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抉擇

作品:《六宮鳳華

    廉夫子一臉殺氣騰騰,右拳緊握,擺明了是想去江家揍人。

    楊夫子感動又感激地抬頭,一雙眼眸已哭得又紅又腫︰“不必了。過幾日,我自會回江家一趟,和她們分說清楚。”

    廉夫子素來信奉“能動手就絕不多嘴”的原則。

    楊夫子這般軟弱可欺,廉夫子十分不以為然︰“和江家人說得再多也沒用,根本就說不清楚。听我的準沒錯,他們就是見你軟弱可欺,有意欺辱于你。將他們揍上一頓,他們就老實消停了。”

    楊夫子面上露出一抹苦澀︰“圖一時之快,以後凝雪在江家要怎麼辦?”

    廉夫子啞然無語。

    甦夫子接了話茬︰“去江家揍人,確實痛快,不過,卻不能解決根本問題。還是由楊夫子自行定奪吧!”

    廉夫子嗯了一聲,不再多言。

    一直悶不吭聲的季夫子忽地張口問道︰“楊夫子,若你好說歹說,江家人就是執意要銀子,你又要如何?”

    楊夫子默然不語。

    季夫子眉頭一皺︰“你該不是打著出去兼差賺銀子的主意吧!”

    被說破了心意的楊夫子,臉孔陡然掠過羞愧的暗紅。

    蓮池書院里的夫子,大多家境頗佳。十兩銀子的束對平民百姓來說是個大數字,對出身名門的季夫子廉夫子來說,只夠一身新衣罷了。

    眾夫子中,真正依靠束度日的,不過寥寥幾人。

    楊夫子便是其中一個。

    家境貧寒的夫子,便打起了出去兼差的主意。只要不影響正常的授課,顧山長一般不會過問。

    不過,這到底不是什麼體面的事。

    楊夫子羞愧地低下頭,不敢看顧山長。

    顧山長用目光阻止一臉不贊同的季夫子,然後淡淡說道︰“楊夫子也乏了,讓她好生歇著吧!”

    ……

    三位夫子隨著顧山長一起離開。

    季夫子心有不平,忍不住低聲道︰“楊夫子這麼做,只會助長江家人的氣焰,以後定會越發貪婪無度!難道她就甘願長此下去不成?”

    廉夫子冷哼一聲︰“以我看,還是去揍江家人一頓才對!”

    甦夫子眉頭微蹙,輕嘆一聲︰“楊夫子也實在可憐。舍不下女兒,便只能忍氣吞聲。不然,江家人不準她登門,她連女兒的面也見不著了。”

    季夫子也有兒子,自能體會其中的辛酸,長嘆一聲,不再多說。

    廉夫子劍眉微挑,又是一聲冷哼︰“要我說,這個江凝雪也是個白眼狼。楊夫子為她受盡委屈,她對楊夫子卻毫無感恩之心。這般下去,楊夫子一腔慈母之心,也不過是付諸流水罷了。”

    顧山長略有些嗔怪地看了過來︰“怎麼能如此刻薄!”

    “我實話實說而已。”廉夫子淡淡道︰“不信你們等著瞧,以後楊夫子遲早會有後悔的一日。”

    顧山長目光一閃,緩緩道︰“以後的事,誰也不清楚。眼下她做了決定,你們也不必多勸多說了。”

    楊夫子看似柔弱,實則頗有主見。決定了的事,別人勸說也無用。

    退一步說,這是楊夫子自己的事。她願受這份委屈,別人也管不著。

    季夫子和甦夫子點點頭應下。

    廉夫子到底年輕氣盛,這口悶氣難以下咽,悶悶地將頭轉到了一旁。

    ……

    寢室里,應該午休的謝明曦今日卻沒什麼睡意,躺在床榻上,明亮的眼眸定定地落在帳頂上。

    一直壓在心底的煩心事,此時驟然浮上心頭。

    她今生絕不可能再嫁四皇子!

    離的越遠越好,再無半點瓜葛才好!

    只是,這麼一來,她的兒子也再沒有出世的機會了……如此一來,勵精圖治勤政愛民的建平帝,也再無出現的可能!

    她對四皇子敬畏厭惡,對自己的兒孫感情卻是有的。或許遠不及表面流露的慈愛,可到底是她的骨肉血脈,豈有不疼之理?

    然而,讓她為了孩子再次嫁給四皇子,她萬萬不肯!別說侍妾,便是正妃,她也不願意!

    爾虞我詐陰暗冰冷的後宮,容不下真情,容不下柔軟,容不下善良。便是對著自己的兒孫,也得戴上面具。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那樣的生活,她前世足足過了幾十年。這一生,她絕不會再踏進後宮半步!

    對不起!

    她心中暗暗嘆息一聲。

    別怪母親心狠,別怪祖母涼薄!重活一世,我只想順心暢意,逍遙自在。如此一來,只能對不住你們了。

    ……

    “明曦,你在想什麼?”

    略顯清冷低沉的少女聲音傳入耳中。

    謝明曦定定神,略略側過身子︰“殿下也沒睡嗎?”

    六公主嗯了一聲,也側過身來。

    窗簾遮住了陽光,寢室里光線暗淡。兩張床榻相隔六尺有余,又隔了雙重紗帳。彼此的面容隱隱綽綽,並不清晰。

    六公主的眼眸卻格外明亮。

    平日六公主陰冷沉郁,不喜說話,一天不張口也是常有的事。在寢室里和謝明曦獨自相對之時,六公主倒是活潑許多,時常張口。

    謝明曦守口如瓶,從不對任何人提及此事,便連好友林微微也被蒙在鼓里。

    “我剛才在想,如果換了我是楊夫子,我該如何選擇。”大概是此時的六公主卸下了防備,謝明曦也難得說了回心里話。

    “楊夫子心疼女兒,為了女兒,寧肯委屈自己,處處退讓。”

    “這等慈母心腸,委實令人欽佩。”

    “只是,我大概是做不到的。”

    這顯然是委婉的說辭。謝明曦的語氣中,透露出的分明是堅決不可能。

    六公主竟也張口附和︰“一個人,本就不該為了他人這般委屈自己。哪怕那個人是自己的血脈骨肉,也不應失去自我。”

    “若連自己都不愛,世上還有誰會珍惜你!”

    這麼淺顯的道理,偏偏楊夫子想不明白。

    六公主的聲音里透出一絲惋惜,更多的卻是恨鐵不成鋼的遺憾。

    謝明曦頓有知音之感︰“是啊!人若不自愛,只會被人輕賤羞辱。”

    六公主嗯了一聲,然後低聲道︰“明曦,這世間可有誰愛你珍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