒銳利猶如刀鋒。

    一寸寸地逼近。

    仿佛要刺穿這副皮囊,將真正的靈魂剝離而出。

    這一刻,六公主忽地羨慕起原主來。

    盛鴻,你可知道,謝明曦是真心將你當成好友。所以,此時才會這般憤怒地對我。

    可惜,你太過怯弱。

    前世,你不敢向她表白,不敢讓她知曉你真實的身份,帶著滿腹遺憾死去。

    這一生,你的靈魂太過脆弱,經不起重生的痛苦,竟在一場高燒後離世。若不是我這抹游魂穿越而來,世間再無盛鴻!

    這一切,能告訴謝明曦嗎?

    她值得自己的全盤信任嗎?

    在得知自己的真正身份後,她肯全心相助嗎?

    若她一意揭破自己的身份,自己又要如何應對?難道要殺人滅口?

    彈指剎那,六公主腦海中掠過各種念頭。一時決定不下,卻下意識地排除了最後一個也是最穩妥的做法。

    不,殺人滅口萬萬不可!

    盛鴻的殘魂散去之前,只留下兩個執念。一個是查明死因報仇雪恨,另一個就是謝明曦。

    自己既已應下,便要信守承諾,絕不能傷害謝明曦半分。

    ……

    “你是誰?”

    轉眼間,謝明曦便已近在咫尺。倏忽伸手,目標正是六公主的臉孔。仿佛要揭開六公主的面具偽裝一般。

    六公主全憑本能反應,如閃電般避讓。

    謝明曦面無表情地繼續出手。

    六公主繼續閃躲。

    謝明曦動作迅捷,六公主閃避的動作更快。身影如鬼魅一般,無法捕捉。

    謝明曦目中冷意更盛。

    看來,這個“六公主”在武藝課上猶有保留。自己身手已算不錯,卻連對方的衣角都沾不到……

    寢室雖然不小,兩張床榻已佔去大半地方,剩余的空間已不多。兩人都不願發出動靜惹人疑心,一個默默出手,一個安靜閃躲。

    只是,這樣的情形並未一直延續下去。

    敲門聲忽地響起。

    謝明曦動作一頓,六公主趁機閃退幾步,壓低了聲音道︰“謝明曦,我以後自會給你個交代!但不是在此時此刻此地!”

    謝明曦冷冷地瞥了六公主一眼。

    你給我等著!

    饒是六公主心志堅韌,也不由得暗暗苦笑一聲。

    原本謝明曦待自己百般謙讓,全是看在前世好友的顏面上。以後,肯定是沒這等優待了……

    想想真是頭痛!

    誰能想到,這世上除了穿越而來的自己之外,竟還有一個重生而回的謝明曦?自己便是偽裝得再好,也架不住謝明曦知曉前世今生啊!

    ……

    謝明曦站在門邊,深呼吸一口氣,伸手開了門。

    門開的瞬間,謝明曦所有的冰冷怒意俱都消失不見,眉眼含笑一如平時。前後反差,猶如變臉一般。

    六公主看在眼中,心中既覺驚嘆,又有些難耐的騷動,涌起“棋逢對手”的興奮。

    門外站著的,是蹙著眉頭的林微微。

    “謝妹妹,我有些話想單獨和你說。”林微微低聲道︰“不知可否請六公主殿下暫時去我的寢室待上片刻?”

    謝明曦想也不想地應道︰“不妥!”

    六公主竟也同時道︰“不妥!”

    兩人異口同聲地說完後,神色復雜地對視一眼。

    對謝明曦而言,如今的六公主不知被哪一路孤魂野鬼佔據軀體,根本不值得信任。在沒查清對方的一切之前,她絕不會容六公主接近身邊的好友。

    而六公主……

    和謝明曦同一個寢室也就罷了,別的少女寢室,自己是萬萬不會去的。

    林微微也是一怔,一時不知該說什麼。目光迅速在謝明曦和六公主之間飄了一回。

    謝明曦和六公主來往密切,人人看在眼底。陰郁少言的六公主,除了謝明曦之外,幾乎從不和任何人說話。

    不過,今日的謝明曦和六公主之間,氣氛似有些奇怪。

    林微微沒來得及細細琢磨,謝明曦已張口笑道︰“林姐姐,我和你去竹林里轉上片刻如何?”

    林微微定定神,笑著應下。

    謝明曦看也沒看六公主,邁步走出了寢室。

    轉身關門的瞬間,兩人的目光有剎那的交匯。

    謝明曦目光冰冷,六公主靜默不語。

    門關上,隔斷了彼此的目光。

    六公主默默地長嘆一口氣,回到自己的床榻上,平躺下來。雙眼直直地看著帳頂。過了片刻,轉向內側。又過片刻,轉向外側。

    往日安寧的寢室,今日格外的安靜冰冷。

    ……

    蓮池書院除了學舍寢室外,還設有棋室樂室畫室茶室等等,走過寬敞的練武場,很快便到竹林。

    這一處竹林,也是蓮池書院里最雅致靜之處。

    謝明曦踏進竹林後,有剎那的恍惚。

    時光回溯,光陰悠悠。

    前世年少的她,悄然走進竹林,想找個清靜之地悄悄哭上一回。卻無意中遇上了六公主,至此,結下一段純潔而美好的友情。

    她們相聚在竹林,分別也在這里。

    今生她回來了。

    六公主的魂魄卻不知去了何方,被來歷成謎的魂佔據了軀體……一想及此,她便滿心怒火,恨不得立刻回轉,將那個鳩佔鵲巢的魂揪出來……

    “謝妹妹,你在想什麼?”林微微的聲音打斷了謝明曦的思緒︰“你的臉色看起來有些奇怪!”

    有些陰沉冰冷,仿佛在咬牙切齒一般。

    謝明曦微笑著看了過來︰“我只是驚嘆眼前風景之佳罷了。臉色哪里奇怪了?”

    眼前的謝明曦,溫柔含笑,和平日一般模樣。

    林微微也懷疑自己剛才是看錯了,眨眨眼,定定神笑道︰“我剛才定是恍神看錯了。幾乎以為你想起了仇敵,所以面色有些陰沉。”

    用仇敵來形容,確實不夠準確。

    謝明曦一時也難以形容自己對六公主的復雜感情,在林微微面前更是不宜提起半個字。索性扯開話題︰“竹林里有一處涼亭,景致更佳。我們一起過去吧!”

    心事重重的林微微也迫切想找一個清靜之地,點點頭應了下來。

    相攜至涼亭處,各自坐下。林微微無心欣賞此地的景色,低聲張口問道︰“謝妹妹,今日早上,你為何那般提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