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緣由

作品:《六宮鳳華

    幾位皇子一走,梅妃迫不及待地領著六公主進了寢室。

    “安平,他們到底要做什麼?”

    梅妃佯裝的鎮定徹底散去,一臉驚惶,握著六公主的手不停顫抖︰“他們……他們是不是對你生了疑心。送你去蓮池書院只是個幌子,其實,他們是對你起疑,想要查探你的隱秘……”

    “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

    “母妃稍安勿躁!”六公主見不得梅妃這副被嚇得倉惶的可憐模樣,張口安慰︰

    “他們只是對蓮池書院好奇,對新生前三名好奇,想去見識一番而已。並無他意!對我也未生出疑心!”

    六公主頓了頓,加重語氣︰“便是他們生了疑心,母妃也不必這般驚惶害怕。我自有辦法應對!”

    沉著冷靜的聲音,有極強的感染力。

    驚惶不已的梅妃終于稍稍平靜下來,自慚又落寞地苦笑一聲︰“都是我沒用……”

    六公主一听到這五個字,就覺頭痛,毫不猶豫地打斷梅妃的自怨自艾︰“母妃,從明日起,我想帶湘蕙去蓮池書院。”

    梅妃一怔,反射性地皺起眉頭︰“怎麼了?是不是染墨伺候得不夠周全?還是她犯了錯?”

    六公主淡淡道︰“這倒不是。染墨頗為忠心,只是,有時候忠心太過了些。”

    梅妃听得一頭霧水︰“忠心不是好事麼?忠心太過,又是何意?”

    六公主簡單地將今日染墨和扶玉鬧口角之事道來︰“……染墨確實忠心,只是,有時行事不免偏頗。我和謝明曦交好,她憂心謝明曦察覺到我的隱秘,時有敵意。殊不知,越是如此,越惹人生疑。”

    “湘蕙比她年長幾歲,是母妃心腹。說話行事也更溫和周全。所以,我想帶湘蕙一同前往。”

    如果可以,自己誰都不想帶。

    不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退而求其次,便只能帶湘蕙隨行伺候。不管如何,湘蕙總比一直伺候六公主的染墨好應付一些。

    六公主如此堅持,梅妃自不會為了這點小事令六公主不喜,很快應了下來。

    之後,梅妃親自叫來染墨和湘蕙,交代一番,各自敲打數句。

    梅妃一張口,此事便定了下來。

    ……

    回了拂月宮後,滿腹委屈的染墨眼中盡是水光。

    六公主淡淡地掃了染墨一眼︰“今日由湘蕙在這兒伺候,你先退下。”

    染墨不敢不從,回了自己的屋子後,終于忍不住哭了起來。

    宮女們的住處緊挨在一起。染墨平日大多貼身伺候六公主,晚上也要值夜,這間屋子很少回來。

    染墨不敢放聲慟哭,默默無聲垂淚。

    她一進宮,便被挑到了拂月宮。那時,六公主只是個四歲幼童。她比六公主年長六歲,其實也只是個十歲的孩童而已。

    六公主淘氣可愛,對身邊人極好,從不亂發脾氣。有好吃的好玩的,時常賞給身邊人。有一回,她不慎打碎了皇上賞賜給六公主的花瓶。按著宮中規矩,至少也得挨一百板子。

    她身形單薄,根本挨不住這一頓板子。便是僥幸留住性命,也沒資格留在拂月宮了。

    她嚇得魂飛魄散,哭著跪倒在地。

    年幼的六公主笑嘻嘻地起來扶起她︰“別怕。不過是一個花瓶,就說是我打碎的。反正也沒別人看見。”

    沒人懷疑六公主的話。

    她得以逃過一劫。

    至此之後,她心中便認了這個主子。

    三年前,當她驚覺溺水身亡的孩童不是七皇子,而是六公主時,傷心痛苦更勝梅妃。然而,主子的命令不能違抗。她身為六公主的貼身宮女,是為七皇子遮掩身份的最佳人選。

    這三年來,她忠心沉默地跟在主子身側。心中卻時常想起昔日的六公主。

    “公主殿下,除了奴婢,這宮中再無人惦記你了……”染墨哽咽著呢喃︰“奴婢已經盡力伺候,可主子卻不喜奴婢,不肯要奴婢隨行伺候了。奴婢真不知該怎麼辦……”

    淚水紛紛涌出眼眶。

    染墨用帕子捂住臉,很快,帕子被淚水浸濕。

    ……

    第二日清晨。

    哭了半夜神色憔悴的染墨如常來伺候。

    六公主瞥了染墨一眼,並未吭聲。

    湘蕙倒是好言勸了染墨幾句︰“公主殿下為你留足顏面,既未在人前責罰你,也未訓斥數落你。你這副樣子做什麼?讓人瞧見了,豈不是要暗中閑話?”

    染墨被湘蕙點醒,頓時滿面羞慚,跪下請罪︰“奴婢思慮不周,請公主殿下責罰。”

    六公主淡淡道︰“行了,你起身吧!”

    自己實在不習慣動輒下跪請罪的舉動!

    不過,入鄉隨俗。再不習慣,也得適應。

    譬如每日穿著少女羅裙,梳著少女發式……

    六公主阻止了湘蕙為自己簪玉簪的舉動︰“這樣便行了。”

    一襲碧色羅裙,長發梳著最簡單的發式,發上只有一支簡單的金釵。對一個十一歲的少女來說,如此穿戴委實太過素淨。

    可對一個十一歲的少年來說,扮成少女穿著女裝已十分委屈。哪里還有精心裝扮的心情?

    湘蕙訕訕地放下玉簪。

    出了拂月宮,便遇到了正在相候的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

    “六皇妹,”五皇子笑嘻嘻地揮手︰“幾位兄長一起送你去書院,是不是很感動?”

    感動個屁!

    六公主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

    ……

    蓮池書院離皇宮頗近,坐馬車不到兩炷香的時間,便到了。

    六公主在蓮池書院外下了馬車。

    此時,已有少女們陸續來了書院。幾位皇子一露面,立刻便引來了眾少女的側目。

    “那幾個少年長得好生俊俏,不知是哪一個府上的公子。”

    “你眼瞎嗎?沒見他們是送六公主殿下來的嗎?”

    然後,便是齊齊倒抽一口涼氣的聲音。

    “莫非他們便是幾位皇子殿下?”

    “應該就是了!那個滿面微笑溫潤春風的,定是三皇子殿下。”

    “那位活潑爽朗愛笑的少年,肯定是五皇子殿下。”

    “最英俊最冷漠的,便是四皇子殿下了。”

    就在此時,林家的馬車緩緩而至。

    ……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