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溫柔?

作品:《六宮鳳華

    一盞茶後。

    溫柔端莊的甦夫子不疾不徐地進了學舍。

    謝明曦揚聲道︰“一起恭迎夫子。”

    一眾少女起身,拱手行禮︰“學生恭迎夫子。”

    林微微四肢無力,驟然起身,竟有些頭暈目眩,身子晃了一晃。

    謝明曦一驚,迅疾扶住林微微。林微微站穩了身體,忙向甦夫子請罪︰“學生無狀,請甦夫子見諒!”

    垂著頭的林微微滿心不安。

    教導禮儀這門課程的甦夫子,定然看重禮數二字。她今日這般失態失禮,甦夫子心中一定十分不喜吧!

    沒想到,甦夫子竟半分未惱,聲音溫和如春風︰“廉夫子昨日向顧山長進言,從今日起課前要領著你們去練武場跑步。此事我已知曉。”

    “你也是疲累所致,才會失儀,不必憂心,我不會責備于你。快些坐下吧!”

    和嚴厲的廉夫子一比,甦夫子簡直溫柔得令人想哭。

    林微微滿心感激地道謝,坐了下來。

    謝明曦卻知這位甦夫子絕不似表面這般溫柔。

    教導禮儀課程的夫子,要求才最是嚴格!

    前世她便時常從謝雲曦口中听聞這位甦夫子的赫赫大名。謝雲曦在甦夫子手中吃足了苦頭,常罵甦夫子是“笑面虎”。

    ……

    半個時辰後。

    “……要學禮,首先得明白什麼是禮。坐立行臥,言談舉止,皆要有禮。拜見師長,和平輩來往,亦要有禮。便是喝茶飲酒進食,其中講究之處也極多。”

    “知禮懂禮者,令人心儀。”

    “不懂禮儀者,不登大雅之堂,可卑可鄙!”

    “這是個人的禮儀,大至國朝,亦有要遵循的禮儀。”

    “便是當今皇上和皇後娘娘,也要謹守一定的禮儀,不能擅自逾越。否則,禮儀崩壞,則國朝無度,人心散亂。”

    “你們各自在家中,也都學過禮儀。今日行禮便能看得出來。不過,還遠遠不夠標準。從今日起,我便要教導你們何謂真正的禮。”

    “今日先練最簡單的坐。”

    “身體端正,雙目平視,雙手置于雙膝之上,面含微笑。一炷香之內,不得亂動。”

    簡單的要訣講完後,甦夫子便拿起了戒尺,溫柔笑道︰“若有人動作不夠標準,我便替她糾正一二。”

    眾少女︰“……”

    原來真正厲害的夫子在這兒!

    廉夫子也就臉孔凶一點語氣凶一點,這位甦夫子看著笑顏如花,實則心狠手辣!拿著戒尺四處轉悠,誰動作不對,便是一戒尺揚過去,啪地一聲響。

    ……

    一眾少女,幾乎都被挑剔之極的甦夫子動了戒尺。便連李湘如也未能例外,因雙手姿勢未擺正,挨了一下戒尺。

    嘶!

    真疼!

    甦夫子看著溫溫柔柔,動起手來毫不含糊。李湘如胳膊一陣火辣辣地疼痛。敢怒不敢言,忙將手放正。

    盛錦月就更可憐了。甦夫子走至她身前,略略蹙眉,連連數落︰

    “腰未挺直!”

    啪地一戒尺!

    “雙目需平視,為何抬高?如此顯得不夠端莊!”

    啪地又一戒尺!

    “面含微笑,為何嘴角抽搐?”

    又挨了一戒尺!

    盛錦月滿心冤屈。連著挨戒尺,她哪里還能笑得出來?嘴角抽搐一下,也不行嗎?還有沒有天理了?嗚嗚嗚……

    盛錦月有淚也只敢往心里流。

    這位甦夫子,曾是宮中的教養姑姑,也是俞皇後的心腹。被俞皇後特意派到蓮池書院來做夫子,教導學生禮儀課程。

    甦夫子有皇後娘娘撐腰,誰也招惹不起啊!

    方若夢听著耳邊的戒尺聲,心中緊張不已。暗暗祈禱,甦夫子千萬別轉悠到她身邊來……怕什麼來什麼,甦夫子很快便走了過來。

    甦夫子略一打量,便蹙了眉頭,什麼也未說,先用戒尺抽了方若夢的後背︰“挺直胸膛,不得畏縮。雙目平視,目光平穩,不得游移不定。”

    方若夢羞愧不已地挺直胸膛,抬起眼。

    多年以來的垂頭畏縮,早已深入骨髓。便是她再仔細留心,也會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來。

    ……

    謝明曦曾在規矩最為嚴苛的宮中生活數十載,所謂禮儀,早已滲透進她的血液中。閉著眼也不會出錯。

    甦夫子的戒尺自不會落在謝明曦身上。

    甦夫子走到最後一排,目光掠過平穩如初的謝明曦,心中十分滿意,徐徐說道︰“風雨撲面,我亦巋然不動。這才是大家風範!”

    然後,又落在六公主身上。

    甦夫子眉頭微微一皺。

    六公主的禮儀乍看沒什麼錯處,仔細一看,卻有些生硬,失之自然。常年生活在宮中的六公主,為何禮儀卻不及謝明曦?

    轉念再一想,六公主平日陰郁孤僻,極少在人前露面。只怕並未有人專門教導過這些。

    “公主殿下稍稍放輕松,不必如此緊繃。”思慮再三,甦夫子手中的戒尺並未落下,不過,該指點的話語一字未少︰“將肩膀略略放平。還有,唇角微彎,露出淺笑。”

    六公主飛快地瞥了甦夫子一眼,放平肩膀。然後,敷衍地扯扯嘴角。

    甦夫子反射性地一戒尺落在了六公主的手背上。

    啪!

    六公主︰“……”

    眾少女︰“……”

    甦夫子︰“……”

    學舍里本就安靜,此時更是寂靜無聲。一雙雙黑溜溜的眼楮都在看著親手打了六公主戒尺的甦夫子。

    哇!連六公主也打啊!

    甦夫子心里也頗為後悔。

    怎麼動作就這麼快?

    六公主陰郁少言,連話都不愛說,更別說笑了。進蓮池書院第四天了,誰也沒見六公主笑過。剛才肯扯動嘴角,已算難得。何必計較笑得是否生硬難看?

    只是,打都打了,後悔也遲了!

    甦夫子定定神,繼續說道︰“面含微笑,是基本的禮節。不過,怎麼笑也又頗多講究。若是皮笑肉不笑,或是笑得僵硬難看,倒不如不笑。”

    “公主殿下若實在不習慣以笑迎人,不笑也罷。”

    六公主應了一聲,恢復了原本的面無表情。

    甦夫子︰“……”

    算了,她還是去前排好好指導盛錦月和方若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