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抵京

作品:《六宮鳳華

    五日後。

    謝老太爺一行人終于坐船抵達京城。

    在碼頭連著等了三日的謝青山,忙揚起笑臉上前行禮︰“奴才見過老太爺。”

    每年謝青山都要代主子回臨安送養老銀子,謝老太爺對謝青山自是十分熟悉——比對兒子謝鈞還要熟悉。

    謝鈞自進了京城後,就沒回過臨安。這十余年來,除了按時送銀子回來,便只有半年一封的家書了。

    謝老太爺一路舟車勞頓,精神倒是頗佳,沖謝青山笑了一笑︰“辛苦你了。”

    謝老太爺四十多歲,委實不算老。年少時生得一張好皮囊,這些年來日子過得舒心,看著精神又體面。眼角額頭有幾絲淺淺皺紋。

    相較之下,緊隨其後的徐氏就蒼老多了。

    徐氏本就比謝老太爺大了五歲,年輕時“操勞過度”,年邁時蒼老衰敗的速度也令人咋舌。一張暗黃的臉上,布滿了皺紋,腰身微彎。

    站在養尊處優風度翩翩的謝老太爺身邊,便如粗野的鄉下婆子一般。

    謝青山對著徐氏,便沒謝老太爺這般殷勤周到了,略一躬身抱拳︰“奴才給老太太請安。”

    狗眼看人低的混賬!

    當年還是她親自買下送到謝鈞身邊的書童。如今主子飛黃騰達了,謝青山狗仗人勢,竟也在她面前擺起譜來了。

    和謝鈞一樣都是白眼狼!

    徐氏照例在心中狠狠罵上幾句,面上卻露出溫和的笑容︰“青山快些起身。”

    徐氏的身後是一個年近三旬的男子。男子身量中等,神色間帶著幾分初進京城的興奮和緊張。

    這個男子,正是徐氏的兒子謝銘。

    謝銘和謝老太爺毫無血緣關系,相貌沒半點肖似之處,五官倒也算端正。

    謝銘的妻子闕氏是商戶出身,膚色白淨,頗有幾分姿色。一雙眼格外靈活,透著精明干練。

    謝青山一一笑著行禮︰“二老爺,二太太。”

    然後,便是謝銘和闕氏的兩子一女︰“大小姐,二少爺,三少爺。”

    年齡最大的謝蘭曦,今年十二歲,生的秀麗窈窕。謝元舟今年九歲,正是精力旺盛活潑好動之齡。

    年齡最小的謝元尉只有四歲,生得白白胖胖,像個小肉包子一般,頗為可愛。

    謝老太爺早已不將徐氏放在眼里,對繼子謝銘冷冷淡淡。不過,這三個孩子俱在他眼前長大,謝老太爺待他們總有幾分疼愛、

    “蘭娘,舟哥兒,尉哥兒,祖父帶你們去謝府。”謝老太爺笑眯眯地招呼孫子孫女們。

    三個孩子一起應下,簇擁著謝老太爺上了馬車。

    ……

    謝銘夫妻一左一右扶著徐氏。

    謝銘壓低了聲音說道︰“娘,以後我們真的要在京城住下嗎?”

    聲音里透著幾分惶惑不安。

    徐氏哼了一聲,咬牙低語︰“當然要住!當年若不是我掏空了家底供著,他謝鈞哪來今日的風光。後娘也是娘!他孝敬奉養我天經地義!”

    一想起當年,徐氏便滿心悔恨。

    年少時的謝鈞生得格外俊俏,嘴甜又討喜,一口一個娘,叫得比親娘還親熱。她明知謝鈞是有意討好自己,為的是哄她掏銀子,還是心軟了。

    她熬得幾夜都沒睡好,最終還是下定決心,將多年的積蓄拿出來,供謝鈞讀書科考。

    謝鈞本就天資聰穎,有了大儒指點,更是突飛猛進。果然一舉考中鄉試,之後高中探花。娶了貌美如花的永寧郡主,做了淮南王府的女婿,又做了四品的鴻盧寺卿。

    謝家至此改換門庭,人人艷羨。

    可恨的是,謝鈞翻臉無情,對她這個後娘涼薄之極。

    每年的幾百兩銀子,全數送到謝老太爺手中。她想要銀子家用,便得好生伺候謝老太爺的起居,受足閑氣。連帶著兒子謝銘也直不起腰桿來,性子越來越溫吞。

    徐氏目光一掃,恨鐵不成鋼地低語︰“給我抬頭挺胸!我們既未偷又未搶,接了信才到京城來。又沒對不住誰!你這副畏畏縮縮的樣子做什麼?”

    謝銘訥訥地嗯了一聲,听話地挺直腰。

    徐氏又轉頭叮囑兒媳闕氏︰“你給我放機靈點。郡主住在郡主府,謝家內宅如今連個主事的人都沒有,以後少不得你我多操心。”

    丁姨娘只是個妾室。有頭臉的人家,斷然沒有讓小妾執掌內宅的道理。

    她既是來了京城,謝家內宅理所應當地由她接掌。怎麼也得從謝家刮一層油水做私房才是!

    一路上,類似的叮囑闕氏早已听了不下數回,聞言立刻低聲應道︰“娘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兒子懦弱不中用,好在兒媳精明又听話。

    徐氏滿意地嗯了一聲。

    ……

    一個時辰後。

    謝鈞匆匆趕回謝府。

    分別多年的父子兩人,重逢的場景激動感人。

    “父親,兒子不孝,多年來未曾奉養在身邊。”謝鈞跪在謝老太爺面前,痛哭不已︰“兒子不孝啊!”

    謝老太爺老淚縱橫,顫巍巍地伸手撫著謝鈞的頭。

    一番感人肺腑的話還未出口,徐氏的聲音已經響起︰“你身為長子,這麼多年來都沒回臨安探望過爹娘,確實不孝。好在有你二弟一直在你爹身邊盡孝!”

    謝鈞︰“……”

    謝鈞臉皮再厚,也哭不出來了。

    謝老太爺含慍帶怒地瞪了徐氏一眼︰“閉嘴!我們父子說話,哪有你插嘴的余地!”

    徐氏悻悻地住了口,心里狠狠地呸了一聲。

    當年窮得快揭不開鍋的時候,謝老太爺恨不得日日貼在她身上,心肝寶貝肉地從不嫌肉麻。她也是真心喜歡謝老太爺的,心甘情願地嫁了他,為他操勞辛苦。

    可恨男人都是沒良心的東西!翻臉比翻書還快!

    什麼苟富貴,勿相忘!

    什麼同甘共苦,我的便是你的!

    統統都是狗屁!

    一朝富貴得勢,涼薄的嘴臉很快便顯露出來。開始嫌棄她人老珠黃,嫌棄她不光彩的過往,買了年輕漂亮的丫鬟在身邊“伺候”,還拿著大把銀子去捧戲子……

    呸!不要臉的老東西!

    生的混賬兒子,和老子一般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