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選課

作品:《六宮鳳華

    往日,午休是學生們最輕松愉悅的時候。

    可今日,少女們腰酸背痛,滿面苦楚,說話有氣無力。

    “累死我了。”

    “可不是麼?竟比昨日下午射御課還要累。整整坐了半日,肩不能動手不能抬,連眼都不能眨。”

    “最慘的是要一直保持微笑。我的臉都快笑抽筋了。”

    尹瀟瀟此言一出,立刻得到了眾少女的附和。

    笑一會兒無所謂,一直維持同一個笑容同一個表情,實在太可怕了!

    謝明曦的聲音淡淡響起︰“今日練坐,實在不算什麼。等到練習跪拜之禮,才是真的累。”

    可不是麼?

    照著今日的樣子,豈不是要跪上半日?

    一眾少女面面相覷,不約而同地長嘆一聲。便連眼前家中廚子精心準備的美食,也無法令眾人開懷展顏。

    林微微胳膊酸痛,沒力氣拿筷子,只得用勺子吃了幾口。看起來最淒慘可憐。

    方若夢也沒好到哪兒去。今日她挨的戒尺最多,只要一縮肩膀一低頭,就會被眼尖的甦夫子察覺……

    說起這個,不得不佩服甦夫子。一雙眼楮實在銳利,誰做小動作或偶爾恍神,都躲不過甦夫子的利眼。

    今日挨戒尺最少的,是六公主和謝明曦。

    六公主只挨了一下戒尺,後來甦夫子便沒動過手。謝明曦就更厲害了,從頭至尾都未挨過戒尺。得到了甦夫子的傾力贊許。

    用完飯後,謝明曦說道︰“以後午休的時間得略略縮短一些。睡醒後,我們便去練武場。”

    眾少女沒精打采地應了一聲。

    ……

    待到下午選課程的時候,眾少女才又重新有了活力。

    除了六門必學課程之外,還有兩門選學課程。

    眾少女每人領了一張紙筏,上面列滿了選學課程。

    蓮池書院的選學課程,頗為豐富,共有十門課程可供選擇。常見的有丹青棋藝廚藝女紅茶藝園藝等等,竟然還有武藝。

    少女們三三兩兩地湊在一起嘀嘀咕咕,選好課程便用筆做記錄,一一去李湘如處記錄。

    謝明曦悠哉地等著“匯總”。

    不出意料,選擇丹青課程的人最多,棋藝次之,茶藝再次之。選女紅廚藝的人,卻是少之又少。

    身為名門閨秀,十指不沾陽春,下棋作畫喝茶便是。誰樂意去學刺繡學下廚?

    當然也有例外。

    林微微便滿心歡喜地選了廚藝,自信昂揚地對謝明曦說道︰“我要學幾味精致的點心,以後做給你吃。”

    謝明曦欣然點頭。

    林微微又好奇地湊過頭來問道︰“謝妹妹,你選的是什麼?”

    謝明曦抿唇一笑,也未賣關子,將手中的紙送到了林微微面前。

    林微微定楮一看,頓時一驚︰“你竟然選的是棋藝和武藝?”

    棋藝也就罷了!為什麼要選武藝?

    林微微驚訝之余,聲音略略大了一些,眾人被她的驚呼聲吸引得紛紛側目。身為閨秀,學習六藝也就罷了,舞刀弄槍的實在不合宜!

    當然了,也不是沒人選武藝這門課程。譬如尹瀟瀟!

    不過,尹瀟瀟到底是出身將門,家學淵源。謝明曦的親爹,卻是出名的吃軟飯……呃,總之,肩不能挑手不能抗。

    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謝明曦從容一笑︰“公主殿下選了武藝,我擔心殿下一個人學著無趣,索性也選了這門課程。”

    眾少女︰“……”

    為什麼不早說?

    她們現在改課程,還來得及嗎?

    ……

    尹瀟瀟倒是頗為高興,立刻笑道︰“我也選了武藝,這門課程是廉夫子親自教導。我們一起向廉夫子學刀法。”

    謝明曦笑著應是。

    六公主照例沒吭聲,心里暗自疑惑。

    謝明曦分明先選了課程,然後才和自己“不謀而合”。現在這麼說,顯然是意圖掩飾。自己本就會武,選武藝理所當然。

    謝明曦選武藝,又是為何?

    誰也沒料到,方若夢竟也怯生生地張口道︰“其實,我也選了武藝。”

    眾少女齊刷刷地看了過去。

    方若夢不習慣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有些不自在地垂了頭。這一垂頭,上午挨了數記戒尺的肩膀又痛了起來。

    方若夢只得抬起頭,羞赧地解釋︰“我是想著,學些武藝防身。萬一日後被人欺負了,不必一味隱忍,可以自保。”

    頓了頓,又補充一句︰“還可以還手!”

    對啊!

    眾少女霍然開朗!

    學了武藝之後,不就能動手揍那些不順眼的人了嗎?

    李湘如已重新換過一張紙,揚聲說道︰“剛才記錄的不算,想改課程的,立刻過來,我重新記錄。”

    眾少女︰“……”

    謝明曦啞然一笑。

    方若夢話糙理不造。她選武藝,也是為了自保。哪怕是陷入困境,亦有一拼之力。

    不過,眼前的少女們顯然沒想得那麼深遠,一個個打著“看誰不順眼就能揍她一頓”的美妙主意,興致勃勃地要改課程。

    ……

    一盞茶後。

    謝明曦將選學課程的名單送至顧山長面前。

    顧山長正悠閑品茗,隨手用左手接了名單,目光一掃。

    然後,噗地一聲,顧山長口中的茶水噴了出來。

    這等失儀的舉動,顧山長自做了書院山長之後,幾乎從未有過。今日實在是太過驚訝,噴茶之後,連連咳了數聲。

    謝明曦早有準備,立刻將干淨的絲帕奉上︰“這是未用過的干淨絲帕,請山長擦拭茶水。”

    顧山長又咳了幾聲,接過絲帕,迅速將嘴角擦拭干淨。然後,仔仔細細地將手中的選學課程名單又看了一遍。

    然後,用微妙難言的目光看了過來︰“謝明曦,為何你們全班都選了武藝這門課程?”

    往年武藝這門課程,幾乎無人選,形同虛設。

    去年廉夫子來了之後,倒是有心大展手腳。奈何去年的新生們只有兩人選了武藝。有勝于無罷了。

    可今年的海棠學舍,十二人齊整整地全部選了武藝。

    實在太令人震驚了!

    謝明曦委婉地解釋︰“一開始只有四人選武藝,六公主,尹瀟瀟,方若夢和我。後來,大家也覺得這門課程極好,執意要改課程。”

    顧山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