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鬧劇(一)

作品:《六宮鳳華

    丁姨娘目露哀怨。

    謝明曦心中哂然冷笑。

    丁姨娘那點心思,幾乎都擺在了臉上。

    不過,丁姨娘除了怨懟不快之外,根本無法可想。謝鈞已被她說服,謝老太爺也一定會和謝鈞站在同一陣線。徐氏有好處可沾,絕不會放過。

    如此,便能肅清內宅,膈應永寧郡主,又徹底架空了丁姨娘。而謝鈞,和永寧郡主再難維持“恩愛夫妻”的假象,只能堅定不移地站在她這一邊。

    一石數鳥!

    謝明曦含笑張口,打破沉默︰“我和大哥每日要去書院讀書。不能時時陪伴,還望祖父祖母見諒!”

    天資聰穎為謝家增光添彩的謝明曦,從昨日起就成了謝老太爺的心頭好。

    謝老太爺和顏悅色地笑道︰“讀書要緊。以後每日回府後,來陪祖父說說話便是。臨安也有女子書院,不過,比之皇後娘娘的蓮池書院肯定差了許多。你得了空閑,便將蓮池書院的情形說給祖父听一听,也讓祖父開開眼界。”

    謝明曦抿唇一笑︰“祖父想听,孫女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被晾在一旁的謝元亭︰“……”

    明明他才是謝家唯一的子嗣!

    明明他才是日後撐起謝家門庭的男丁!

    父親卻日漸偏向謝明曦。就連剛到京城的祖父,也不知被灌了什麼**湯,竟對他這個孫子視若無睹,反而對謝明曦這般偏愛!

    可惡的謝明曦!

    ……

    謝元亭滿肚子悶氣,拜別長輩後,便快步往外走。壓根不想和謝明曦並行。

    謝明曦笑眯眯地提醒︰“大哥走慢些,注意腳下……”

    話未說完,謝元亭便被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樹枝絆了一下,狼狽地穩住身形,轉頭狠狠瞪了謝明曦一眼︰“你怎麼也不早點提醒我!”

    謝明曦無辜地眨眨眼︰“我提醒了,是你走得太急了。”

    謝元亭冷哼一聲,俊臉一片陰沉︰“謝明曦!你打著什麼主意,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仗著自己讀書有天分,考進了蓮池書院,便想處處壓我一頭。”

    “我告訴你!你這是痴心妄想!”

    “我是謝家唯一的子嗣,以後謝家一切都是我的。你若想我這個兄長為你撐腰,以後對我這個兄長就得畢恭畢敬,什麼都听我的。”

    呵!

    真是大言不慚!

    謝明曦並未動氣。對謝元亭這等涼薄之人動怒,委實不值得!

    “我不听你的,你又待如何?”

    謝明曦輕飄飄的一句話,輕易地挑起了謝元亭的怒火。謝元亭狠狠地盯著謝明曦,滿是戾氣地放了一句狠話︰“走著瞧!”

    然後,神色陰沉地轉過身,快步離開。

    謝明曦還是那副慢悠悠的樣子,不疾不徐地往外走。

    跟在謝明曦身後的扶玉,有些緊張地低聲道︰“大公子似乎真的生氣了!小姐,現在該怎麼辦?”

    謝明曦扯了扯嘴角︰“不必理會。”

    謝元亭遺傳了謝家男子的貪婪涼薄,偏偏又遺漏了最重要的天賦。自視甚高,卻無匹配的才華胸襟,更欠缺了不顧一切的凶狠。

    就是個有心無膽只會放狠話的蠢貨!實在不足為慮!

    ……

    “謝妹妹,你今日心情似乎頗佳,臉上的笑意一路都未停過。”馬車上,林微微隨口笑問。

    謝明曦不欲多說家事,隨口笑答︰“昨日祖父祖母來了京城,家人團聚,總是令人歡喜。”

    閑話數句,林微微嘆了口氣,一臉愁容︰“我真是沒用。同窗們一起練跑步,如今人人都能跑上一圈,唯有我還是跑半圈就上氣不接下氣。”

    “再這麼下去,我真是沒臉見廉夫子了。”

    謝明曦只得笑著安慰︰“人各有長。你體力不佳是天生的,慢慢練習,徐徐進步,廉夫子也不會怪你的。”

    “你的廚藝進步神速。昨日在廚藝課上做的糕點,十分美味。”

    林微微果然被哄得笑了起來︰“我昨日回府之後,又做了一回。特意讓人送了一些到陸府。陸大哥晚上回府嘗了,也滿口稱贊呢!”

    林微微每日總要提起陸遲幾回。

    謝明曦也已習慣,神色自若,不再動輒露出厭惡之色。

    林微微瞥了謝明曦一眼,忽地低聲問道︰“謝妹妹,陸大哥是不是曾開罪過你?”

    謝明曦淡淡一笑︰“我和陸公子從無交集,他也未曾開罪過我。”

    “那你為何一直不待見陸大哥?”這個問題,顯然已困擾林微微許久了。林微微終于忍不住問出了口。

    謝明曦認真思索片刻︰“大概是他相貌不佳,不合我眼緣。”

    林微微︰“……”

    麻煩編一個听起來靠譜一些的理由行不行?

    馬車在蓮池書院外停了下來。

    謝明曦耳力靈敏,眉頭微微一皺︰“何人在書院外喧嘩?”

    蓮池書院是清靜的讀書之地。平日學生們進出之際,便是說話也會壓低聲音。今日卻傳出一陣不合時宜的吵鬧聲。

    林微微也皺起眉頭,和謝明曦對視一眼,很快下了馬車。

    ……

    蓮池書院外,站著一個年約五旬的老婦人。這個老婦人又矮又胖,一雙不大的三角眼,被滿臉的肉堆擠著,閃著精明刻薄的光芒。

    老婦人的身側,站著兩個三十多歲的婦人,還有一個十四五歲的美麗少女。

    謝明曦目光掠過少女的俏臉,心里悄然一動。

    林微微的低語聲響起︰“這個少女,長得和楊夫子真肖似。”

    可不是麼?

    容貌足有八分肖似。根本不用細想,必是楊夫子的女兒。只是,這個少女滿臉不耐,擰著眉頭,和親切和善風趣的楊夫子氣質迥異。

    “快些叫楊巧娘出來!”老婦人中氣十足地嚷道,一邊要往蓮池書院里闖。

    巧娘,正是楊夫子的閨名!

    這個老婦人,想來便是楊夫子的婆婆江老太太了。

    蓮池書院的門房管事沉著臉攔住江老太太︰“任何人不得在蓮池書院外吵鬧喧嘩,更不得擅闖蓮池書院。”

    江老太太聲音半點未小,高聲嚷道︰“我是楊巧娘的婆婆!我現在便要見她!讓她立刻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