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鬧劇(二)

作品:《六宮鳳華

    世上總有這樣一些人,面目可憎,令人望而生厭。

    江老太太顯然是其中翹楚。

    站在一旁的少女們,個個面露不屑鄙夷。

    楊夫子身為蓮池書院里音律最佳的夫子,聲名頗佳,受人敬重。這個江老太太,一張口便喊楊夫子的閨名,不見親昵只有趾高氣昂,嘴臉委實可惡。

    謝明曦神色冷了一冷。

    林微微也惱了,輕哼一聲,忿忿低語︰“楊夫子守寡幾年,如今又做了蓮池書院的夫子。這個江老太太,虧得她有臉擺出婆婆的譜!”

    謝明曦淡淡道︰“世間恬不知恥之人比比皆是,不足為奇。”

    可不是麼?

    這位江老太太見眾少女圍觀,非但沒生出怯意,反而扯高了嗓子喊了起來︰“楊巧娘!你再不出來!休怪我不客氣!以後你別想再進江家的門!”

    扶著江老太太的兩個兒媳,各自一臉自得冷笑。

    楊夫子的女兒江凝雪,神色間的不耐之色愈發明顯。

    就在此時,楊夫子匆匆出來了。

    ……

    膚白貌美風度極佳的楊夫子,此時顧不得儀態,在眾少女或同情或驚愕或不以為然的目光下匆忙走到江老太太面前,低聲下氣地喊了一聲“婆婆”。

    江老太太得意地瞥了門房管事一眼,氣焰愈發囂張︰“楊巧娘,你上個月為何不回江家?連自己的親閨女也不管不問!你這個當娘的,未免太狠心了!”

    江凝雪抿緊嘴角,將頭轉到一旁。

    楊夫子心中一陣抽痛,無奈地低聲解釋︰“我雖未回去,卻讓人替我送了銀子回去。”

    “那點銀子哪里夠凝雪花用!”

    江老太太聲音陡然拔高,眼中閃出咄~咄逼人的凶光︰“凝雪這麼大了,每一季都要做新衣打首飾,吃喝穿用胭脂水粉,哪一樣都要花銀子。你送回來的銀子哪里夠!”

    “我今日來便是告訴你,以後每個月送二十兩銀子回來!”

    楊夫子每個月十兩銀子,只留二兩,其余八兩都送回江家。這八兩銀子,用在江凝雪身上的不足四分之一,都被江老太太貼補給了其余兩個兒子。

    楊夫子心中清楚,卻不得不隱忍。

    沒想到,江老太太愈發貪婪,一張口就索要二十兩銀子。

    “我沒有這麼多銀子!”楊夫子素來輕聲慢語,此時便是滿心怒意,聲音依舊柔和︰“我每個月只有十兩銀子。如何能籌措得出二十兩來?”

    江老太太撇撇嘴,冷笑一聲︰“你在蓮池書院里不是有姘頭嗎?難道沒賺些銀子回來?”

    ……

    如此刻薄惡毒的話語,令楊夫子臉上頓時沒了血色,嘴唇不停顫抖,被羞辱輕賤的憤怒,化為晶瑩的淚珠在目中滾動。

    一旁圍觀的少女們不知就里,低聲竊竊私語。

    “楊夫子平日很少和男夫子們來往,品性端正。”

    “這個老虔婆分明是胡言亂語,故意羞辱楊夫子。”

    “楊夫子為何不罵回去?何必這般隱忍!這可是蓮池書院,顧山長定會給楊夫子撐腰的!”

    “噓!別出聲!你沒見楊夫子的女兒都沒吭聲嗎?”

    這倒也是。

    江老太太這般輕賤羞辱楊夫子,江凝雪竟沒什麼反應,既未挺身相護,也未吭聲。冷漠的令人心寒。

    林微微忍無可忍,快步上前,擠進人群︰“楊夫子品性端方,人人敬重。你再敢出言羞辱楊夫子,我第一個饒不了你!”

    江老太太敢辱罵楊夫子,是窺準了楊夫子不敢反抗。眼前的粉衣少女一看就知出身高貴,平民百姓根本招惹不起。

    不過,江老太太也有辦法應付。

    她理也不理林微微,徑自對楊夫子說道︰“我不管你用什麼法子,總之,從這個月起,必須送二十兩銀子回江家。”

    “否則,以後你休想再見凝雪。”

    楊夫子將淚水逼了回去,聲音略有幾分低啞︰“便是殺了我,我也拿不出這麼多銀子來。最多將十兩都給你。”

    林微微听得火冒三丈,霍地看向楊夫子︰“夫子,你為何這般隱忍退讓?你為何不稟明山長,讓山長將她們攆走?夫子你……”

    “林姐姐!”謝明曦忽地張口打斷林微微︰“這是楊夫子的家事!你休要多言!”

    林微微︰“……”

    林微微一怔,下意識地看向謝明曦。

    謝明曦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聲音揚高︰“快到上課的時間了,請所有同窗速速散去,各自去自己的學舍上課。”

    眾少女面面相覷,很快散去。

    ……

    楊夫子感激地看了謝明曦一眼。

    這等丟人出丑的場景,她根本不願被任何人窺見!也無需任何人為她出頭!她只想快速讓江家人離開!

    林微微看在眼中,心中涌起奇異的滋味。

    原來,她的一腔好意,只令楊夫子更加難堪嗎?

    謝明曦似窺出了林微微的茫然難過,伸手握住了林微微的手,迅速給她一個安撫的眼神。然後對楊夫子說道︰“上課的時間快到了。請夫子盡快去學舍上課,勿讓我們等候。”

    這便給了楊夫子一個正大光明的理由,躲開江家人。

    這份不動聲色的體貼入微,令楊夫子心中感動不已,立刻點頭。

    江老太太不肯就此消停,狠狠瞪向楊夫子,叫嚷道︰“你不答應我的要求,今日休想回書院!”

    “你是江家的兒媳,本不該拋頭露面。是你堅持要來書院做夫子,偏偏舉止輕浮品性不端。我們江家有你這樣的兒媳,簡直是倒了八輩子的霉……”

    所有的叫囂聲,都被突如其來的一只手打斷了!

    面無表情的美麗少女,不知何時出現在江老太太身側,猛地伸手拎起江老太太腦後的衣服。

    江老太太猝不及防之下,被拎得雙腳離地,陡然發出一聲尖銳的驚呼。

    美麗少女松了手。

    江老太太雙腳一軟,撲通一聲坐到了地上,疼得齜牙咧嘴眼淚橫飛︰“你是誰?竟這般對我一個老人家!簡直是無法無天!”

    美麗清冷的少女漠然不語。

    謝明曦微笑著介紹︰“這是六公主!”

    江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