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擊鼓

作品:《六宮鳳華

    “當然可以。”

    楊夫子笑了一笑,然後收斂笑意,正色說道︰“其余學生,也不必覺得心中不甘。綠綺是何等珍貴難得的古琴,若無相匹配的琴藝,如何有資格踫觸綠綺?”

    “不止是綠綺,這里的所有的樂器俱是皇後娘娘精心收藏的珍品。因你們考進蓮池書院,成了皇後娘娘門生,才有資格進這間樂室。”

    “君子六藝,禮樂射御書數,樂排在了第二位。因為音律能陶冶情操,開闊心胸,令人身心愉悅,令人體會到生命的美好。”

    “希望爾等戒驕戒躁,沉下心來學習音律。我這個夫子,也一定竭盡全力,傾囊相授,不負夫子之名。”

    一席話,听得眾少女心潮澎湃,齊聲應是。

    盛錦月也對楊夫子心悅誠服,心中的些許怨懟不翼而飛。

    六公主也暗暗點頭。

    蓮池書院名動天下,確實名不虛傳。

    俞皇後滿腹經綸,精通六藝。顧山長剛正不阿,才學滿腹。接觸到的幾位夫子也各有各的風采……

    當然了,那個上課枯燥無味讓人一听就昏昏欲睡的董翰林除外。那種古板的人,根本不適合做蓮池書院的夫子。

    ……

    上午時間已過半。

    楊夫子又一一詢問眾少女擅長的樂器,然後命各人自行挑選樂器練習。

    最後,便只剩一直未出聲的六公主了。

    楊夫子也有些頭痛。

    在董翰林課上一睡就是半日,在季夫子的算學課上大放光彩,俞皇後授課時一知半解,棋藝課上運子如飛獨佔鰲頭……

    這位六公主,到底是天才還是蠢才?

    楊夫子定定神,走上前來,溫和地笑問︰“殿下可有擅長或是想學的樂器?”

    六公主面無表情,伸手指向半人高的鼓。

    楊夫子︰“……”

    楊夫子被口水嗆到了,連著咳了幾聲。

    六公主張口問道︰“不行嗎?”

    楊夫子終于順利將口水咽下,清了清嗓子應道︰“當然行。”

    楊夫子該不是不會擊鼓吧!六公主默默地看了楊夫子一眼。

    在看到六公主懷疑的目光後,楊夫子頓覺受辱,傲然張口︰“莫非你疑心我不擅擊鼓,不配為夫子?”

    “我自四歲起學音律,迄今已有二十六年。這里所有的樂器,我無一不精通。公主殿下想學擊鼓,我定會讓公主殿下如願以償!”

    一番鏗鏘有力的話語,在樂室里回蕩。

    然後,少女們悄聲議論起來。

    “楊夫子看著只有二十余歲的模樣,原來已經三旬了啊!”

    “是啊,完全看不出來呢!楊夫子保養得真好!”

    “天生麗質難自棄!我看,蓮池書院里就屬楊夫子最美貌了。”

    楊夫子︰“……”

    這些丫頭!看她脾氣好,竟敢當著她的面議論她的年輕美貌!

    楊夫子心中竊喜,卻故意板起臉孔︰“不得竊竊私語!更不得枉議夫子的年齡相貌!”

    眾少女不敢再隨意嬉笑,一起斂容應了。

    楊夫子繼續教導眾少女︰“一個人的容貌美丑,皆是從娘胎帶來,上天注定,後天無可更改。世人皆好美色,也令女子越來越重視自己的容貌。”

    “當然,不是說不應該重視。好的相貌,確實令人看著順心舒暢。不過,一個人生得再美,看得久了便習以為常。再美的容貌,也有衰敗之日。擁有過人的才學胸襟,卻能令人終生受益。”

    “你們最小的只有十歲,最大的也不過十三歲。切記珍惜在蓮池書院里讀書的機會。認真讀書,學習六藝。如此,便是雞皮鶴發之際,也依然美麗。”

    這一番話,出自美貌動人的楊夫子之口,分外令人震撼。

    謝明曦心潮澎湃,忍不住鼓掌。

    啪啪啪!

    身邊竟也響起了鼓掌聲。

    謝明曦下意識地轉頭,卻見六公主也在認真鼓掌。繃著俏臉鼓掌的樣子,分外可愛。六公主似察覺到謝明曦的目光,飛快轉過頭來,沖謝明曦眨眨眼。

    謝明曦露出會心的笑意。

    ……

    很快,眾少女各自挑選了自己的喜歡或擅長的樂器。

    眾少女皆有良好的基礎,楊夫子巡視一圈,略作指點。到了謝明曦身邊,索性什麼也不說了,只道︰“綠綺音色絕妙,你可多練習一些曲目。”

    謝明曦笑著應是。

    李湘如方若夢也各挑了一張琴在練習。楊夫子說的沒錯,這里所有的樂器都是上品。她們手中的琴雖不及綠綺,卻都勝過自己家中慣用的琴。

    尤其是方若夢,往日在方家用的是最普通的琴。今日用的是上好的古琴,心中十分歡喜。小心翼翼地撥弄琴弦。

    楊夫子啞然失笑︰“不必這般謹慎。便是琴弦壞了,也不要緊,換一根就是了。”

    方若夢這才放了心,手指的動作頓時流暢多了。

    楊夫子看在眼中,心里暗暗點頭。

    謝明曦已深悉撫琴的最高境界,琴音的感染力極強。李湘如亦是操琴高手,稍加指點,他日便能大放光彩。

    眼前的方若夢,論指法其實不及她們兩個。可見往日並無名師指點。能練至這等地步,全憑天賦和勤奮。亦是可造之材啊!

    楊夫子好生表揚了方若夢一通,又細細地指點了指法。

    方若夢似打了雞血一般,滿臉振奮,練得極其認真。

    楊夫子又走到了尹瀟瀟身後。

    尹瀟瀟選的是長笛。雖然她不善音律,氣息卻悠長,練長笛倒是相宜。楊夫子听了一會兒,指點了一番。

    最後,楊夫子來到了六公主身旁。

    六公主站在半人高的鼓前,雙手各執一根鼓杵,卻遲遲未落在鼓上。

    楊夫子耐心地指點︰“擊鼓最重氣勢,也重節奏。公主殿下往日沒練習過擊鼓,今日且不必心急,先練節奏。”

    六公主點點頭,表示自己听懂了。

    楊夫子滿目鼓勵︰“咚咚!咚咚!殿下先試一試這個節奏如何?”

    六公主再次點頭,鼓杵重重落在鼓面。

    咚咚!咚咚!

    震耳欲聾!

    猝不及防差點被震得耳聾的楊夫子︰“……”

    被驟然響起的鼓聲打斷的眾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