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徐氏(一)

作品:《六宮鳳華

    編鐘聲悠悠響起。

    謝明曦和林微微有說有笑地出了學舍。

    守在學舍外的扶玉立刻湊了過來,小聲稟報道︰“小姐,府中送了信來,老太爺老太太和二老爺一家子已經到京城了。”

    “大老爺特意早早回了謝府,郡主也會領二小姐回來,只等大少爺和三小姐回府團聚。”

    團聚?

    謝明曦略一挑眉,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意︰“好,我這便回去。”

    一旁的林微微心中有些好奇,卻未多問。

    謝明曦顯然也無多說之意,上了馬車後,隨口打趣林微微︰“奇怪,今日陸公子為何沒來‘順路’接你回府?”

    林微微略紅了臉︰“陸大哥今日應四皇子之邀,一起去赴宴了。”

    听到四皇子的名諱,謝明曦眼底的笑意陡然隱沒。

    林微微並未察覺,低聲笑道︰“陸大哥和四皇子殿下同窗已有三年,情誼甚篤。四皇子殿下赴宴,時常會邀陸大哥一同前往。”

    謝明曦嗯了一聲。

    “松竹書院里的學生,大多文武兼修。听聞四皇子殿下文武全才,尤其是射御兩項,在松竹書院里皆是佼佼者,無人能及。”

    “陸大哥射御也頗為不弱,只是不及四皇子殿下罷了。不過,陸大哥擅長詩書,在松竹書院里赫赫有名。”

    句句不離陸大哥,滿心的歡喜滿腔的驕傲,清清楚楚地流露出林微微嬌美的臉孔上。

    林微微對陸遲的心意,畢露無疑。

    陸遲也是喜歡林微微的。

    這分明是一對情投意合的青梅竹馬。門戶相當,性情相投,彼此喜歡。前世結為夫妻,水到渠成,順理成章。

    四皇子,你怎麼忍心對這麼一個可愛的女子下毒手?

    只為了滿足自己不可告人的一腔私欲,只為了獨佔陸遲……

    陸遲,前世的你,到底知不知道林微微是為你而死?

    謝明曦的目光復雜而深。

    林微微被看不太自在,半開玩笑地問道︰“喂,你這樣看著我做什麼?我又不是生了三頭六臂!”

    謝明曦收回目光,隨意地扯開話題︰“明日你早些來接我。”

    林微微也未多想,笑著應了下來。

    ……

    小半個時辰後。

    謝明曦不疾不徐地邁步進了內堂。

    平日冷清的謝府,今日顯得格外熱鬧。

    謝明曦不動聲色地掃了一眼,將眾人盡收眼底。

    往日高高在上的永寧郡主,今日卻無資格坐在上首,臉上掛著敷衍的淺笑,目中隱隱透出幾分不耐。

    謝雲曦謝元亭並肩站在一起,正低聲耳語。

    一個略顯蒼老又格外亢奮的聲音率先傳入耳中︰“喲!這就是明娘吧!竟生得這般花容月貌。快些過來,給祖母仔細瞧瞧!”

    張口之人,非徐氏莫屬。

    謝鈞听到祖母兩個字,心里便覺膈應。只是,當著眾人的面不便顯露,咳嗽一聲道︰“明娘,過來見過祖父祖母,還有你二叔二嬸。”

    謝明曦應了一聲,笑著走上前來,行了晚輩禮︰“明娘見過祖父,見過祖母,見過二叔和二嬸。”

    沒等謝老太爺吭聲,徐氏又笑道︰“快些起身。都是自家人,哪來那麼多虛禮。”

    謝老太爺不快地掃了徐氏一眼。

    這個徐氏,平日還算老實。今日進了謝府之後,卻處處搶著說話出風頭。他又不能句句呵斥阻止,眼睜睜看著徐氏上躥下跳,心里別提多搓火了。

    徐氏只當沒看見謝老太爺抽筋的眼角,徑自熱絡地笑道︰“謝家兒郎,個個生得俊。元亭是不用說了,元舟元蔚也都生得俊俏。你們姐妹三個,更是個個生得花容月貌。”

    眾人︰“……”

    虧徐氏夸得出口!

    謝老太爺只有謝鈞一個親生兒子,謝銘只是繼子,所出的兩子一女跟著姓了謝。較真起來,實在算不得謝家兒郎!

    ……

    永寧郡主目中閃過一絲輕蔑,根本不屑張口。

    謝老太爺目光一暗,心里愈發不快。

    可恨當年為生活所迫,竟娶了這等上不得台面的女子做了續弦。如今甩也甩不脫,看著又膈應。

    徐氏卻唯恐膈應得不夠一般,又笑著對謝鈞嘆道︰“看到元亭,我便想起你年少時的光景。當年我嫁給你爹的時候,你只有十歲,生得清瘦,身量不高,看著便如八九歲的孩童一般。”

    “我看在眼里,著實心疼。連著做了半個月的紅燒肉,你每天都要吃上一碗。誒喲,吃得那個香甜喲……”

    謝鈞听得臉都快黑了,不輕不重地咳嗽一聲,打斷徐氏的追憶︰“都是過去的事了,沒想到母親還記得這般清楚。”

    這一聲母親,叫得並不甘願。

    不過,當著一眾晚輩的面,總不能失了禮數。

    徐氏看著謝鈞眼中流露出的嫌棄,心中冷哼一聲,面上笑得愈發親熱︰“怎麼記不清!你一口一個娘地叫著,我也當你是親生的兒子一般疼愛。別說隔十幾年,便是隔上二十年三十年,我也不會忘。”

    “明日我便親自下廚,再給你做一碗紅燒肉。”

    謝鈞︰“……”

    能不能別再提什麼紅燒肉?

    謝老太爺忍無可忍,瞪了徐氏一眼︰“別聒噪個不停!”

    徐氏適時地露出委屈隱忍的神色︰“阿鈞特意將我們接到京城來養老,我心中感動,只想對他好一點罷了。如果阿鈞不想吃紅燒肉,想吃紅燒雞也行。”

    謝老太爺︰“……”

    謝老太爺再一次被成功地膈應到了。

    謝鈞臉更黑了!

    謝雲曦和謝元亭滿目嫌棄之色。永寧郡主此生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的老婦人,一時也有些錯愕。

    謝明曦無聲地揚了揚嘴角。

    徐氏果然是個妙人。

    看來,這一步閑棋倒成了妙著。謝家內宅,很快就要熱鬧起來了。

    徐氏看著謝老太爺父子兩人如同吃了蒼蠅一般的面色,心中頗為暢快。

    憋了十幾年。今日終于得以稍稍出了一口悶氣!

    不過,徐氏也不敢太過分。初來乍到,一時還摸不清永寧郡主的性情脾氣,還是小心一些才是。

    反正,她已經到了京城,住進了謝府。以後絕不會再回臨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