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兄妹(一)

作品:《六宮鳳華

    散學後,六公主像往常一般坐馬車回宮。

    皇子公主們每日出宮讀書,為了進出方便,走的是東華門。這一處宮門離後宮頗近,看守東華門的內侍老遠便開了門,滿臉堆笑地行禮相迎︰“奴才見過公主殿下。”

    馬車里照例毫無回應。

    六公主便是見了皇上和皇後娘娘也不愛說話,區區一個內侍,自然沒有計較的資格。內侍又沖著坐在車轅上的染墨殷勤笑道︰“染墨姑娘。”

    染墨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一雙微紅的眼眶遮也遮不住。

    內侍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莫非染墨今日挨罵了?

    其實,六公主是一眾主子里最好伺候的。只是孤僻陰郁不喜說話罷了,從未听聞過六公主責罰下人。拂月宮里的宮女們,也最清靜悠閑。

    幾位皇子,可就沒那麼好伺候了。

    二皇子一動怒,便會杖責內侍。看似溫和的三皇子,生氣時喜歡用鞭子抽打內侍。四皇子的寢宮,每年總要抬出一兩個犯了過錯的內侍尸首……

    為奴為婢的,最盼望的莫過于遇到好伺候的主子。相較之下,能伺候六公主真的是幸事了。

    染墨略一低頭,避開內侍好奇的目光。

    宮中長日漫漫,內侍宮女都愛嚼舌頭。稍微有個風吹草動,便會傳得人盡皆知。

    就在此時,NN馬蹄聲響起。

    三個英俊少年在侍衛們的簇擁下,騎著駿馬翩然而來。待到宮門外,各自下馬。

    染墨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待看清幾個少年臉孔,心里陡然抽緊,忙下了車轅行禮︰“奴婢染墨,見過三皇子殿下四皇子殿下五皇子殿下。”

    ……

    這三個華服英俊少年,赫然是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

    四皇子神色冷凝如冰,自不會理睬一個宮女。

    三皇子目光一掃,認出了染墨的臉孔,立刻笑道︰“原來是六皇妹。”

    然後,轉頭對四皇子笑道︰“六皇妹今年去了蓮池書院,每日和我們一般出宮讀書。這倒是第一次遇上。”

    四皇子嗯了一聲。

    活潑愛笑的五皇子已湊到了馬車邊,歡快地喊了一聲︰“六皇妹,你也下馬車吧,我們幾個做兄長的,今日送你回寒香宮。”

    馬車里的六公主心念電轉,張口應了一聲。

    跪在馬車外的染墨神色一僵,萬幸她此時垂著頭,無人窺見她的異樣。

    六公主開了車門。

    五皇子笑嘻嘻地站在馬車外,伸手欲扶︰“六皇妹,我扶你下馬車。”

    六公主面無表情地瞥了五皇子一眼,然後避開五皇子的手,自行下了馬車。

    五皇子︰“……”

    踫了個軟釘子的五皇子,無趣地收回手,摸了摸鼻子。

    別人家的妹妹嬌軟可愛。眼前的少女卻孤僻陰沉,讓他這個做哥哥的滿腔愛妹之心無處可放!

    六公主沖三位兄長點點頭,便算是打了招呼。

    幾個皇子熟知六公主的脾氣,自不會見怪。

    三皇子親熱地笑道︰“六皇妹是要去寒香宮吧!我們送你一程。”

    “是啊,我們一同送六皇妹。”五皇子迅速接了話茬。

    四皇子沒吭聲,算是同意了。

    六公主忽地察覺到來自身體內的抗拒排斥之意,不由得暗暗挑眉。

    原來的盛鴻已經死了,只有一縷殘魂留在體內,平日從無動靜。今日卻有了異樣的波動……

    到底是因為誰?

    表面風光霽月的三皇子?還是冷面冷心的四皇子?抑或是看似活潑愛笑的五皇子?

    這幾位同父異母的兄長,誰曾加害過盛鴻?

    ……

    六公主站在原地,動也沒動。

    幾位皇子俱都驚訝地看了過來。

    “六皇妹,”五皇子搶著張口問道︰“你這是怎麼了?為何不肯邁步?該不是嫌棄我們幾個兄長吧!”

    說完,便自得其樂地哈哈笑了起來。

    很好笑嗎?

    眾人默默瞥了五皇子一眼。

    六公主定定心神,終于張了口︰“幾位兄長一起送我,我心里十分高興。一時反應不及,兄長們切勿見怪!”

    姑娘家說話,總是嬌滴滴的。六公主的聲音十分悅耳,卻略顯清冷低沉。

    好在眾皇子都听慣了,也未听出什麼異樣。

    五皇子故作夸張地嘆道︰“我已經許多日子沒听過六皇妹說話了。今日六皇妹竟張口說了這麼多,實在令我等榮幸之至。”

    “就你油嘴滑舌!”三皇子啞然失笑︰“行了,別在這兒愣著了,我們快些進宮去。”

    幾人中,三皇子年齡最長,此時擺出兄長的架勢,倒也有模有樣。

    四皇子不動聲色地瞥了過來。

    三皇子也正好看了過去,和四皇子對視一眼。然後各自心中冷哼一聲。

    三皇子和四皇子之間的波濤暗涌,六公主一點不漏地盡收眼底。

    ……

    “兄妹”四人各懷心思,一起邁步進了宮門。

    只盞茶時分,便到了寒香宮外。

    守在寢宮外的宮女見了眾皇子,俱是一驚,忙上前行禮。

    三皇子溫和笑道︰“都起身。”想了想又道︰“四皇弟五皇弟,我們兄弟三人既是到了寒香宮外,總該進去給梅妃娘娘請個安。”

    三皇子素有“溫和恭謹”的名聲,行事周全,人人稱頌。

    裝模作樣!

    四皇子心中冷笑不已,卻未反對,點點頭道︰“也好。”

    三皇子既想做戲,他便奉陪一回。

    五皇子的意見照例又被忽略。

    五皇子顯然也習慣兩位兄長未將自己放在眼底了,張口笑道︰“三皇兄說的是,我們便一起進去。說起來,我也有幾個月沒見梅妃娘娘了。”

    守門的宮女立刻進去通傳。

    片刻後,梅妃便得知幾位皇子聯袂來了寒香宮的事。

    梅妃心里倏忽一沉。

    他們為何送六公主回來?

    莫非他們中有誰生出了疑心?

    不,不可能!絕不可能!知曉這個隱秘的只有主僕幾個,絕無他人知曉……他們不過是順路罷了,絕不是有意來刺探。

    她不能慌了手腳!

    梅妃深呼吸一口氣,將心頭的驚惶不安按捺下去,張口道︰“請幾位皇子到殿內稍候片刻。我稍後便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