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面具

作品:《六宮鳳華

    猝不及防的提問,如尖銳的細針深深刺進謝明曦無人窺見的痛處。

    這世間,有誰真心愛她珍惜她?

    不,從來都沒有!

    她的親爹眼中只有榮華富貴,她的親娘眼中只有兒子,她的兄長愚蠢涼薄。她前世的丈夫殘忍無情,心里只有陸遲。

    她的兒子對她倒是有幾分真情。可惜死得太早。

    她的孫子對她十分敬重依賴,皆因她表現得毫無私心。若她有染指朝堂權傾朝野之意,建平帝又豈能容她?

    沒有人真心愛她,所以,她要加倍地愛惜自己,不讓自己受半分委屈!

    謝明曦面色未改,淡淡反問︰“這世上可有人真心愛殿下珍惜殿下?”

    六公主沉默下來,半晌才低聲答道︰“母妃真心待我。只是,她的心意于我而言,太過沉重。我每次見她,只覺壓抑沉重,無法順暢呼吸。”

    過度的愛和呵護,竟也成了困擾。

    謝明曦啞然失笑,半開玩笑地打趣︰“殿下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六皇子殿下早逝,梅妃娘娘只有殿下了。一顆心自然都放在殿下身上。”

    “如果六皇子殿下還在,梅妃娘娘定會更看重他幾分。公主殿下便是想有這等煩惱,也不可能。”

    六公主︰“……”

    這個話題太危險了。還是就此打住吧!

    六公主果斷決定轉移話題︰“明曦,你似乎很喜歡林微微。”

    說起這個,又是一個令人憂傷的話題。

    謝明曦明明應該最喜歡自己才對。

    可現在和林微微同出共進同食,就差一個同寢了……

    六公主猶如心愛之物被人搶走一般的憂傷語氣,逗樂了謝明曦。謝明曦隨口笑著哄道︰“我更喜歡公主殿下。”

    甜言蜜語,一點都不走心。

    被哄得美滋滋的六公主終于心滿意足。

    ……

    謝明曦悅耳甜美的聲音輕飄飄地響起︰“公主殿下練武天賦之高,實在令我敬佩。而且進步神速,一日千里。莫非殿下曾苦練過武藝?”

    六公主順嘴應了聲是。

    謝明曦深深地看了一眼過來︰“哦?不知殿下在宮中向誰學武?宮中竟有身手這等厲害的宮女嗎?”

    六公主︰“……”

    撒一個謊不難,難的是為了讓人相信這個謊言,要撒更多的謊。

    這個謝明曦,實在是敏銳之極。和她說話,根本不能有半分恍神。冷不丁地就來刺探一句。若不是自己反應敏捷,只怕早就露餡了。

    六公主自然也有應付的辦法,閉嘴不吭聲就行了。

    反正,六公主不喜說話嘛!

    果然,謝明曦頗有分寸,六公主不張口,便不再追問。改而笑道︰“公主殿下禮樂書三門俱是弱項,算學射御又極佳,如此偏差,也算絕無僅有了。”

    可不是麼?

    四書五經課上睡覺是常事,音律課上擊鼓漸漸有了節奏,不過,遠遠談不上悅耳。禮儀課程,也無太多長進。

    至于算學和射御,頗有一騎絕塵的意味。精于算學的謝明曦也要甘拜下風。善于騎射的尹瀟瀟也遠遠不及。

    又是一道挖坑送命題。

    六公主繼續保持沉默。

    謝明曦輕聲笑道︰“我騎射不佳,每日回府勤練不輟,可惜還是及不上公主殿下。”

    听到這兒,六公主終于忍不住張口了︰“你的騎射僅次于尹瀟瀟,已算很好了。”

    射御課上,六公主獨佔鰲頭,尹瀟瀟緊隨其後。謝明曦毫無疑問穩居第三。在一眾嬌貴的少女中,已是佼佼者。禮樂書數四門更是遠勝眾人。

    簡直是學霸中的學霸,到底還有什麼可不滿的?

    謝明曦淡淡道︰“不是頭名,哪里算得上很好。”

    六公主︰“……”

    被學霸無情打擊碾壓的痛苦,實在難以用言語表達。

    六公主神色復雜地看了謝明曦一眼︰“你聰慧敏銳,天資無雙,夫子們爭相稱贊,沒一個不喜歡你。就連董夫子如今也贊你詩書無人能及。”

    “到底要怎麼樣,你才能滿意?”

    謝明曦真誠地答道︰“每一門都是頭名就行了。”

    六公主面無表情地翻了個身,對著牆郁悶去了。

    ……

    看著六公主苗條的背影,謝明曦無聲地彎了彎嘴角,目中閃過一絲光芒。

    不知是何緣故,眼前的六公主和她記憶中的好友有許多微妙的不同之處。

    哪怕六公主裝得再高明,也瞞不過她。

    她前世戴著溫和慈愛的偽善面具,一戴便是幾十年。從無人察覺她的真面目,便連精明睿智的建平帝也被瞞在鼓里。

    六公主演技確實精湛,不過,想在她面前裝模作樣,還是差了一點點。

    前世年少的她,一直將六公主視為好友。現在想來,其實她根本沒有真正看清過六公主吧!

    所以,現在的六公主,和記憶中的有諸多偏差……

    她並未急著揭開六公主的面具。

    看六公主整日裝腔作勢,倒也別有趣味。

    謝明曦心中悶氣盡去,合上眼很快入睡。

    ……

    午休結束後,眾少女照例要集隊,然後去練武場跑步。

    剛一進練武場,便見到另一群少女來了。

    這些少女年齡都在十二三歲左右,滿面不情願,隊列不齊,步伐不一。

    “是丁香學舍的學姐們。”尹瀟瀟壓低聲音說道︰“奇怪,她們今日怎麼也來了?”

    丁香學舍只比海棠學舍高了一級。射御課程也是由廉夫子教導。

    顏蓁蓁眼珠轉了轉,幸災樂禍地笑道︰“依我看,這一定是廉夫子的主意。”

    “我們每日上下午都要跑步,憑什麼她們不跑?”盛錦月扁扁嘴道︰“不止是丁香學舍,應該所有學舍的學生都來跑步才對。”

    這便是典型的損人不利己了!

    偏偏盛錦月的話得到了眾人附和。

    “對對對!我們今日就向廉夫子提議,要跑一起跑!”

    “就是嘛!要鍛煉也該一起鍛煉!不能只折騰……不對,是不能只偏心我們!”

    眾少女說得振振有詞,謝明曦听得好笑不已,慢悠悠地張口道︰“你們既有此提議,便一起和廉夫子說吧!”

    眾少女齊刷刷地看了過來,異口同聲地說道︰“你是舍長,當然由你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