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可惜

作品:《六宮鳳華

    一個人的真正心意,于細節處最易流露。

    陸遲對林微微的在意,清楚地寫在了臉上。

    陸遲竟是真的喜歡林微微。

    那麼,他和四皇子之間到底又是怎麼回事?

    莫非他像四皇子一樣,既喜男子又不拒絕和女子親近?

    抑或是她一直都誤會了陸遲。其實,陸遲對四皇子並無逾越的情意,只有同窗之誼?一切只是四皇子一廂情願?

    似有一團迷霧,擋住了她的視線。

    她以為的事實,都是真的嗎?

    謝明曦直直地盯視,令陸遲心里有些發毛。不知為何,他對這個年僅十歲的秀美少女,總有些莫名的發 。

    “謝三小姐,我是否有言行不當之處?”

    其實,陸遲真正想問的是,他是不是在什麼時候開罪過她?不然,為何每次見面,她總是這般冷漠不善?

    謝明曦收斂心神,淡淡一笑︰“陸公子何出此言?莫非是我言行不妥,令陸公子心生芥蒂?”

    輕飄飄地將棘手的問題又拋了回去。

    陸遲只得呵呵一笑︰“謝三小姐此言從何說起,我只是隨口說笑罷了。”

    謝明曦也呵呵一聲︰“我也說笑而已。”

    林微微︰“……”

    陸大哥是溫文爾雅的謙謙君子,謝妹妹聰慧伶俐善解人意人見人愛,為何他們兩個竟互看不順眼?

    真是頭痛!

    ……

    小半個時辰後。

    林府。

    林夫人一見林微微疲累不堪懨懨無力的樣子,頓時心疼不已︰“微微,你怎麼累成這樣?我之前便和你說過,到了射御課,你便和夫子告假。你天生體弱,體力耐力都差,根本禁不起折騰。”

    “你怎麼不听我的話,偏要去上射御課?”

    一邊扶著林微微坐下,一邊紅了眼圈。

    林微微只得打起精神寬慰林夫人︰“我今日在課上休息了三回。夫子對我已經極好了。我只是脫力而已,待休息一晚,明日就好了。”

    絕口不提明日還要去練武場跑上兩圈之事。

    站在一旁的陸遲,也張口道︰“林妹妹體弱,稍加鍛煉,也是好事。若林妹妹撐不住,自不會逞強。伯母就放心好了。”

    陸府就在林家隔壁,陸遲自幼時起便出入林府,和在自家一樣舒適自在。

    林夫人看陸遲,也如看自己的子佷一般。聞言擦了擦眼角,擠出笑容道︰“罷了,我不說就是了。子毓,你今晚留下一同用了晚飯再回去。”

    “這幾日阿鈺告假留在府中,倒是勞煩你每日接送微微。”

    陸遲不假思索地笑道︰“順路為之,半點都不麻煩。伯母這般鄭重地道謝,倒令我愧不敢受了。”

    陸遲相貌生得好,好學上進,溫和謙遜。此時俊臉含笑,言語彬彬,實在討人喜歡。

    林夫人笑眯眯地看著陸遲,不動聲色地瞄了縴弱嬌美的林微微一眼。

    這等優秀出眾的少年郎,才配得上林家的寶貝女兒。

    女兒今年十三,再過兩年便及笄了。到那時候,陸遲十六歲,也到了說親之齡。以陸林兩家的親密關系,一雙小兒女的親事正是水到渠成!

    林微微渾然不知林夫人心里在盤算什麼,笑著對陸遲說道︰“陸大哥,你今晚若有空閑,便去陪一陪五弟吧!他素來淘氣好動,這一整日都被悶在家中,不知怎生憋悶。”

    陸遲笑著應了下來。

    ……

    尹府。

    “娘,爹呢?”尹瀟瀟一進府便迫不及待地追問。

    尹夫人笑道︰“你爹去了軍營,尚未回來。”

    尹大將軍身為鎮遠將軍,每日除了上朝之外,還要領兵練兵。大齊京城兵力充足,禁軍便有五萬。這五萬禁軍又分步軍馬軍殿前侍衛,負責守衛宮廷。

    京城里有五城兵馬司,京城外有神衛軍和鎮遠軍兩大軍營。

    臨江王統領三萬神衛軍,直接听令于天子。鎮遠軍則有六萬之眾。駐扎在京城外,閑時練兵,若大齊生出戰事,尹大將軍便要領兵出征。

    尹大將軍和尹夫人夫妻恩愛,對唯一的掌上明珠更是疼之入骨。平日有了空閑,便會回府陪伴妻女。

    尹瀟瀟哦了一聲,便去了練武場。

    尹家的練武場,自然比不得蓮池書院的練武場,只有三分之一大小。

    尹瀟瀟站在百步之外,熟稔地拉弓射箭。十箭為一組,每日要練習十組。一百箭里,只有兩三箭射偏,其余皆射中靶心。

    練完箭後,尹瀟瀟又騎上心愛的棕紅小馬,在練武場里跑了幾圈。

    想到廉夫子的颯爽英姿,尹瀟瀟心中一陣火熱,跳下馬後,又從架上取下長刀,刷刷刷練了起來。

    一個高大的男子身影忽地閃至身前,輕輕松松地奪了她手中的長刀︰“花拳繡腿!若真遇上用刀的高手,連兩個回合都撐不了!”

    “爹,你總算回來了!”尹瀟瀟也不惱,笑嘻嘻地湊上前︰“我有一樁事想問你。”

    尹大將軍對女兒十分縱容寵愛,挑眉笑道︰“什麼事?”

    尹瀟瀟立刻將廉夫子今日所言道來︰“……廉夫子說你曾是廉老將軍身邊的親兵!這可是真的?”

    尹大將軍並未否認︰“是。當年我才十六歲,初入軍營,被廉老將軍挑中做了親兵。可惜沒到兩年,廉老將軍便因傷病離世了。”

    “後來,我們這些親兵各自散入軍營。我從最低等的伍長做起,憑借軍功一點點升做了將軍。”

    說著,尹大將軍感慨地嘆了一聲︰“廉老將軍精于兵法,善于領兵,一手刀法出神入化。可惜子孫不爭氣,沒一個能繼承廉老將軍的衣缽。”

    “你口中的廉夫子,倒是天賦過人。听聞她十四歲之際通讀兵書,刀法大成,廉家上下男丁無人是她對手。只可惜……”

    可惜,她是個女子。

    不然,便能繼承廉老將軍衣缽,撐起廉家門庭,將廉家發揚光大。

    可惜!可惜!

    尹瀟瀟從尹大將軍的話中听出無盡的遺憾,不知為何,心里忽地涌起奇異又陌生的情緒。

    父親素來疼愛她。

    在父親心里,也會為了沒有子嗣而遺憾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