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射御(一)

作品:《六宮鳳華

    “我耳邊直到現在還是咚咚的擊鼓聲。”

    “可不是麼?以後要是一上音律課就這樣,該怎麼辦?我根本沒法子專心練琴。”

    “我的笛聲也被打斷了好多回。”

    “干脆去勸一勸六公主殿下,讓她別練擊鼓了吧!”

    “就是就是。”

    “那誰去?”

    這個問題一出,原本低聲議論的少女們都住了口。

    很顯然,誰也不想去。誰也不願正面開罪六公主。

    顏蓁蓁眼珠骨碌一轉,扯了扯李湘如的衣袖︰“李姐姐,你是舍長,你去和公主殿下說一聲可好?”

    李湘如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我是副舍長,要去也該謝明曦去。”

    這種時候,誰出頭誰就是傻瓜。她才不去!

    “李妹妹言之有理。”盛錦月很樂意坑謝明曦一回,立刻張口贊成︰“身為舍長,本就應該盡心盡責。這等事,就該讓謝明曦出馬!”

    “我這就去和她說。”

    盛錦月主動請纓,誰也不會反對,眾少女一起用“欽佩”的目光送走了雄赳赳氣昂昂的盛錦月。

    然後,壓低了聲音竊竊私語︰“你們猜,這次盛錦月會不會鎩羽而歸?”

    “這問題還用多問多想嗎?肯定的啊!”

    “等著吧!不出片刻,盛錦月就要被氣回來了!”

    ……

    片刻後。

    盛錦月漲紅著臉,怒氣重重地回來了。

    眾少女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顏蓁蓁故作關切地問道︰“如何?謝明曦應下盛姐姐的請求了嗎?”

    盛錦月憤憤不已︰“她哪里會應。還說六公主擊鼓頗有天分,一開始有些刺耳,練上一段時日就會悅耳了。”

    “呸!馬屁精!”

    果然是鎩羽而歸了啊!

    李湘如略略蹙眉,然後輕嘆一聲︰“罷了!我們暫且忍耐一二吧!”

    誰讓人家是公主呢?她們根本惹不起啊!

    若不是趁著六公主一個人去方便,她們哪里敢在這兒嘀咕這些。

    “不說了不說了,來了。”顏蓁蓁急急地低聲提醒。

    眾少女立刻若無其事地各自坐直身子。

    六公主瞥了眾少女一眼,心中有些奇怪。她們湊在一起是在說自己的不是嗎?自己今日表現頗佳,也沒欺負誰啊!

    ……

    一盞茶後,寢室。

    兩人獨處之際,六公主沒那麼陰郁沉悶了,張口問道︰“明曦,你覺得我今日擊鼓如何?是不是頗有天分?”

    謝明曦︰“……”

    謝明曦很快下定決心,將剛才糊弄盛錦月的話再拿出來忽悠一遍,抿唇笑道︰“確實頗有天分。初學擊鼓之人,往往掌握不住節奏和鼓點。殿下進步神速,可見天賦出眾。”

    六公主舒展眉頭,目中露出一絲欣然︰“我也是這麼想的。”

    謝明曦︰“……”

    自信又驕傲的六公主,真可愛!

    算了!就讓她繼續自信驕傲下去吧!反正,沒人敢到六公主面前捅破這層窗戶紙。

    于是,謝明曦微笑應道︰“殿下繼續勤學苦練吧!”

    六公主點點頭,認真說道︰“待我練好擊鼓,便和你合奏十面埋伏。”

    那雙黑的眼眸,綻放著璀璨奪目的光芒,瞬間點亮了陰沉的容顏。

    謝明曦下意識地點頭應了。

    然後,才驚覺自己給自己挖了個大坑。

    萬一六公主當真,以後真要和她合奏怎麼辦?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琴聲要怎麼應和?

    看著六公主目中漾起愉悅的笑意,謝明曦所有的後悔懊惱便不翼而飛。罷了,只要能令六公主開心展顏,合奏就合奏吧!

    “公主殿下休息吧!下午要上射御兩門課程,都頗耗體力。”

    “嗯,你也睡。”

    “好的,一起睡。”

    謝明曦心無旁騖,很快入眠。

    六公主默默品味著“一起睡”,心神蕩漾片刻,才心滿意足地閉上眼楮。

    ……

    午睡過後,眾少女俱都恢復元氣,精神奕奕。

    一身武服的廉夫子出現在眾少女面前。

    身高腿長英姿勃勃的廉夫子,雖不及楊夫子美貌,卻別有一番動人的魅力。眾少女看在眼中,頓覺心神向往。

    尤其是尹瀟瀟,看向廉夫子的眼眸幾乎快放出光來。

    廉夫子目光一掃,落在尹瀟瀟的俏臉上︰“你可是尹大將軍的獨女尹瀟瀟?”

    尹瀟瀟激動不已,立刻挺直胸膛,朗聲應道︰“正是。”

    尹大將軍驍勇善戰,是當朝第一猛將。誰人提起都要豎起大拇指。尹瀟瀟身為尹家唯一的女兒,自然也備受人矚目。尹瀟瀟也頗以父親為傲。

    廉夫子淡淡說道︰“你可知道,尹大將軍曾是我祖父身邊的親兵?”

    尹瀟瀟︰“……”

    眾少女︰“……”

    廉夫子出身將門,祖父廉老將軍當年威名赫赫。可惜,子孫不肖,一輩不如一輩。

    到了廉夫子這一輩,廉家的幾個兒郎都不算出眾。靠著祖輩積攢的軍功,或在御林軍中當職,或是去了兵部,真正能領軍出征的,卻沒一個。

    沒落的廉家漸漸無人提起。尹大將軍的名聲卻越來越響,如今儼然是武將之首。誰還記得尹大將軍曾是廉家先祖身邊不起眼的親兵?

    別說一眾少女,就是尹瀟瀟也不知曉,此時驟然听聞,驚訝不已。

    倒也不是被觸怒冒犯,就是覺得震驚意外。

    尹瀟瀟怔怔地看著廉夫子,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廉夫子目中閃過一絲復雜的情緒,卻不再多言,略略揚聲吩咐︰“書院里備有武服和布靴,舍長統計每個人的尺寸,去領武服,分發至每個人手中。待換上衣物,隨我去練武場騎馬練箭。”

    “以兩炷香時間為限,若延誤時間,一同挨罰!延誤一刻,罰跑練武場一圈。以此類推計算。”

    眾少女︰“……”

    季夫子是外冷內熱,這位廉夫子卻是一副軍中練兵的做派。神色冷然,令人敬畏。

    謝明曦當機立斷,立刻對李湘如說道︰“時間緊急,我們兩人分工,各統計六人的尺寸,領六套衣物來,如此也能節約時間。”

    關鍵時候,什麼較勁爭鋒暫且放一旁,先將眼前應付過去要緊!

    李湘如立刻點頭應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