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鬧劇(三)

作品:《六宮鳳華

    六、六公主?

    江老太太嘴巴張得老大,一副生吞雞蛋的表情。

    江家不過是平民百姓,平日來往的也多是市井之人。何曾見過天家公主?

    這位六公主神色冷冽,滿目厭惡……

    該不是要殺了她吧!完了完了!這下可徹底完了!

    江老太太嚇得全身直哆嗦,掙扎著想爬起來跪下,偏偏全身已嚇得軟成了一團爛泥。原本站在一旁的兩個兒媳,此時也被嚇得面無人色,哆嗦著跪下求饒。

    “公主殿下饒命!”

    “我們身為兒媳,不得不听婆婆的吩咐。其實,我們一直敬重大嫂。”

    江凝雪不敢不跪,跪下之後低著頭,一言未發。

    真是大快人心!

    林微微看著眼前這一幕,心情頗為暢快,沖六公主笑道︰“公主殿下打算如何處置她們?”

    六公主簡潔地吐出一個字︰“滾!”

    短短一個字,卻令江家人如釋重負,連連磕頭謝恩,然後相扶著站起身來。兩個兒媳步伐飛快,仿佛身後有吃人的老虎一般。

    江老太太氣得咬牙切齒,抓緊江凝雪的胳膊。人在憤怒的時候,手勁總比平日大得多。江凝雪忍不住誒喲一聲。

    楊夫子心疼不已,快步上前,急急問道︰“凝雪,你怎麼樣?胳膊是不是很疼?”

    江凝雪卻半點都不領情,怒氣沖沖地看了楊夫子一眼︰“不要你管!”

    然後,便扶著江老太太走了。

    留下心如針扎的楊夫子,愣愣地站在原地,看著江凝雪的身影消逝在眼前,許久都沒動彈。

    兩行清淚,不知何時溢出眼角。

    ……

    楊夫子真可憐!

    林微微暗暗嘆了一聲,悄然轉頭看向謝明曦。

    現在該怎麼辦?總不能一直站在這兒吧!

    謝明曦回了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先張口對六公主說道︰“公主殿下是不是早就來了?”

    六公主嗯了一聲。

    自己從不出手打女子。不過,像江老太太這等毫無廉恥的人,實在該受點教訓。

    謝明曦那雙明亮的眼眸,似乎總能洞悉六公主心里的想法,輕聲笑道︰“殿下剛才做得好!”

    六公主彎了彎嘴角。

    此時,楊夫子終于回過神來,勉強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輕輕說道︰“今日之事,多謝你們幾個。”

    六公主照例不出聲。

    林微微有些羞愧︰“楊夫子千萬別這麼說。我思慮不周,說話行事沖動冒失。楊夫子別見怪才是。”

    她怎麼可能見怪?

    “總之,要多謝你挺身而出。”楊夫子又看向謝明曦︰“多謝你替我解圍。”

    謝明曦抬起頭,凝望著眼角猶有淚痕的楊夫子︰“我們只能為楊夫子解一時之圍。要掙脫枷鎖,到底還要靠夫子自己。”

    楊夫子全身顫了一顫,白皙美麗的臉孔涌起濃濃的自慚和無奈。

    然而,心中縱有千言萬語,此時也難以出口。

    過了片刻楊夫子才道︰“時候不早了,你們先去學舍。我去重新梳洗,今日上課怕是要遲上片刻。你先領著眾人去樂室,自行練習。”

    然後,楊夫子先轉身進了書院。

    縴弱的背影似背負著千斤重擔,步履遲緩而沉重。

    謝明曦默默地注視著楊夫子的身影,心中暗暗輕嘆。

    ……

    這一幕鬧劇,被眾多學生看在眼中,很快就傳了開來。

    其余學舍的學生們最多唏噓一回,海棠學舍的少女們,卻義憤填膺憤怒不已。

    “呸!世上還有這等廉寡鮮恥之人!”尹瀟瀟忿忿難平︰“可恨我當時沒在場,不然,我定要出手揍那個江老太太一頓,為楊夫子好生出一口悶氣!”

    顏蓁蓁立刻點頭附和︰“說的對!這種人,就該用拳頭好好教訓一頓。”

    李湘如的聲音里也滿是怒氣︰“楊夫子夫婿已亡故幾年,如今到書院做夫子,已是自由之身。每個月出銀子養活女兒,為何還要受江家人的閑氣?”

    就連盛錦月,也握了握拳頭,殺氣騰騰地說道︰“以後再遇到此類事情,招呼一聲,我們一起去揍人!”

    雖然習武還沒幾日,不過,眾少女頗有“我一出手眾人退散”的自信。七嘴八舌說得煞是熱鬧痛快!

    謝明曦淡淡張口道︰“今日之事,你們權當不知。若要談論,也只私下說說,萬萬不可在楊夫子面前提起。”

    眾少女︰“……”

    這番話,猶如一盆冷水,生生地澆在群情激昂的少女頭頂!

    盛錦月第一個按捺不住,猛地站直身子瞪了過來︰“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我們是一番好意,為何不能說?”

    眾少女下意識地附和︰“是啊!我們是想幫楊夫子。難道這也有錯?”

    “這等事,我們都看不過去。為何不能張口?”

    “江家不過是平民百姓,我們想幫楊夫子,輕而易舉,根本不是難事。”

    “說的對。”

    面對少女們不悅的目光,謝明曦鎮定如常︰“你們太過一廂情願了。如果楊夫子有意撇開江家,只要向顧山長張口便是,何苦等到今日?”

    “楊夫子既不願撕破臉,自然有她的思慮和苦衷。”

    “我們當做不知,也算給楊夫子留了尊嚴和體面。若直言不諱,和揭人傷疤又有何異?”

    眾少女不約而同地安靜下來,默默地回味謝明曦這一番話。

    越想越覺得有道理。

    誒,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她們怎麼就沒想到這些?

    李湘如看著從容不迫侃侃而談的謝明曦,心里涌起復雜難言的滋味。沒有什麼比“我不如她”的領悟更令人痛徹心扉。

    然而,此時此刻,除了這四個字,她心中竟再生不出其他念頭。

    這種被碾壓的不甘,迅速轉化為嫉恨的怒焰,洶洶燃燒。似要沖破胸膛,沖至謝明曦面前……

    謝明曦忽地看了過來。

    明亮的眼眸,仿若燭火,清晰地照見她心底的陰暗。

    李湘如心跳如擂鼓,狼狽地轉過頭。

    謝明曦似笑非笑地揚了揚唇角︰“楊夫子今日來得稍遲片刻,我們自行去樂室練習。”

    眾少女皆無異議,一同應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