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射御(三)

作品:《六宮鳳華

    眾少女各自收拾起心里的牢騷抱怨,老老實實地向前跑。

    廉夫子一聲不吭地陪跑。

    腿長之人的優勢畢露無疑。廉夫子跑一步,及得上別人跑兩步。臉不紅氣不喘,目光如電般掠過眾少女因用力漲紅的臉孔,眉頭擰得更緊了些。

    如此體力,能練什麼騎射?

    必須要好生鍛煉才行!

    十二個少女中,也有體力耐力格外出眾的。

    譬如領頭的尹瀟瀟,小半圈跑過來,依舊輕松自若毫不費力,堪稱可造之材。其余的少女,卻已漸漸跟不上尹瀟瀟的步伐,隊形也漸漸散亂。

    廉夫子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瞪著腿軟無力的學生,尤其是中間那個縴弱貌美的少女,一張俏臉蒼白如紙,眼看已經支撐不住了……

    這個少女,當然非林微微莫屬。

    林微微咬牙堅持了半圈,呼吸急促,越跑越慢。額上的汗珠不停滑落,後背已被汗水浸濕。

    還剩半圈路程,看來是如此漫長。她真的能堅持跑完嗎?

    不,她一定要跑完,不能讓同窗們小瞧,不能讓廉夫子失望。

    一只手忽地拉住了她。

    林微微一驚,倏忽轉頭。一張秀美的臉龐映入眼簾︰“林姐姐,我拉著你一起跑。”

    是謝明曦!

    林微微又是感動又是羞愧︰“不用了,你自己跑吧,不用管我。”一個人跑完一圈已經夠累了,再帶著她往前跑,謝明曦哪里受得了?

    謝明曦笑了一笑,用力握緊了林微微的手向前跑。

    有了謝明曦的助力,林微微呼吸頓時順暢了不少,跑起來也輕松了幾分。

    六公主面無表情地緊隨其後,不時瞥謝明曦和林微微交握的手一眼。

    廉夫子很快發現了謝明曦和林微微“攜手同跑”的行徑,凌厲地瞥了一眼過來,卻未說什麼。

    林微微有些不安,急促地低語︰“謝妹妹,你快些放開我。廉夫子已經看到了,心中定然不喜。我不想連累了你。”

    謝明曦卻道︰“跑完再說。快些住口,省點力氣。”

    ……

    一炷香後。

    眾少女跑完了一圈,一個個汗流浹背,滿面潮紅。

    謝明曦前世練過數年武藝,體力耐力上佳,便是“帶著”林微微跑了一圈,此時也不見疲憊,只臉頰微微泛紅。

    尹瀟瀟精神奕奕,半點不見疲累。

    最令人詫異的,是陰郁孤僻的六公主。一圈跑下來,連面色都未變過,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樣。

    廉夫子面上還能穩得住,心里已經樂開了花。

    太好了!

    今年的新生果然是好樣的!

    禮樂書三藝,一直是蓮池書院的長項。弱項則是算射御三門。如今,算學有天賦出眾的學生,射御兩門也出現了好苗子,有望崛起!

    實在是太好了!

    當然了,心里再高興,廉夫子也未流露半分,先沉著臉呵斥︰“只跑一圈,你們便累成這樣。接下來還有何體力練習射御?”

    “這等體力耐力,實在令人失望。”

    少女們被數落得沒臉抬頭。

    唯三的例外,便是謝明曦尹瀟瀟和六公主了。

    廉夫子目光一掃,落在了謝明曦身上︰“謝明曦,你為何要帶同窗一起跑?你可知道,這麼做不是在幫她,而是害了她?她會因為有人相助,生出怠懶之心。你若真心幫助同窗好友,絕不該伸手相助!”

    厲聲疾色的訓斥,猶如驚雷,听得眾人心驚肉跳。

    ……

    林微微蒼白著一張俏臉,正要搶著張口,就听謝明曦平靜應道︰“廉夫子言之有理。只是,林微微自幼體弱,不宜運動過度,否則便易昏厥。”

    “懇請廉夫子對她的要求稍低一些,譬如我們跑一圈,她只跑半圈。以後射御的練習量,也要比我們少一些。不然,她的身體根本無法支撐。”

    廉夫子皺著眉頭,掃了林微微一眼。

    林微微一臉羞愧,低聲道︰“對不起,廉夫子。我確實自幼體弱。平日在家中,便連走路都是慢悠悠的。一旦走得過快,便會疲憊無力。”

    “父親母親原本想讓我退出射御兩門課程,我花了好大力氣才說服他們。”

    “我不想退出,我想和同窗們一起上課。只是,我身體天生不及別人,還請夫子見諒。”

    林微微泛紅的眼眶里,閃出晶瑩的水光,聲音哽咽。

    少女們听在耳中,頓生同情。

    廉夫子沉默片刻,才淡淡道︰“你有向學之心,已值得嘉許。以後射御課上,你盡力而為便是。若承受不住,便休息片刻。”

    廉夫子竟真的答應了!

    林微微激動得手足無措,連連應是。

    謝明曦也舒展眉頭。

    這位廉夫子,確實嚴格。不過,也不是一味嚴厲,頗有通人情之處。是個好夫子。

    ……

    謝明曦張口道︰“廉夫子對我們要求嚴格,皆因對我們期許極高!我們也一定不負夫子厚望,一定好好練習射御。”

    “半年後的書院大比,我們一定會竭盡全力,為蓮池書院一掃前恥!”

    眾少女下意識地齊聲接了一句︰“我們一定不負廉夫子期望!”

    整齊洪亮的聲音響起,便連她們自己也被嚇了一跳。

    剛才那句話,真的是她們說的嗎?

    可是,跑一圈已經這麼累,騎馬練箭,豈不是更累?她們都是嬌生慣養的名門閨秀,哪里吃得了這等苦?

    一定是被謝明曦的一番話蠱惑住了,所以才會不自量力地脫口而出!嗚嗚嗚!她們現在改口還來不來得及?

    很顯然,來不及了!

    面容冷肅的廉夫子,終于綻出了今日的第一個笑容。如陽光透過烏雲,明媚無比。

    直至此刻,眾少女才驚覺,原來廉夫子這般年輕美麗!

    很快,年輕美麗的廉夫子又恢復了令眾少女敬畏的嚴厲臉孔︰“好,為了鍛煉體力,散學後我便去和顧山長商議。以後每日上下午上課之前,都要到練武場來跑一圈。風雨無阻,任何人不得告假!”

    眾少女︰“……”

    謝明曦,都怪你!

    謝明曦︰“……”

    我喊幾句口號鼓舞人心有什麼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