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雄心(二)

作品:《六宮鳳華

    顧山長來了興致,笑著哦了一聲︰“是什麼事?說來听听!”

    廉夫子一改在學生面前的冷硬嚴厲,滿面笑容地說道︰“今日下午是海棠學舍新生們的射御課,雖說大部分學生都廢物無用,倒也有幾個不錯的苗子,好生訓練調教半年,定然勝過去年參加書院大比的那三個廢物。”

    顧山長︰“……”

    顧山長咳嗽一聲,委婉地糾正︰“學什麼都講究天分。體力耐力不佳的,天生不適合學射御罷了。身為夫子,當盡力而為。萬萬不可心生歧視,更不可隨口羞辱。”

    廉夫子倒是頗肯听顧山長的話,立刻點點頭︰“山長說的是,以後我不叫她們廢物便是。”

    顧山長︰“……”

    出身將門的女子,性情脾氣也如尋常閨秀不同。

    罷了罷了!忍一忍!

    “你說的不錯的苗子,是哪幾個?”顧山長果斷轉移話題。

    廉夫子笑道︰“尹瀟瀟,謝明曦,還有六公主。”

    顧山長略略一怔。

    尹瀟瀟是尹大將軍之女,自小便習騎射,脫穎而出很正常。謝明曦看著溫柔縴弱的樣子,體力耐力竟也出眾,這就令人稱奇了。

    更令人意外的是六公主……

    “你沒記錯吧!”顧山長忍不住追問︰“六公主的體力耐力也很好嗎?”

    廉夫子點點頭,正色道︰“我觀察了一個下午,絕不會有錯。尹瀟瀟自小便練騎射,身體素質好。謝明曦心性堅韌,耐力佳。而六公主,更勝她們兩人。反應靈敏,體力耐力極佳。”

    “今日只訓練了隊列走路,各人天賦如何,尚且看不出來。不過,她們三個,一定沒問題!”

    廉夫子的自信昂揚,感染了顧山長。

    顧山長目中泛起笑意︰“好!我也盼著你能一展所長,將我們蓮池書院的弱勢扭轉過來。”

    廉夫子重重點頭︰“我一定不負山長期望!”

    頓了頓又道︰“學生們除了必學課程,還有兩門選學課程,要佔去半日功夫。這樣一來,所有課程都是三日上一回。騎馬射箭對體力耐力要求頗高,不能疏于練習。”

    “所以,我打算從明日起,早場中午上課之前,領著學生們跑上一圈。這樣既不耽擱學生們的學業進度,又能鍛煉她們的體質。”

    “請山長首肯!”

    ……

    看著滿臉自信滿腹雄心的廉夫子,顧山長淡淡問道︰“你已經和學生說過了吧!我若不答應,你這個夫子還怎麼下台?”

    廉夫子倒也光棍,挑眉笑道︰“山長豈能不維護我身為夫子的尊嚴體面!”

    這個廉夫子,是料定了她一定會答應。

    顧山長啞然失笑︰“罷了!此次我便應了你,以後若有重要舉措,需得和我商議。不然,休怪我不講情面。”

    廉夫子連連應下。

    廉夫子在蓮池書院時日尚短,不過,僅僅這一年,也足以令她熟悉顧山長的性情為人。

    行事公正,不偏不倚,愛護學生,愛惜夫子,珍惜書院。舉凡是為學生著想為書院著想的提議,顧山長定能欣然接受。

    反之,便是有再多的私利好處,顧山長也不會動容。

    顧山長看著容光煥發愈發顯得明媚的廉夫子,輕聲說道︰“你的雄心壯志,我都清楚。你想振新蓮池書院的射御課程,我也明白。所以,我準了你此次的請求。”

    “只是,你也當謹記,對待所有學生需一視同仁,不得因資質高低有所偏頗。”

    “夫子二字,重逾千斤。你的一言一行,俱會影響到學生。切記不可失之功利,更不可失了夫子的本分。”

    語重心長的警告,如重鼓落在廉夫子的心頭。

    廉夫子心中一凜,正色應道︰“我一定謹記山長教誨!”

    說完正事,少不得要說幾句閑話。

    顧山長神色緩和,隨口笑問︰“听聞去廉家提親者,絡繹不絕。你就不想回廉家一趟?”

    廉夫子目中閃過一絲憎惡,聲音格外冷淡︰“我已立意終身不嫁。便是有再多登門提親的,也與我無關!”

    她桀驁不馴的脾氣早已傳了出去。登門提親的人也越來越少。不過,自去年她被聘為蓮池書院夫子,動了求娶之意的人家又多了起來。

    每次回府,廉家總有人輪番在她耳邊勸說。她不勝其擾,索性住在蓮池書院,不再回去。

    顧山長溫和說道︰“你還年輕,今年只二十歲。此時說終身不嫁,為時過早。若有合適或合了眼緣的,結為夫妻也是幸事。”

    廉夫子脫口而出︰“山長一直獨身未嫁,為何又要勸我成親?”

    話一出口,頓知失言,懊惱不已地低頭道歉︰“對不起!我一時出言無狀,請山長不要放在心上。”

    顧山長不以為意,淡淡一笑︰“正因我一直未嫁,才知這世道女子想獨身一人是何等艱難。”

    這不是僅憑一時沖動熱血便能堅持的事。

    便是撐過最初的幾年,之後漫長孤寂的歲月,也需堅韌的意志和強大的內心才能熬得住。

    廉夫子目中閃過決絕,堅定地說道︰“我能撐得住。”

    顧山長輕嘆一聲,不再多言。

    ……

    “林妹妹,你的臉色為何這般蒼白難看?”

    蓮池書院外,等候了多時的陸遲在見到林微微的剎那,神色驟然一變,不顧儀態地箭步上前。

    陸遲強忍住伸手扶住林微微的沖動,目光急切地落在林微微幾乎沒了血色的俏臉上︰“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誰欺負你了?”

    林微微無力地一笑︰“沒人欺負我。今日下午上了射御課,又跑又練隊列,我累得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多虧謝妹妹和方妹妹扶著我出來。”

    原來是運動過度所致!

    陸遲松了口氣,一顆心落回原位。終于記起了自己身為松竹四公子的翩翩風度,沖謝明曦方若夢笑道︰“多謝你們照顧林妹妹。”

    方若夢顯然從這一聲林妹妹中已會意了什麼,抿唇一笑︰“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謝明曦看著如釋重負的陸遲,暗暗擰眉。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