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兩難(一)

作品:《六宮鳳華

    一炷香後,楊夫子出現在樂室。

    楊夫子換了一身干淨的綠色羅裙,臉上敷了脂粉,唇畔含笑,溫柔親切。和平日一般無二。

    之前的狼狽不堪,消失無蹤。

    “謝明曦,你繼續練習琴曲。”

    “李湘如,你今日為何心神不定,竟連連彈錯三個琴音。撫琴時最忌分神!”

    “尹瀟瀟,你為何東張西望?如此心浮氣躁,焉能練好手中長笛?”

    “……還有六公主,你擊鼓聲音稍小一些,不要驚擾同窗們練習。”

    楊夫子今日比平日要求更嚴格。轉了一圈,幾乎人人都被數落一通,又指點技法指法。

    眾少女無暇再多想,立刻將心中雜念全部收起,認真練習。

    時間一晃而逝。

    編鐘聲響起,楊夫子宣布一聲︰“今日音律課結束,你們稍事休息片刻,便可以去飯堂了。”

    眾少女一起應是。

    然後,楊夫子邁著輕盈的步伐走了。

    眾少女下意識地對視一眼。

    或許,謝明曦說的才是對的。

    這半日,楊夫子認真上課一如往常。散學後卻立刻離去,不像往日那般會多逗留片刻,對音律不佳的學生進行指點。

    可見,楊夫子根本不願任何人提及此事。

    ……

    “謝明曦!”李湘如忽地喊了一聲。

    謝明曦略略轉頭︰“什麼事?”

    李湘如用力咬了咬嘴唇︰“你留下,我有話要單獨和你說。”

    林微微皺了皺眉,站在謝明曦身側不肯離開。六公主靜默不語,站到了謝明曦的另一側。

    謝明曦安撫地看了看一雙好友,輕聲笑道︰“李姐姐有話和我說,你們先去飯堂等上片刻。”

    林微微略一遲疑,還是走了。

    六公主卻動也未動。

    謝明曦笑著說道︰“我口舌身手都勝過李姐姐,不管吵架動手她都不是我對手。殿下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李湘如︰“……”

    喂,我還好端端地在這兒呢,別太過分了啊!

    六公主听聞此言,卻放了心,終于轉身走了。

    眾少女一一離去,樂室里很快安靜下來。

    “你有什麼話要說?”謝明曦直截了當地問道。

    李湘如深深呼出一口氣,定定地看著謝明曦︰“謝明曦!我一時不及你,不代表永遠不及你!你休想時時處處都壓我一頭!”

    “我李湘如,正式向你發出戰書!從今日起,我會加倍努力,不管哪門課程,都要超越你!”

    字字斬釘截鐵!句句鏗鏘有力!

    謝明曦挑眉︰“你確定要堂堂正正地贏過我?該不是打算用什麼陰損的招數來算計我吧!”

    李湘如的臉孔泛起被羞辱的憤怒紅潮,怒火幾乎噴薄而出︰“當然不會!”

    “不會就好。”謝明曦松口氣,笑眯眯地說道︰“你的挑戰我應下了。對了,你打算輸什麼給我?”

    李湘如︰“……”

    ……

    “謝妹妹,李湘如一直在瞪你。”林微微湊到謝明曦耳邊,小聲提醒︰“眼楮都快噴出火星來了。”

    “你們剛才到底說什麼了?為什麼她看你就像仇人一般?”

    謝明曦一臉無辜︰“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大概以為我是成心羞辱她,其實,我說的都是實話嘛!”

    林微微略一思忖,便也猜出了幾分,揶揄地笑道︰“是是是,你說的都是實話。”

    只不過,謝明曦的“實話”,可不是誰都承受得起的。

    尤其是心高氣傲的李湘如,不知被氣成了什麼樣子!嘖嘖!

    六公主瞥了竊竊私語相談甚歡的謝明曦李湘如一眼,默默地繼續吃飯。

    “陰郁孤僻不喜說話”的人設……實在有些頭痛!

    鮮嫩的牛肉絲忽地出現在碗里。

    六公主略一抬頭,謝明曦秀美的笑靨映入眼簾︰“公主殿下最喜吃牛肉,昨日我特意吩咐廚娘做了這道清炒牛肉絲,殿下多吃一些。”

    六公主心里一暖。

    前日吃飯的時候,自己多吃了兩口牛肉。沒想到,細心的謝明曦竟留意到了。還特意讓廚娘做了清炒牛肉絲帶來。

    果然還是對自己最好!

    六公主津津有味地吃著牛肉絲。

    林微微扁扁嘴,忿忿不平地低語︰“謝妹妹,你只記得公主殿下愛吃牛肉絲。怎麼不記得我也愛吃?”

    謝明曦啞然失笑,立刻夾起一筷子牛肉絲放進林微微碗中︰“怎麼不記得。只是動作稍遲一步罷了。”

    林微微喜滋滋地吃起了牛肉絲,果然鮮嫩美味啊!

    六公主瞥了林微微一眼。

    林微微心情愈發愉快,吃完之後,故意讓謝明曦再夾一筷子牛肉絲。在六公主不快的目光下,吃得愈發香甜。

    謝明曦︰“……”

    算了!就當沒看見好了!

    ……

    此時的楊夫子,正獨自待在寢室里。

    夫子們的寢室頗為寬敞,床榻桌椅屏風等樣樣齊全。楊夫子頗有雅趣,每日都會摘幾朵鮮花放置在花瓶里,一室清香。

    今日,楊夫子卻無此心情,呆呆地坐在桌子邊,目光茫然地落在空蕩蕩的花瓶上。

    這個花瓶不是什麼名貴之物,是當年她出嫁時的陪嫁。成親後,夫妻恩愛,擅長丹青的丈夫特意在花瓶上描繪了一幅美人圖。

    花瓶上拈花微笑的女子俏生生地立在樹下,雙眸中閃著幸福的光芒。

    那時,丈夫還未病故,刁蠻的婆婆看在長子的顏面上,對她這個長媳也未過分刻薄。女兒江凝雪天真可愛……

    為何,現在就變成了這樣?

    壓抑了半日的淚水,串串滑落。

    楊夫子縴弱的肩膀不停聳動,哭聲壓抑而痛苦。

    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她忍讓至此,江家人還是不滿足?為什麼她百般委屈,女兒卻冷眼相待?

    她只是想離開江家,想在蓮池書院做夫子,想過些平靜安逸的日子,從無改嫁的打算。為何江家人不肯放過她?

    扣扣扣!

    沉浸在慟哭中的楊夫子,沒有听到敲門聲。

    扣扣扣!

    站在門外的人,顯然很有耐心,並未出言催促,只輕輕地又敲了門。

    反復數次後,楊夫子終于听到了敲門聲,擦了眼淚,紅著眼圈去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