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 高手(三)

作品:《六宮鳳華

    看著沉默不語的六公主和謝明曦,尹瀟瀟終于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剛才說的話似乎太直接了。

    尹瀟瀟清了清嗓子,試圖補救︰“我剛才是隨口說笑,絕無挑撥之意,公主殿下和謝妹妹可千萬別誤會啊!”

    六公主繼續默默無聲。

    為了防止尹瀟瀟越描越黑,謝明曦果斷轉移話題︰“時候不早了,我們快些去換武服。”

    六公主嗯了一聲。

    尹瀟瀟偷偷打量六公主一眼,確定六公主並未動氣,一顆心才放了下來。

    各自換了衣服後,謝明曦和六公主道別。

    六公主忽地冒出一句︰“你很好!”

    呵,並沒有被安慰到。

    謝明曦扯了扯唇角,轉身離去。

    ……

    當晚,寒香宮。

    “啟稟娘娘,公主殿下今晚胃口頗佳,比平日多用了一碗。”湘蕙滿心歡喜地來稟報︰“可見公主殿下去蓮池書院,確實是個好主意。”

    琴瑟笑吟吟地接了話茬︰“是啊!公主殿下這幾日回來,眉宇間舒朗了許多。”

    梅妃舒展眉頭︰“如此便好,也不枉我厚顏相求一回。”

    明明是男兒身,卻要裝扮成女子,和一群少女在一起讀書求學,其中委屈可想而知。不過,總比整日悶在宮中強的多。

    梅妃娘娘終于有了笑顏。

    湘蕙和琴瑟對視一眼,心中唏噓不已。

    如今,也只有六公主才能令梅妃娘娘展顏了。

    皇上倒是也有這份能耐。奈何梅妃娘娘早已失寵,皇上偶爾來寒香宮,也是來看望六公主。

    過了片刻,六公主來了。

    梅妃坐直身子,笑著看向六公主︰“安平,你今日在書院上了什麼課?胃口竟這般好!莫非又是射御課?”

    昨日六公主上的是射御課,頗耗費體力,晚飯比平日多吃了一倍。

    六公主坐到床榻邊,吐出兩個字︰“武藝!”

    梅妃︰“……”

    六公主難得肯張口解釋幾句︰“廉夫子身手極高,我欲拜她為師,勤練武藝。日後也有自保之力。”

    這倒也是。

    幾位年長一些的皇子,個個文武兼修。尤其是四皇子,身手更為眾皇子之冠。也因此,得了同樣好武的建文帝的喜愛。

    六公主學好武藝,不但能自保,還能借此邀寵。

    梅妃想了想說道︰“你既有意學武,我也不攔著你。只是,你也別練得太勤了,免得傷及自己的身體。”

    六公主隨口應了一聲。

    想學武,怎麼可能半點不吃苦頭?

    梅妃確實很疼愛自己的兒子,可惜,這樣無微不至小心翼翼近乎卑微的疼愛,對原來的盛鴻來說,只是另一道枷鎖罷了。

    梅妃的淒惶無助和軟弱卑微,對原主極有影響。所以,原來的盛鴻,陰郁內向,近乎自閉。

    如今他接管了這具身體,盛鴻就是他,他就是盛鴻。

    他不會像原主那樣,謹慎憋屈地活在宮中。他要默默積蓄力量,等待展翅高飛那一日的到來。

    ……

    梅妃習慣了六公主的少言,也未留意到六公主漸漸展露出的自信堅定︰“對了,安平,你這兩日和那個謝明曦相處得如何?”

    六公主簡短地應道︰“甚好。”

    當然,得撇開彼此間似有若無的懷疑探詢省視……

    今日謝明曦輸了一籌,心中分明頗為氣悶,面上卻裝得淡定冷靜。那副口不對心的小模樣,還真是可愛啊!

    想及此,六公主目中閃過一絲笑意。

    梅妃見六公主心情愉悅,也隨之笑了起來︰“以後有機會,你將謝三小姐帶進宮來給我瞧瞧。”

    已經和兒子同宿一個寢室了,這個兒媳婦總得認下。

    謝明曦既能考中蓮池書院頭名,可見聰慧。能入兒子的眼,相貌定然不俗。唯一的遺憾便是出身低了一些。

    一個謝家庶女,沒資格做皇子正妃,做側妃倒是無妨。

    梅妃心中暗暗盤算,自然不會將這些話宣之于口。

    六公主隨口應道︰“她爹只有四品官職,嫡母倒是時常進宮給皇祖母請安。只是,她從未隨嫡母進過宮。”

    梅妃輕嘆一聲︰“人心隔著一層肚皮,便是天差地別。做嫡母的,哪有真心對庶出子女上心的?”

    便如俞皇後,人人稱道她賢良大度。其實,她根本沒將任何庶出的皇子公主放在眼里。處處抬舉三皇子,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若俞皇後有嫡子,三皇子哪有今日這等光景!

    想及此,梅妃心中又是一陣酸苦,少不得長吁短嘆︰“都是我沒用,連累得你也處處受委屈……”

    “都是我沒用”這句話一出現,接下來必是一連串的自怨自艾。

    六公主不動聲色地岔開話題︰“廉夫子今日夸我,很有習武天分。”

    梅妃的注意力果然被轉移過來,驚喜不已地追問︰“真的麼?”

    六公主點點頭︰“廉夫子親口夸贊我天賦勝過一眾同窗。”

    對自己來說,這樣的夸贊實在沒什麼可值得驕傲的。若連一群十一二歲的小姑娘都比不過,他也枉為眾人贊譽的天才少年了……

    過去種種,不想也罷。

    六公主定定神,繼續哄梅妃︰“廉夫子對我十分青睞,不出數日,定會收我為徒。以後我每晚回宮,得在練武房里練一個時辰,無暇多陪母妃了。”

    梅妃立刻道︰“有琴瑟湘蕙陪著我便是,你只管去練武。”

    ……

    建文帝對皇子公主們的教導十分上心,俱是從五歲起開蒙讀書習武。所有寢宮里都設了書房和練武房。

    拂月宮也不例外。

    往日六公主喜獨自撫琴,很少進練武房。

    這兩日,六公主一反常態,每晚都要在練武房里獨自待上許久。

    染墨有心進去伺候,被六公主冷淡地瞥了一眼,只得委屈地守在門外。隔著厚實的門板,什麼也听不見。

    練武房里,六公主悄然呼出一口氣,表情生動鮮活起來。

    不能被窺出一絲異樣,整日扮陰郁裝沉默,還要時時緊繃著臉……換了別人,怕是早就露馬腳了。

    好在自己擅長扮演他人。

    此時身畔無人,總算能卸下面具,輕松片刻。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