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高手(二)

作品:《六宮鳳華

    廉夫子轉了一圈後,又走到謝明曦三人身邊,目光一掃。

    一看之下,便是廉夫子也暗暗驚嘆。

    尹瀟瀟本就練過刀法,駕輕就熟,不必細說。

    謝明曦顯然沒練過刀法,不過,她極為聰慧,每次拔刀,總會微妙地變換角度。很快,找到了最佳角度。出刀的速度竟比尹瀟瀟還要快一些。

    六公主的表現,就更令人驚艷了。

    出刀還鞘,動作迅捷,猶如一個琴師撫琴,透著流暢優雅的美感。速度遠勝尹瀟瀟謝明曦!

    這個六公主,是真正的練武天才!

    廉夫子的目中閃出灼熱的光芒。

    這三個學生俱都出眾之極。任意一個,都足以令她生出收為門徒的心思。偏偏一來就是三個,倒讓她猶豫不決了。

    廉家刀法,素不外傳。

    當日她接受顧山長的聘請時,便曾對顧山長明言︰“我兼任武藝課程的夫子,不過,只能教導學生普通的拳腳刀法。真正的廉家刀法,除非拜我為師,否則,我絕不傳授。”

    她一直打著收一個徒弟的心思。現在有三個擺在面前,她要怎麼選?

    六公主練武天賦最佳,身份卻是個不小的麻煩。

    謝明曦頭腦最聰慧,韌性也最佳。

    尹瀟瀟性情率直沒有心機,最合她的脾胃。

    到底要選誰?

    要不然,還是再觀察幾日再做決定吧!

    廉夫子打定主意,張口說道︰“出刀要訣你們都已掌握,余下的自己回去練習便可。趁著還未散學,我再教你們幾招刀法。”

    “我練兩遍給你們看。”

    說完,握住長刀,刷刷出招。

    ……

    謝明曦幾乎立刻猜出廉夫子的心意,凝神看了過去。

    五招刀法,刀刀凶狠迅捷。廉夫子手中握著的是木刀,已有這等威勢,若換成鋒利的寶刀,真不知會是何等凌厲!

    如此良師,絕不能錯過!

    不管如何,她一定要成為廉夫子選中的徒弟!

    不過片刻,廉夫子已氣定神閑地收了刀︰“你們三個,現在一一練習。我看你們到底記住了多少。”

    果然如此!

    謝明曦目中閃過笑意,率先張口道︰“廉夫子,我全記下了。”

    這可不是謙虛的時候,該高調就高調。也是時候露一露過目不忘的天賦了。

    謝明曦上前一步,將廉夫子剛才演練的刀法練了一遍。動作比廉夫子慢得多,卻一招未錯,便連出刀收刀的姿勢,也和廉夫子一般無二。

    六公主凝望著光華畢露的謝明曦,目中閃出笑意。

    廉夫子目中異彩連連,卻未多說,只點了點頭。

    尹瀟瀟倒是沒生出嫉妒之心,由衷地贊嘆︰“謝妹妹的記性太好了。我實在不及,只記住了其中三招,還有一招記得不甚清楚。我練給廉夫子看一看。”

    果然只練對了三招,第四招記錯了,第五招根本沒記住。

    論記憶,尹瀟瀟不及謝明曦。可這份磊落坦蕩的胸襟,卻最適合練武。

    到底要選誰啊!

    廉夫子的煩惱既幸福又憂傷︰“公主殿下記住了多少?”

    ……

    六公主挑了挑眉,一言未發,刷地出刀。接連五招,一刀比一刀凶狠犀利。

    謝明曦震驚不已。

    六公主這幾招刀法,分明都是廉夫子剛才演示過的,每一招卻又有極細微的變化。若不是她記住了每一招,此時根本察覺不到其中微妙的改變。

    最令謝明曦震驚的,也正是這一點。

    微妙的改變,竟令刀法更凌厲,殺意更盛。

    此時的六公主,嘴角緊抿,目光冷凝,散發著令人屏息的寒意。

    尹瀟瀟顯然也看出了些蹊蹺,悄聲呢喃︰“我怎麼覺得六公主這幾招刀法更凌厲霸氣!”

    而此時的廉夫子,右手正用力地緊緊地握著刀柄。面上滿是激動振奮。

    不管了!

    不管六公主的身份有多麻煩,以後會有多少麻煩。這個徒弟,她廉姝媛收定了!

    六公主收刀還鞘,面上的寒意和殺氣也就此隱沒,恢復成了往日的面無表情︰“請夫子指教!”

    廉夫子毫不吝嗇夸贊之詞︰“這幾招刀法,你不但一一記下,還略有改動,刀勢更凌厲。由此可見,你天賦極佳!更勝我年少之時!”

    廉夫子本身就是赫赫有名的練武天才,此時滿口盛贊六公主,可見對六公主何等滿意。

    一眾少女都被這邊的動靜吸引過來,無人再有心思練拳。

    廉夫子竟也沒生氣,難得地笑道︰“你們今日表現都很好。回去之後,記住每日練上半個時辰。今日便散學吧!”

    ……

    廉夫子步履輕快地走了。

    少女們照例抱怨訴苦幾句,三三兩兩地離開練武室。

    謝明曦卻站在原地,動也未動。一雙明亮的眼眸,定定地落在六公主的臉上。

    六公主也沒動,任由謝明曦打量。

    “謝妹妹,怎麼還不走?”尹瀟瀟的大嗓門打破了兩人之間微妙又緊繃的氣氛。

    尹瀟瀟隨手拍了拍謝明曦的肩膀,笑嘻嘻地打趣︰“你在這兒盯著六公主殿下做什麼?該不是今日武藝這門課程輸了公主殿下一籌,心中不忿不平吧!”

    謝明曦︰“……”

    謝明曦絕不會承認,自己的心里真的有些許吃味。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廉夫子對六公主是何等青睞。只怕廉夫子已經打定主意要收六公主為徒了。

    一腔盤算落了空,心里總有些不是滋味。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道理誰都懂,可這等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就沒那麼愉快了。

    謝明曦故作輕松地笑著反擊︰“你呢?心中就沒生出點不服氣不甘心?”

    尹瀟瀟大大咧咧地笑道︰“不甘心嘛,肯定有那麼一點點。我本來想好好表現,令廉夫子收我為徒。不過,公主殿下比我強得多。廉夫子又不是沒長眼楮,怎麼可能選我!”

    “只可惜謝妹妹了。你過目不忘,這等天賦用來習武,再合適不過。可惜有六公主珠玉在前,可惜可惜!”

    謝明曦︰“……”

    六公主︰“……”

    能毫不避諱地將這些話都說出口,其實也很厲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