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是誰(一)

作品:《六宮鳳華

    謝明曦,你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

    隔著兩層紗帳,六公主的目光依舊精準無誤地落在謝明曦的臉上。

    六公主側身而臥,謝明曦此時卻是平躺。也因此,六公主看到的是謝明曦的側臉。

    謝明曦已閉上眼,呼吸綿長,似乎已經睡著了。長而濃密的眼睫毛,靜靜地覆在眼上。畫面靜謐而美好。

    六公主靜靜地看了片刻,忽地張了口︰“明曦,你沒睡,為何要裝睡?”

    裝睡的謝明曦只得睜開眼,聲音依舊平靜自若︰“我在假寐,不是裝睡。公主殿下今日為何不睡?”

    六公主實話實說︰“今天早上是董夫子的課,我听不懂也不耐煩听,睡了半日。現在半點都不困。”

    謝明曦啞然失笑,側過身,和六公主遙遙相對︰“董夫子授課確實乏味了些。不過,他確實有真才實學。”

    董翰林是正經的兩榜進士,人品如何不好說,學問卻是實打實的,半點不摻假。

    再者,董翰林是科舉出身,對四書五經理解深刻,擅長策論。做了十幾年的官,見識頗多。這些優勢,都是身為女夫子無法比擬的。

    顧山長一直隱忍不發,也正是因為這一點。

    否則,只憑著董翰林三不五時的騷擾行徑,顧山長便有足夠的理由將他開革。

    “反正,我不想听。”六公主難得露出任性的一面。

    謝明曦隨口笑道︰“女子學習四書五經,是為了明理。本來也無需參加科舉。公主殿下既不想學,也無需勉強。”

    六公主看著謝明曦,低聲問道︰“你為何這般勤學苦讀?”

    謝明曦淡淡道︰“我和殿下怎麼能相同。”

    “殿下生來是天家公主,便是一字不識不學無術,照樣無人敢欺。我卻不同!我是謝家庶女,有嫡母嫡姐,還有長兄。”

    “我只有展露過人的天分,讓所有人都看到我的優秀出眾,讓自己變得強大,才有資格掌控自己的命運。”

    “否則,我便要任人擺布。縱使受了再多的委屈,也無人會為我撐腰。受再多的苦,也無人相憐。”

    所以,我只能自強自立,也必須自強不息。

    ……

    六公主默默地回味著這一番話中的滄桑和微不可見的辛酸。

    到底是什麼樣的經歷,才會使得謝明曦有如此感悟?一個十歲少女,真能有這般近乎妖孽般的早慧嗎?

    想起自己駭人听聞的奇異經歷,六公主心中忽地閃過一個驚人的念頭。

    這個念頭一旦涌上心頭,便如一滴水掉落沸騰的油鍋中。瞬間炸開。

    謝明曦對自己的親近示好,對四皇子的提防戒備……

    一切的疑惑,都有了答案!

    六公主緊緊地盯著謝明曦,冷不丁地張口問道︰“謝明曦,你和四皇兄曾經有何瓜葛?”

    謝明曦的神色有剎那的僵硬。

    六公主目光驟然銳利,猶如利劍出鞘,鋒芒畢露︰“謝明曦,你到底是何身份來歷?你到底藏著什麼秘密?”

    “你多智近乎妖,你能窺破人心,你操控他人于掌心,你有超越常人的自信淡然,仿佛曾經歷過世間一切!”

    “你到底是誰?”

    ……

    你到底是誰?

    謝明曦臉上慣常的笑容褪去,終于露出了冷凝的真容。目中的冷芒,亮得令人心驚。面上的無情,顯得那樣冰冷。

    這才是真正的謝明曦!

    平日那個言笑晏晏善解人意的少女,不過是她刻意表露的假象。

    她戴著面具,以慧黠的臉孔示人。一眾夫子便蒙在鼓里,一眾同窗無人窺見她的真面目。

    直至此刻,她終于露出了尖銳的利刺。

    “殿下問我是誰?”謝明曦嘴角浮起一絲譏諷︰“我倒想問問,殿下又是誰?”

    短短兩句話,令六公主面色驟變,霍然起身下榻。

    紗帳被用力拂起,又輕輕落下。

    六公主美麗陰郁的臉孔,迸射出令人心驚的寒光︰“我是盛安平!是大齊的六公主!”

    謝明曦扯了扯嘴角,不疾不徐地起身下榻,不忘穿好鞋子︰“我當然知道殿下是六公主。殿下何必這般驚惶?再三強調自己的身份?”

    “莫非,殿下其實藏了什麼驚天的秘密,不願讓任何人驚覺?”

    六公主心中掀起驚濤駭浪,一張美麗的臉孔繃得極緊,將復雜混亂的心緒遮掩得嚴嚴實實︰“謝明曦!你這麼說是何意?”

    謝明曦略一挑眉,似笑非笑地說道︰“我的意思,殿下應該再清楚不過。這兒只我們兩人,殿下何必裝傻?”

    ……

    兩人四目對望。

    仿佛這一刻,才真正看清彼此的模樣。

    心冷如鐵的謝明曦!

    滿腹秘密的盛安平!

    兩人默默對視,仿佛一場無形的較量,端看誰先撐不住,先露出怯意。

    對峙良久。

    謝明曦神色巋然不動,連眼楮都未眨過。

    六公主亦神色冰冷,目光銳利如劍。

    又過許久,六公主終于率先張口,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謝明曦,你可知道,前世的我是因何而死?”

    這一句,可謂十分高明。

    既承認了自己來歷不同尋常,又直指謝明曦重回一世的身份。最妙的是,還能解開心底的疑惑,及早防備應對。

    六公主思緒確實縝密。

    然而,謝明曦听了此話之後,神色卻驟然變了,邁步上前,逼近六公主︰“你不是六公主。你到底是誰?”

    如果六公主同樣重生而回,一定知道前世的她根本未以頭名的成績考入蓮池書院。也一定不會問出這個問題。

    因為,前世六公主死的那一年,她不過是個十三歲的軟弱少女,被嫡母嫡姐牢牢壓制,活得卑微又無助。絕無可能知道六公主在宮中的死因。

    怪不得六公主總給自己奇異陌生的感覺!

    因為這根本不是六公主!

    不知哪來的一抹魂,佔據了六公主的軀體!

    霍然想通真相的謝明曦,心中涌起洶涌的怒火,明亮銳利的目光緊緊盯著六公主陡然色變的臉,繼續逼近︰“你到底是誰?為何會出現在六公主體內?真正的六公主去了哪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