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天才?

作品:《六宮鳳華

    咚咚!

    咚咚!

    六公主繼續用力擊鼓!

    鼓聲渾厚激昂,十分提神……

    楊夫子退後幾步,深呼吸一口氣,擠出和善親切的笑容︰“公主殿下稍停!”

    六公主停了手中的動作,一臉無辜地看了過來。

    又怎麼了?

    楊夫子斟酌片刻,竭力委婉地提醒︰“初學擊鼓,力道要適中。否則,半日下來,定會胳膊酸痛。再者,所有人都在此練習音律,鼓聲過響,對他人也有影響。”

    就差沒直接說是噪音了。

    謝明曦暗暗失笑,又擔心六公主臉皮薄受不住,關切地看了過去。

    事實證明,她實在小覷了六公主的臉皮厚度。

    就見六公主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夫子提醒的是。”然後,拿起鼓杵再擊打鼓面,聲音已小了許多。

    咚咚!咚咚!

    總算沒那麼刺耳了。不過,其余少女在如此鼓聲的“影響”下,想專心練習音律,顯然不是易事。

    楊夫子微微抽了抽嘴角,心里暗自後悔。

    早知如此,她剛才真不該將話說得太滿。直接說自己不擅擊鼓,改做撫琴吹簫之類的樂器不也挺好麼?

    六公主擊鼓擊出了樂趣,從咚咚的節奏,變為咚咚咚,再變為咚咚咚咚。很快變換自如,堪稱“擊鼓天才”。

    眾少女︰“……”

    ……

    音律課結束後,一臉頹然的楊夫子去見顧山長。

    顧山長正提筆蘸墨,听到腳步聲抬起頭來,然後失笑不已︰“怎麼了?你為何這般頹唐不振?莫非是新生們太過淘氣?還是沒有天賦出眾的學生?”

    素來自信昂揚的楊夫子,長嘆一聲︰“今年的新生們資質上佳,更勝往年。尤其是謝明曦和李湘如,天賦之高,令人驚嘆。假以時日,琴藝必能大成,驚艷眾人。還有一個方若夢,也極有潛質。”

    顧山長放下筆,笑著問道︰“既是如此,你還這副長吁短嘆的樣子做什麼?”

    “是六公主。”

    楊夫子苦著臉,將六公主在音律課上的表現一一道來︰“……鼓聲一響,猶如噪音穿耳。學生們或多或少都受了影響,時常分神。便是我,听著也覺得頭痛。”

    又是六公主!

    顧山長不知該氣還是該笑︰“這個六公主,算學棋藝堪稱天才,四書五經和音律卻是一竅不通。真不知該如何形容她了。”

    “可不是麼?”楊夫子一肚子苦水︰“偏偏她身份矜貴,性情又孤僻古怪,我這個做夫子的,也不便數落呵斥。”

    所以說,做夫子的最頭痛的就是這類“免試就讀”的學生了。

    便是李老的孫女李湘如,在海棠學舍里也只是一個普通學生。夫子們無需顧慮重重,該怎麼教導就怎麼教導。

    對著六公主,卻要諸多顧慮。

    顧山長略略皺眉,正要說什麼,忽地想起俞皇後略有些無奈的臉孔,心中暗暗嘆了一聲。到了嘴邊的話又改了︰“她既是對擊鼓感興趣,你便好好教導她。待過些時日,再看她表現如何。”

    相信過上一段時日,六公主便能清楚自己在擊鼓上並無天分,知難而退,改學別的樂器了。

    楊夫子听出顧山長的話中之意,點點頭應了下來。

    ……

    說完了學生,顧山長又低聲說道︰“你也有些日子沒去江家看望凝雪了吧!”

    楊夫子病逝的夫婿姓江,女兒叫做江凝雪。

    五年前,夫婿死後,楊夫子應顧山長所請,到了蓮池書院做夫子。本想帶著女兒一同到蓮池書院,奈何江家不肯點頭,硬是將江凝雪留下。

    楊夫子無奈之下,忍痛將女兒留在江家,每隔五日便回江家探望一回。

    提起江家,楊夫子滿目痛苦無奈︰“江家人時常在凝雪面前說我的不是。這一兩年來,凝雪已不大肯見我了。”

    楊夫子離開江家時,江凝雪只有九歲。九歲的女童,正是半大不小對什麼事都一知半解的年紀。便是心中再念著親娘,也禁不住江家人整日在耳邊說親娘的不是。

    什麼“不肯在江家為夫婿守節竟跑去書院拋頭露面”,什麼“根本捺不住寂寞在書院里早已和男夫子勾搭上了”,還有“你娘根本不是真心疼你遲早要改嫁”,諸如此類,用心十分惡毒。

    江凝雪對親娘也漸漸生出了怨懟仇恨,隨著年歲漸長,再不願和楊夫子親近。

    顧山長看著傷心難過的楊夫子,心里沉甸甸的,頗不是滋味。

    半晌,才嘆道︰“早知如此,當年我真不該勸你到蓮池書院來做夫子。”

    誰又能想到,江家人竟如此刻薄惡毒?

    楊夫子在蓮池書院里做夫子,束頗為豐厚。每個月除了留下生活所需,其余大半盡數送回江家。

    江家人猶不知足,恨不得割肉吸血。牢牢將江凝雪扣在江家,自不用愁楊夫子翻臉。

    江家人心安理得地用著楊夫子辛苦賺來的束,還到處編排,說楊夫子的不是。將楊夫子說成了水性楊花的浪蕩婦人。

    顧山長曾數次要為楊夫子出了這口惡氣,都被楊夫子攔了下來。

    女兒還在江家,若真撕破了臉,江家還不知要怎麼苛待女兒。至于她,一個死了丈夫的寡婦,便是受些委屈閑氣,也只得默默咽下。

    想及這些,楊夫子微微紅了眼圈,低聲道︰“山長待我有知遇之恩,到蓮池書院里做夫子,更是我一生之幸。”

    “我得以跳出江家,得以恢復自由身。我用自己賺來的束養活自己和女兒,堂堂正正立于世間。這份尊嚴和驕傲,于我而言,比什麼都重要。”

    “山長張口自責,才真令我汗顏羞愧,無地自容。請山長萬萬不可這麼說。”

    楊夫子深呼吸口氣,抬起頭來,目光已恢復清明,聲音堅定︰“清者自清,別人怎麼說,都與我無關。我清清白白,從未和任何男子生過私情。也從無改嫁的打算。”

    “凝雪還小,不懂我的苦心,對我生了誤解。我也不怪她。”

    “以後,待她長大了,自會以我為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