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雄心(一)

作品:《六宮鳳華

    廉夫子快步進了顧山長的屋子。

    顧山長晚上住在寢室,白日待在此處,處理蓮池書院里的事務。蓮池書院學生共有六十個,夫子有五十個,零零總總的瑣事著實不少。

    顧山長一日到晚,幾乎沒個消停的時候。

    廉夫子來的時候,顧山長正在為兩個丁香學舍的學生調解矛盾。

    兩個十二三歲的少女,不知因何事而起了爭執,各自紅著眼圈,紛紛指責對方。顧山長略一皺眉,緩聲道︰“你們兩人不得再爭吵,將今日發生的事一一道來。”

    廉夫子耐著性子听了片刻,待听明白是怎麼回事,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不就是雞毛蒜皮的口角麼?

    這點小事,竟也敢鬧到顧山長面前!虧得顧山長這般有耐心,將兩個少女各自開解一番,哄得兩人和好如初。

    待兩個少女走了,廉夫子忍不住說道︰“顧山長,你的脾氣也太好了。兩個學生鬧些口角罷了,何必管她們。”

    又撇撇嘴道︰“讓她們去練武場跑幾圈,保管她們沒人敢再鬧騰。”

    顧山長哭笑不得,白了廉夫子一眼︰“我脾氣不好,如何容得你在我面前肆意說話?”

    廉夫子︰“……”

    廉夫子臉孔微紅,連連道歉賠禮︰“我出言莽撞,請山長不要見怪。”

    顧山長不以為意地笑了一笑︰“我隨口說笑,你不必放在心上。”

    ……

    看著笑容溫和的顧山長,廉夫子心中涌起陣陣暖意。

    蓮池書院是俞皇後創立,所需的金銀都出自俞皇後私房。真正撐起蓮池書院的人,卻是顧山長。

    從無到有,再到名揚天下。優秀出眾的夫子,頂尖優良的教導,細致嚴格的管理,無一不令人稱贊。

    而這一切,都浸透著顧山長的心血。

    蓮池書院里的夫子。幾乎都是顧山長親自登門相請。便是廉夫子自己也不例外。

    廉夫子年少武藝超群,善于騎***通兵法。祖父一直最疼愛她這個孫女。臨終前,將親自撰寫的兵書都留給了她。

    因著此事,堂兄堂弟們都對她頗為不滿,時常冷嘲熱諷。

    “你是姑娘家,便是身手再好,再精于兵法,也沒機會領兵上陣。”

    “祖父竟將兵書留給你,真是糊涂。待你長大以後嫁了人,廉家兵書便要成為你的嫁妝,帶到別人家了。”

    “是啊,以後廉家兵書不知要成為誰家的私藏。只沖著這本兵書,你也不愁找不到好人家。大齊將門,怕是會排著隊來求娶。”

    她滿心怒火,面無表情地將出言挑釁的堂兄堂弟們踹翻了一片。在他們憤怒不甘的目光中,冷冷地丟下一番話。

    “我廉姝媛此生不嫁。你們大可以放心,祖父留給我的兵書,永遠都是廉家的。不過,你們這群窩囊廢不配擁有這本兵書。待日後家中有了爭氣的兒郎,我自會傳給他。”

    回了閨房之後,她狠狠痛哭一場。

    哭完之後,她擦了眼淚,之後再未哭過。

    女子又如何?她廉姝媛比他們都優秀出眾!以後,她定要揚名天下,令廉家兒郎望塵莫及羞愧不如!

    ……

    及笄之後,登門求親的將門兒郎頗多。其中不乏優秀出眾的少年。

    父親頗為心動,有意為她結一門好親事。一來她終生有了依靠,二來,也能為廉家添一門得力的姻親。

    原本對她怨懟不滿的堂兄弟們,也爭相來游說她點頭同意。

    “堂妹,楚家如今聲勢正盛,是大齊頂尖將門。你不如應下楚家的親事!”說這話的堂兄,在禁軍馬軍里任職,他口中的楚將軍,正是侍衛馬軍都指揮使。

    “堂妹,我覺得還是王家好。王侍郎在兵部任左侍郎,王侍郎家中的長子也十分出眾。”

    前來相勸的堂兄,在兵部里任職。

    就連家中的叔伯,也厚著臉皮來相勸。

    她一律回絕︰“我不嫁人。誰若逼我,我先拿刀砍了他,再自盡!”

    這等狠話一出,再無人敢多嘴多舌。

    她雖是女子,習武的天賦卻極高,十四歲時便已勝過廉家所有兒郎。便是廉家長輩,也無人是她對手。

    再者,她固執倔強,天生便是一副牛脾氣。誰也不敢冒同歸于盡的風險勸她出嫁。

    親娘早亡,親爹又娶了續弦。她不肯嫁,親爹沒辦法,後娘懶得管。于是,她便一直留在廉家到十九歲,成了京城頗有名氣的老姑娘。

    去年,顧山長親自去了廉家,請她到蓮池書院來做夫子,教導學生射御兩門課程。

    “廉姑娘騎射出眾,善于兵法,身手無人能及。”

    顧山長言語誠懇,盛情相邀︰“若廉姑娘願到蓮池書院來,教導學生們射御兩門課程,正是學以致用,也不至于年華虛度,一身所學也不會被埋沒。”

    她未曾猶豫,立刻便應了下來。

    蓮池書院名動天下,能為蓮池書院的夫子,無疑是一樁榮耀體面又風光的事。廉家上下意見出奇的一致,齊齊點頭。

    她想做的事,何須他們同意?

    呵,一個個自以為是!

    ……

    她懷著一腔熱血,嚴格教導學生,奈何少女天生體弱,耐力體力不佳,肯下苦功練習騎射的少之又少。

    去年書院大比,蓮池書院的射御兩門慘不忍睹,連算學也不及,盡皆墊底。

    她心中羞憤又不甘,在顧山長面前哭了一回。

    顧山長卻笑著安慰她︰“蓮池書院的禮樂書三門都是頂尖,便連松竹書院博裕書院也未能壓過我們一頭。射御一直都是弱項,每年都墊底。”

    “你有雄心壯志是好事,可做什麼事都不能操之過急。”

    “慢慢來,不必心急。”

    她怎麼能不心急?

    她是如此渴切地盼望一展所長!如此渴切地希望回報慧眼識英才的顧山長!如此渴切地想證明女子樣樣不輸男子,便是射御也不例外!

    好在今年的新生資質極佳!

    她的願望,或許今年便能實現!

    “顧山長,”廉夫子的眼眸亮的驚人︰“我有一樁要緊的事和你商議!”

    ……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