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高手(一)

作品:《六宮鳳華

    六公主出招極快。

    原本還有幾分收斂之心,可動手興起之時,哪里還顧得了韜光養晦。拳拳生風,招招犀利!

    廉夫子目中異彩連連,逼不得已之下,只得用了左手,這才將六公主犀利的拳腳攻擊攔下。

    一炷香後,廉夫子終于在六公主迅疾的攻擊中找到了破綻,一腳踹中六公主的膝蓋。

    六公主被逼後退數步。

    此時的六公主,因劇烈的運動呼吸比往日快得多,清冷陰郁的臉孔也泛起了平日難尋的紅潮,一雙眼眸如星辰般熠熠生輝。

    “我輸了!”六公主定定神,張口認輸。

    廉夫子卻道︰“是我輸了!我之前說讓你一只手,到後來,卻是雙手俱用才贏。勝之不武,輸的是我!”

    廉夫子並未因認輸而羞愧,看向六公主的目光中滿是贊許︰“公主殿下拳腳功夫極佳,反應敏捷。假日時日,定能勝過我。”

    六公主沒吭聲,心里卻暗暗嘆口氣。

    這具身體實在太弱了!

    如果是原來的自己,或許能和廉夫子斗個不相上下!

    眾少女再也按捺不住,激動不已地竊竊私語起來。

    “廉夫子刀法厲害,原來拳腳功夫也這般凌厲。”

    “公主殿下也很厲害啊!竟能逼得廉夫子用雙手對敵。”

    “你說,我要是勤學苦練,能不能像六公主一樣?”

    “大白天的,還是別做夢了!”

    ……

    一只手忽地扶住六公主的胳膊。

    六公主完全出自本能反應,一個閃身讓開,然後飛踢出一腳……等等!怎麼是謝明曦?要命了!傷到她怎麼辦?

    奈何身體的反應比思緒更快一步。

    六公主飛踢的一腳,根本來不及收回。

    眾少女眼睜睜地看著六公主即將踢中謝明曦,齊齊驚呼起來。

    廉夫子面色也是一變,一個飛身閃了過來,卻同樣救之不及。

    電光火石之間,只見謝明曦躍身而起,在毫厘之間閃過。右腳踩著六公主的腿,輕巧地翻了個身,然後穩穩落地。

    眾人︰“……”

    時間似停止流動,在這一刻定格。

    謝明曦神色如常,嫣然一笑︰“其實,我也學過武,只是身手不佳,實在不好意思提及。”

    眾人再次︰“……”

    敢問一聲,你的標準到底是有多高?這樣還叫身手不佳?還不讓別人活了?

    尹瀟瀟第一個反應過來,一個箭步沖上前,猛地握緊謝明曦的手,滿面興奮︰“哇!謝妹妹原來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啊!”

    謝明曦淡淡一笑︰“不及公主殿下多矣!”

    六公主一顆心才落回原位,定定神上前,低聲道歉︰“對不起,差點傷到你。”

    萬幸謝明曦反應敏銳,及時躲開。否則,若正踢中了她,自己還有何顏面見她?

    謝明曦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甚至因六公主激烈的反應生出憐惜。

    後宮之中爭斗不休,可憐的七皇子不知死在誰的手里。梅妃軟弱無用,六公主活得戰戰兢兢,為了自保只能苦練武藝。

    “又沒真得傷到我,公主殿下不必介懷。”謝明曦笑著安慰六公主。然後,又看向廉夫子︰“夫子要教我們拳腳功夫,不如現在便開始吧!今日上課的時間,已經過了一半了。”

    可不是麼?

    沙漏里的沙子已經漏了一半。

    廉夫子定定心神,說道︰“好,現在便開始。”頓了片刻又道︰“六公主尹瀟瀟謝明曦,你們三人單獨隨我練習刀法。”

    實在是意外之喜!

    謝明曦和六公主尹瀟瀟對視一眼,目中閃出喜悅的光芒。

    至于其他的少女,雖然艷羨,卻也沒臉出言抗議或反對。

    誰讓人家天賦高天資出眾身手好?廉夫子高看一眼傾囊相授也是應該的。

    ……

    立正,站直,出拳!

    收拳,再出拳!

    如此單調枯燥的動作,不停重復,實在乏味。

    盛錦月耐心不足,練了片刻,出拳速度便慢了下來,頻頻向廉夫子處張望。

    不止是她,便是李湘如也按捺不住不時瞥上一眼。

    六公主謝明曦尹瀟瀟三人,各拿了一把木刀。廉夫子正指點三人執刀要訣,然後是如何出刀。

    左手緊握刀鞘,右手拔出長刀,平舉向前,然後還刀于刀鞘。反復練習,令出刀速度變得極快。

    動作簡單又流暢,透著殺氣騰騰凌厲無雙的美感。

    她們也很想學啊啊啊啊!

    廉夫子似听到了少女們的心聲,指點完三人後,便走了過來︰“你們毫無基礎,所以從拳腳練起。半年後,我再教導你們學刀法。”

    還要等半年!

    盛錦月扁扁嘴,又看了謝明曦的方向一眼。

    廉夫子目光如電,踹了盛錦月一腳︰“練拳時需專心致志,不得東張西望!”

    廉夫子已是腳下留情,不過,盛錦月還是被踹得踉蹌一步。頓時惹來一陣竊笑聲。盛錦月又羞臊又窘迫,眼淚在眼眶里直打轉。

    礙于廉夫子的威勢,盛錦月根本沒敢辯駁頂嘴,很快站好,繼續練習出拳。

    很快,一眾少女便笑不出來了。

    廉夫子沉著臉孔走了一圈,毫不留情地一一叱責︰“李湘如,你出拳無力。顏蓁蓁,你身體站直……方若夢,你動作遲疑,不夠凶狠。”

    “每個人都在腦海中設想一個最討厭的人,每次出拳,便如擊中對方的臉孔。”

    謝明曦!

    李湘如在心中默念這個名字,用力出拳,狠狠擊中那張無時無刻都自信從容的臉孔。心里忽地涌起異樣的滿足。

    哪怕是幻想中的一幕,也令人心中快慰。

    一拳揍得你滿臉開花!

    方若夢奮力出拳,似乎看到了刻薄無情的嫡母在自己拳下哭泣求饒的情形,由衷地露出暢快的笑意。

    廉夫子看著驟然像打了雞血一般激動的學生們,滿意地點點頭。

    這個要訣,還是祖父生前教給她的。

    當年她練拳練刀時,俱以堂兄弟們為假想敵,在幻想中將他們打成豬頭。這都是幼時的事了。過了十歲之後,她就無需再以幻想來麻痹自己。

    因為,那個時候的她,已經有了隨時將他們揍成豬頭的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