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子(一)

作品:《六宮鳳華

    謝元亭被刺中痛處,繃著俊臉,不理謝元舟了。

    謝元舟壓根不知自己問錯了話,見謝元亭瞬間撂了臉色,也有些委屈。好在美味菜肴很快被端了上來。

    謝元舟早就餓了,立刻高高興興地大快朵頤,將之前的些許委屈盡數拋在腦後。

    謝元亭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暗暗鄙夷。

    果然是鄉下來的土包子!吃相如此粗鄙!

    另一邊的女眷一席,便熱鬧多了。

    徐氏忙著大吃大喝,一張嘴還不忘時時奉承永寧郡主夸贊謝雲曦謝明曦姐妹。嘴太過忙碌,口沫橫飛,偶爾還噴出一點菜肴碎末。

    永寧郡主嫌惡又膈應,半點胃口都無,很快擱了筷子。

    永寧郡主一臉冷凝,看不出太多情緒。

    謝雲曦卻沒什麼城府,對徐氏的嫌棄和輕蔑明明白白地流露出來。就差沒直說一句“離我遠點”了。

    徐氏似沒看出來一般,親熱地用自己的筷子夾了一塊肉放進謝雲曦的碗里︰“雲娘,你別光顧著听祖母說話,也多吃些。別听什麼以瘦為美之類的話,姑娘家還是白白胖胖地招人喜歡。”

    謝雲曦滿目嫌棄,硬邦邦地應了句︰“我已經飽了。”

    “長者賜,不敢辭。”耳邊響起一個熟悉得令人厭憎的少女聲音︰“祖母親自夾菜,二姐怎麼能不吃?”

    謝雲曦原有的三分悶氣,立刻躥成了七分,霍然瞪向謝明曦︰“我就是不吃!你愛吃你吃去!”

    謝明曦竟未和她爭執,輕嘆一聲,歉然地看向徐氏︰“請祖母勿惱。二姐大約是真的吃飽了,絕沒有嫌棄祖母之意。”

    徐氏對善解人意為她解圍的謝明曦,頓生好感,立刻笑道︰“是我老婆子多事。怎麼能怪雲娘!”

    一口一個雲娘!一個鄉下來的老婆子,有何資格叫她的閨名?

    謝老太爺也就罷了,到底是正經的嫡親祖父!這個徐氏,不過是謝老太爺的續弦,這般恬不知恥地巴上門來,實在可厭可鄙!

    謝雲曦撇撇嘴,將頭轉了過去。

    ……

    永寧郡主高高在上慣了,今日回謝府,只是全了“夫妻”顏面而已。對粗鄙貪婪的徐氏覺無半分好感。

    晚飯後,永寧郡主便領著謝雲曦和謝老太爺辭別。

    謝鈞立刻柔聲道︰“天色已晚,郡主不如在府中住上一晚,待明日再回郡主府也不遲。”

    永寧郡主神色冷淡︰“不必了。”

    謝鈞踫了個硬釘子,臉上也不見尷尬,又笑道︰“那我送你們母女出府。”

    永寧郡主依舊神色漠然︰“不必了。”

    謝鈞︰“……”

    待永寧郡主母女離開,謝老太爺皺起眉頭,深深看了謝鈞一眼︰“阿鈞,我人老眼花,你送我一程。”

    送一程顯然只是托辭。謝老太爺這是看出了夫妻間的不對勁,要仔細問上一問。

    謝鈞心知逃不過這一遭,無奈地應了。

    徐氏和謝老太爺分房已有多年,此時厚著臉皮道︰“我也一同回去。”

    謝老太爺忍了一肚子悶氣,此時自然沒有半點好臉色,冷哼一聲道︰“不用了。你和老二夫妻兩個住在一個院子,我耳根也能清靜些。”

    徐氏今日佔足了好處,不想和謝老太爺鬧得翻臉決裂,故作委屈地點了點頭。

    ……

    謝老太爺謝鈞父子走後,謝元亭也一言不發地走了。

    謝元亭態度如此倨傲,便如一巴掌,狠狠扇在了謝家二房眾人臉上。

    謝銘臉上火辣辣地,難堪之極,壓低了聲音道︰“娘,我看,我們還是回臨安去吧!”反正也得了五百兩銀子,足夠他們安家養家了。

    徐氏瞪了兒子一眼︰“說什麼屁話!這里是謝府,我們本就該住在這兒。還回什麼臨安?”

    謝銘自來懦弱听話,被徐氏一瞪,立刻三緘其口,不敢再吭聲。

    闕氏立刻湊上前,殷勤地扶住徐氏的胳膊︰“娘消消氣,別和這個木頭置氣。我們一切都听娘的。”

    站在一旁的謝元舟麻溜地湊了過來,扶住徐氏的另一邊胳膊︰“祖母,住在謝府是不是每日都有這麼多肉吃?”

    徐氏被謝元舟那副饞嘴樣子逗樂了,不輕不重地拍了謝元舟一巴掌︰“吃吃吃,就知道吃!要是把這份心思都用來讀書,早該將四書五經都讀完了。”

    謝元舟咧嘴一笑,正要說話,一個悅耳的少女聲音忽地響起︰“祖母和二叔二嬸一路勞頓,也該早些歇下安置才是。我送祖母二叔二嬸回去。”

    張口的,正是謝明曦。

    相比起滿目鄙夷的謝雲曦滿臉不屑的謝元亭,謝明曦溫柔含笑的模樣,猶如一陣和煦的春風,拂過徐氏等人的心頭。

    徐氏沖謝明曦笑道︰“我們初來乍到,對謝府還不熟悉,有勞明娘了。”

    謝明曦微微一笑,淺淺的笑意從眼中漾開,清麗秀美的臉龐如明珠般熠熠生輝︰“孝敬長輩,理所應當。祖母這麼說,倒讓孫女羞愧汗顏。”

    短短兩句話,听得徐氏心懷舒暢,眉開眼笑。

    謝家二房窮得叮當響,既無財也無勢,無半點可圖謀之處。謝明曦主動示好,比狗眼看人低的謝元亭謝雲曦可要強多了。

    謝明曦深諳做戲做全套的道理,親自上前,扶著徐氏的胳膊。

    徐氏樂呵呵地笑了起來,一張老臉像菊花一般舒展。倒是比之前那副貪得無厭的嘴臉順眼多了。

    ……

    半個時辰後。

    書房內。

    謝鈞硬著頭皮將“夫妻”之間的一切道來。

    謝老太爺面沉如水,直直地盯著謝鈞︰“你剛才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謝鈞滿面羞愧,低聲應道︰“是!”

    謝老太爺鐵青著臉,隨手拿起一方紙鎮便扔了過來。

    萬幸謝鈞反應還算靈活,險之又險地避過。那方紙鎮重重地跌落在地上,發出咚地一聲悶響。然後,四分五裂。

    謝鈞瞬間一身冷汗︰“父親……”

    “不中用的東西!”謝老太爺咬牙怒罵︰“十幾年了,竟連一個女子都沒能降服。到今日還是假鳳虛凰的夫妻!”

    “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一個沒用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