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父子(二)

作品:《六宮鳳華

    被自家親爹罵得狗血淋頭,謝鈞滿腹委屈。

    “這怎麼能全怪我。”

    謝鈞無奈辯解︰“當年淮南王世子邀我進府做客,我和永寧郡主偶遇,驚為天人。後來,淮南王願招我為婿,我心中自然願意。”

    “萬萬沒想到,永寧郡主竟天生喜歡女子,選中我為郡馬,便是因為謝家無權無勢好拿捏。”

    “淮南王府勢大,我想借勢,不得不隱忍。否則,真的鬧翻了臉,我半分好處都沒有。”

    “這些年來,我能穩居鴻盧寺卿之位,能在京中百官里有一席之地,能得上司看重,和同僚談笑來往,有大半都因為我背後的岳父舅兄。”

    “我不忍著,還能怎麼辦?休妻我是不敢也不情願!假夫妻也是夫妻,反正外人又不知情!”

    當著親爹的面,謝鈞將自己那點私心說的明明白白,毫無遮掩。

    謝老太爺呸了他一口︰“誰讓你休妻了!堂堂王府郡主嫁了給你,這是謝家祖上積德!休妻一事,萬萬不可!更不能和郡主鬧翻!”

    “不過,你也太沒用了!便是郡主喜歡女子,憑著你的才貌和殷勤,也該打動郡主,令她傾心才是。”

    謝老太爺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惱怒︰“這麼多年,你為何一直將此事隱瞞不提?在老子面前還要什麼顏面?若早點說,我總能為你想些主意。也不至于鬧到今天這等地步。”

    謝鈞一臉“我沒用”的羞愧︰“兒子實在沒臉說。”

    好不容易娶了個身份高貴的媳婦,偏偏媳婦喜歡女子,不和自己同床共枕。如此丟人的事,便是對著自己的親爹,也實在難以出口啊!

    ……

    書房里沉默了片刻。

    謝老太爺皺著眉打破沉默︰“明娘和雲娘又是怎麼回事?”

    謝鈞只得又將替考之事從頭至尾說了一遍。

    謝老太爺又怒了,狠狠地“呸”了一聲︰“這個永寧郡主,真是心腸歹毒!好在老天有眼,沒讓她的計謀得逞。”

    謝鈞也是一臉慶幸︰“是啊!好在明娘有老天庇佑!”

    謝老太爺活了大半輩子,對“蒼天有眼”這等說法頗不能苟同。

    秉持著“凡事看結果不必細究過程”的原則,謝老太爺果斷地和謝鈞一樣,選擇了站在謝明曦這一邊︰“明娘遺傳了你讀書的天分,以頭名的身份考中蓮池書院,成了皇後娘娘門生。日後前程不可限量!”

    “以後凡事都先緊著明娘!”

    “至于雲娘,就扔給永寧郡主。她既是認下這個女兒,總不會撒手不管。”

    謝鈞連連點頭︰“兒子也是這麼想的。父親這一席話,算是說進我心坎里了。明娘又聰明又孝順,以後有了出息,我這個親爹定能跟著沾光。說不定,謝家光耀門庭的希望,就都落在明娘身上了。”

    謝老太爺一臉贊同︰“此話有理。”

    “明娘相貌生得出眾,又聰慧無雙,以後若能進宮,或是嫁給皇子,便能給謝家帶來數不盡的好處。”

    要不怎麼說是嫡親父子?

    謝老太爺的想法和謝鈞簡直如出一轍。

    ……

    謝鈞繼續點頭,一不小心,就漏了句實話︰“其實,讓你們來京城,也是明娘的主意。”

    謝老太爺︰“……”

    謝老太爺黑著臉扔了硯台過來。

    砸死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自己在京城過著榮華富貴的好日子,竟也沒想著將親爹接到京城來!

    謝鈞自知理虧,生生受了這一硯台,忍著疼痛上前陪不是︰“父親息怒。不是兒子不孝,只是父親一來,母親和二弟他們便要一起跟著來京城……”

    謝老太爺余怒未消,冷冷地瞪了謝鈞一眼︰“既是如此,送我們回臨安便是。”

    “這怎麼行。”謝鈞立刻道︰“父親安心在京城住下。”

    謝老太爺神色一緩,長嘆一聲︰“徐氏確實上不得台面。當年若不是為了生計,我斷然不會娶這等女子過門。現在這把年紀再休妻,會惹來風言風語。連帶著當年舊事都會被人重提。”

    “不然,我如何會忍她這麼多年!”

    “等過上一段時日,我找個由頭打發她領著兒孫回臨安去,免得在這兒礙眼。”

    沒想到,謝鈞卻道︰“郡主一直住在郡主府,謝府內宅也沒個真正能主事的,實在不妥。還是讓母親留下吧!”

    謝老太爺︰“……”

    謝老太爺只楞了片刻,很快便反應過來,眯著眼低聲道︰“你打算讓徐氏做什麼?”

    父子兩個說話,無需遮遮掩掩。

    謝鈞坦坦蕩蕩地說出自己的謀算︰“郡主在謝府遍布耳目,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肅清謝府內宅為好。含香到底是妾室,名不正言不順。母親是長輩,掌管內宅順理成章。便是岳父舅兄知道了,也不便多言。”

    這倒是個好主意!

    謝老太爺略一思忖,便道︰“此事你不必插手。我自會和徐氏說。徐氏粗野潑辣,做這等事正合適。”

    謝鈞猶豫片刻,低聲說道︰“我只擔心她借機獅子大張口,貪婪無度。”

    謝老太爺冷哼一聲︰“放心,有我在,她翻不出風浪來!給她些蠅頭小利無妨,她若是太過貪心,我便給她一紙休書,送她回臨安去!”

    ……

    隔日,凌晨。

    “孫女見過祖父,見過祖母。”

    謝明曦襝衽行禮,風姿優美。

    謝元亭則躬身一禮。

    新儒書院的禮儀課程同樣要求嚴格,謝元亭學了兩年,行禮毫無差錯。只是,少了一點晚輩對長輩應有的恭敬,看著便不那麼順眼了。

    謝老太爺心中十分不悅,臉上的笑容淡了下來。

    謝鈞怒氣沉沉地掃了謝元亭一眼。

    謝元亭頓覺頭皮發緊,不敢再出ど蛾子,老老實實地行了禮站到一旁。

    丁姨娘今日終于得以露了臉,站在謝鈞身後,滿目關切地看著謝元亭。然後,又滿是怨懟地看向謝明曦。

    都怪謝明曦自作主張!

    謝老太爺一來,徐氏也來了!

    往日內宅瑣事由她掌管。如今有徐氏在,是萬萬輪不到自己了!

    都說女兒是親娘的貼心小棉襖。往日听話乖巧的女兒,現在卻成了一根刺,生生地扎在她心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