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做戲(一)

作品:《六宮鳳華

    三日後,謝明曦的練武房便布置妥當。

    正逢旬末休沐,謝鈞叫來一雙兒女,正色說道︰“你們今日隨我一起去郡主府,給你們母親請安。”

    夫妻吵架慪氣,總沒有一直冷戰的道理。謝鈞自詡為男子漢大丈夫,絕不和女子斤斤計較,該低頭便低頭,一點都不含糊。

    謝元亭早就惦記著回郡主府了,一听此言,立刻應道︰“多日不見母親,我心中惦記的很。”

    謝鈞︰“……”

    要拍嫡母馬屁,等回郡主府再拍!現在說得這麼肉麻是膈應誰……總之,謝鈞是被膈應到了。

    丁姨娘心中一陣酸苦,默默垂頭不語。

    謝明曦忽地問道︰“父親,萬一母親怒氣未消,不讓我們進府怎麼辦?”

    謝鈞︰“……”

    謝鈞咳嗽一聲,挺直胸膛,口是心非的說道︰“郡主寬厚大度,豈是這等小雞肚腸之人。你們兄妹不必擔心,隨我去郡主府便是。”

    謝明曦看穿了謝鈞的外強中干,卻未說破,順著謝鈞的話音笑道︰“父親說的是。我們這便隨父親去郡主府。”

    眼巴巴等在一旁的丁姨娘,終于有了插嘴的機會︰“明娘,你如今已是蓮池書院的學生,出盡風頭佔足好處。見了二小姐,你便稍稍忍讓一二。”

    出盡風頭佔足好處?

    謝明曦看向丁姨娘,目中滿是譏諷的冷意︰“能考進蓮池書院得中頭名,全憑我自己。我既未偷搶也未讓人替考,出自己的風頭,佔自己的好處。沒有半分對不住他人。為何要對謝雲曦忍讓一二?”

    丁姨娘被噎得一口氣差點上不來,很快,便掩著臉哭了起來︰“我一心一意都是為了你著想。你這丫頭,如今倒將親娘當成了仇敵一般。”

    “我的命怎麼就那麼苦……”

    謝明曦神色淡淡,毫無反應。

    謝元亭緊皺眉頭,一臉嫌棄。

    就連謝鈞都听不下去了,皺著眉頭呵斥︰“行了,一大早就哭哭啼啼地,成何體統!回你的蘭香院去!”

    丁姨娘掩著臉走了。

    謝鈞看向謝明曦,斟酌言辭委婉提醒︰“明娘,丁姨娘剛才提醒之言,也有些道理。你今日去郡主府,言辭謹慎些為好。”

    別一張口就刺永寧郡主母女的痛處,好歹低調一點。

    謝明曦乖巧地應了︰“女兒謹遵父親的教誨。”

    謝元亭看不下去了,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明明是臉厚心黑陰險狡詐的狐狸,裝什麼乖巧溫順!

    ……

    謝鈞提心吊膽表面鎮定地領著一雙兒女回了永寧郡主府。

    門房管事親自去通傳,很快笑著回轉︰“郡主正在內堂,請郡馬領著大公子三小姐去內堂相聚。”

    肯讓他進門就好。

    謝鈞暗暗松了口氣。

    謝明曦瞄了軟骨頭的親爹一眼,嘴角扯起意味深長的笑意。

    其實,謝鈞根本不必擔心。永寧郡主的把柄落在她手中,為她所制。以永寧郡主的為人心性,除非將“二十份密報”盡數找出來,否則,絕不敢和她翻臉。

    呵!

    永寧郡主就是再厲害,也絕不可能找到。

    原因很簡單。根本就沒有二十份密報。什麼分別藏在二十個隱秘之處收買乞丐混混看守都是假的。

    虛則實之,實則虛之。真真假假,真假難辨。

    永寧郡主疑心極重。越是查不清楚,越不敢輕舉妄動。

    片刻後,父子三人一起進了內堂。

    永寧郡主神色冷然地坐著,謝雲曦站在永寧郡主身側,狠狠地盯著謝明曦,宛如仇敵一般。

    謝明曦視若未見,遙遙地看向永寧郡主。

    永寧郡主也看了過來。

    自那一日撕破臉皮,兩人還是第一次相見。

    一個冰冷中含著驚疑不定的省視,一個平靜中帶著泰然自若的冷靜。

    短短片刻的目光交匯,謝明曦顯然佔了上風。

    ……

    永寧郡主咽下只有自己知道的狼狽,面無表情地移開目光。

    謝元亭上前行禮︰“兒子給母親請安。一別多日,兒子心中一直記掛母親的身體。”

    到底是在自己面前養大的,話語中的關心顯得頗為真誠。

    永寧郡主神色微微一緩︰“我沒什麼大礙,你且放心。”

    謝元亭心神稍定。

    嫡母語氣還算溫和,顯然並未遷怒到自己身上。想想也是,嫡母膝下無子,將他養在名下。以後還不是要靠他養老送終?

    滿面關切的謝鈞走上前說道︰“多日不見,郡主似清減了幾分。”

    永寧郡主听得想作嘔。

    這個男人!

    這個虛情假意的男人!

    這個折眉低腰毫無風骨的男人!

    不過,也只有這等男子,才能甘願匍匐在她腳下。這麼多年來,任由她擺布。當年她相中他為“丈夫”,不就是因為他的“男兒膝下無黃金”?

    假鳳虛凰,還得繼續。

    “郡馬看來倒是好吃好睡,氣色比往日猶勝三分。”永寧郡主到底心意難平,一張口便是譏諷。

    謝鈞懸在半空的心也徹底落回原位。

    冷嘲熱諷,總比不理不睬強得多。

    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屈!

    “其實,我無一日不惦記郡主。”謝鈞擺出深情款款的臉孔︰“只怕郡主心有余怒,這才特意等了幾日才回來。”

    永寧郡主一直清楚謝鈞是個什麼樣的男人,此時此刻,還是被惡心到了。

    謝元亭對親爹卻多了一份敬佩。

    忍常人之不能忍,方為大丈夫!

    謝雲曦憋了一肚子悶氣委屈,終于忍不住張了口︰“父親幾日都沒見我了,就不惦記我麼?”

    當著永寧郡主的面,謝鈞十足十是個慈父,立刻笑道︰“當然惦記的很。快些說來給我听听,這些時日在白鷺書院如何?”

    謝雲曦顯然早有準備,立刻驕傲地昂起頭︰“我在白鷺書院里交了幾個好友,她們俱都是出身名門的閨秀。和我性情相投。”

    知道結交名門閨秀,還不算笨。

    謝鈞滿意地點點頭。

    謝明曦的聲音冷不丁地響了起來︰“二姐,你誤會父親的意思了。父親是問你在白鷺書院學習如何?夫子授課你能听懂嗎?”

    謝雲曦︰“……”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