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操練

作品:《六宮鳳華

    難得看到從容自信的謝明曦吃癟的樣子,六公主目中飛快地閃過一絲笑意。

    風頭太過會惹人疑心,跑這一圈,自己只用了五分力氣。別說一圈,便是三圈五圈也不在話下。

    廉夫子要求嚴格也是樁好事。以後,自己便能“逐漸”展露過人的體力耐力,射御練得好理所當然。想練武也就順理成章。

    廉夫子冷肅的聲音打斷六公主的遐想︰“今日先練隊列,待到下一次射御課,開始練拉弓。”

    六公主收斂心神,和眾少女一起應是。

    尹瀟瀟大著膽子問道︰“廉夫子,我們什麼時候能學騎馬?”

    廉夫子淡淡瞥了過來︰“待你們練至連跑三圈面不改色時,再練騎馬。”

    尹瀟瀟︰“……”

    眾少女︰“……”

    她們都是嬌弱的縴縴少女,為什麼要吃這等苦頭?以後她們又不必騎馬奔逃或射箭殺敵,隨便練一練不就行了?

    眾少女面上流露的不以為然太過明顯。

    廉夫子的心驟然被刺痛,一股怒氣涌了上來,聲音愈發嚴厲︰“射御乃君子六藝中的兩門課程,和禮樂書數一般無二。”

    “你們既是來了蓮池書院,便得下苦功勤練,每一門課程都要練至最佳。如此,才不會辜負皇後娘娘和顧山長的苦心,更不會愧對自己。”

    “誰若是存了怠懶之心,我絕不輕饒!”

    目光掃過眾少女凜然的臉孔,廉夫子語氣加重︰“偷懶躲滑或不听夫子之言,我自會稟明山長,重重責罰。若還不悔改,便將其逐出蓮池書院!”

    ……廉夫子,算你狠!

    眾少女一起應是。

    廉夫子沉聲吩咐︰“從矮到高站成一列!”

    ……

    一個時辰後。

    被操練得奄奄一息的少女們強打精神,听從號令,向左轉,向右轉,抬腳向前,一起後退數步……

    終于,如天籟般動听的編鐘聲音響起。

    終于熬到散學了!

    眾少女激動得幾乎熱淚盈眶。

    廉夫子冷酷地扯了扯嘴角︰“今日的射御課到此為止。明日早晨,舍長謝明曦集結隊列,到練武場來等我。”

    全身酸軟的謝明曦打起精神應了。

    前世她做了貴妃之後,特意挑了一個會武的宮女到身邊。她的拳腳功夫便是跟著宮女學的。等閑一兩個成年男子也不是她對手,她一直引以為傲,自覺體力耐力遠勝常人。

    今日才知道,當日學的是花拳繡腿,練武時根本沒吃過真正的苦頭。

    這一個下午,過的真是水深火熱。

    反復地集隊,訓練隊列隊形,動作要求整齊劃一,一人錯了,所有人都要重來。不停地抬腿,一個下午過來,雙腿酸痛不已。

    天生體弱的林微微,中途歇了三回,才勉強撐到了最後。此時滿臉萎靡,像被霜打過的茄子,徹底蔫了。

    廉夫子一走,眾少女也顧不得形象體面了,東倒西歪地坐到綠茵茵的草地上,哀嚎聲不絕于耳。

    “累死我了!嗚嗚!”

    “我手軟腿軟,根本沒力氣走路了。”

    “我也是。我的頭發都亂了。”

    “明日還要跑,一想到這個,我恨不得明日告假。”

    牢騷聲訴苦聲不絕于耳。

    尤其是嬌生慣養的盛錦月,今日吃足了苦頭,叫苦不迭,口不擇言,說起廉夫子十分刻薄︰“廉夫子這般嚴苛不近人情,怪不得一直嫁不出去,成了老姑娘……”

    “閉嘴!”

    謝明曦冷聲打斷盛錦月︰“廉夫子用心良苦,要求嚴格也是為了我們好。你背地惡言中傷夫子,是何道理?”

    “尊師重道,所有學生都應遵循。你剛才這幾句話,若傳到山長耳中,這蓮池書院你也別想再待了。”

    ……

    當著眾人的面被謝明曦毫不留情地叱責,盛錦月的臉孔忽紅忽白,難堪又憤怒地回擊︰“謝明曦!你別在這兒裝模作樣了!這半日練習,大家伙個個累得筋疲力盡。我就不信,你心里沒有怨言。”

    謝明曦神色淡淡︰“我確實疲累。不過,你以一己之心,揣度他人,未免太過自以為是。”

    “考進蓮池書院,成為皇後娘娘門生,大齊最優秀出色的夫子們為我們授課。這是何等幸運!”

    “若連這點苦都受不了,何必再來書院。直接回家去,在閨里賞花撲蝶便是。”

    是啊!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能在大齊最頂尖的女子書院就讀,是何等榮幸驕傲。她們怎麼能因這點苦頭就心生怨懟?

    眾少女默默對視一眼,各自相扶著站起身來。

    便連李湘如,也未曾出言幫腔。

    盛錦月忍無可忍,哇地一聲哭了起來︰“謝明曦!你仗著一張利舌,整日欺負我!我這便回去告訴姑母,告訴祖父,告訴父親。”

    一邊哭一邊勉力站起身來往外跑。

    然後,雙腿酸軟,一不小心跌了一跤。盛錦月又疼又覺得丟臉,掙扎著爬起來,跌跌撞撞地繼續跑。

    然後,又摔一跤。

    眾少女︰“……”

    李湘如實在看不下去了,走過去扶起盛錦月,低聲安撫幾句。盛錦月也不知有沒有听進去,甩開李湘如的手,頭也不回地跑了。

    李湘如︰“……”

    好心被當驢肝肺!

    李湘如心里也不痛快,繃著一張俏臉,氣呼呼地走了。

    眾少女面面相覷。

    尹瀟瀟清了清嗓子︰“我們先回寢室換了衣裙再回去吧!”

    這個提議,得到了眾人的響應。各自相扶回了寢室。

    林微微愁眉苦臉地坐在地上,可憐兮兮地說道︰“怎麼辦?我是真的起不來了。”

    謝明曦只得走上前,扶起林微微︰“我扶著你回寢室。”

    方若夢竟也撐著走了過來,扶住林微微另一邊胳膊︰“我也一同扶著你。”

    除了尹瀟瀟三人,就屬方若夢體力最佳。練了半日過來,還有力氣扶著林微微一同向前走。

    六公主慢悠悠地跟在三個少女身後。

    謝明曦回頭瞥了六公主一眼,心里有些意外。

    這半日下來,便是她也滿額汗珠疲累不已。六公主卻面不改色,只額上微微冒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