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綠綺(二)

作品:《六宮鳳華

    琴為樂器之首。

    眾少女俱是從幼時起學音律,俱學過琴藝。只是水平不一罷了。

    便連音律平平的尹瀟瀟,坐在綠綺前,也能流暢地撫出一曲。

    方若夢排在了倒數第二個,一出手,便令人驚艷。一曲漢宮秋月,熟稔流暢,悅耳之極。可見在琴藝上下過苦功。

    自負琴藝無雙的李湘如,緊緊地盯著方若夢,心中冒出兩個字。

    勁敵!

    便連謝明曦,也對方若夢刮目相看。

    方若夢平日總有些拘謹局促,話語也不多。沒想到,琴藝這般高超。由此也可見,方若夢委實天賦出眾。只是因庶出之故,在方家內宅處處被壓制,聲名不顯罷了。

    楊夫子目中閃過喜色。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已撫過琴的十個少女,資質都是上佳。尤其是李湘如和方若夢,更為其中翹楚。

    身為夫子,誰能不偏愛天賦出眾的學生?

    六公主不願當眾撫琴,那麼,便只剩下新生頭名謝明曦了。不知這個謝明曦,在音律上造詣又是如何?

    楊夫子滿心期待,李湘如也在心中暗暗揣度。謝明曦四書五經算學棋藝都已勝過自己,琴藝總該不及自己了吧!

    ……

    方若夢撫完一曲後,在眾人欽佩贊許的目光中,俏臉紅撲撲地起身回位。

    往日她和嫡出的姐妹一起練琴,為了不惹人嫉恨,故意裝得笨拙彈錯琴音。直至今日,才得以一展所長。

    積壓了多年的悶氣和委屈,在這一刻消散殆盡。

    胸膛中有一股激越的情緒來回激蕩。

    方若夢下意識地搜尋著同窗們的目光,有羨慕有嫉妒有不甘有冷淡。唯有謝明曦,在微笑地看著她,目中滿是欣賞和鼓勵。

    方若夢,相信自己,你比誰都出眾!

    方若夢鼻子微微一酸,沖謝明曦回了個粲然的笑容。

    六公主悶悶地瞥了謝明曦一眼。

    一會兒看這個一會兒看那個,自己就在她身側,也沒見她多看幾眼。

    “謝明曦,”楊夫子點了名“輪到你了。”

    眾少女一起看向謝明曦。

    謝明曦從容應下,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了名琴綠綺前坐下,雙手輕按琴弦。

    這一刻,李湘如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謝明曦琴藝到底如何?該不會也如算學棋藝一般出眾吧!不可能!一個人怎麼可能樣樣都擅長?一定不可能!

    她的琴藝一定平平,遠不及自己!

    琴音一響,李湘如心都沉了下去,痛苦又絕望地閉上眼。

    ……

    十面埋伏!

    謝明曦彈奏的,赫然是十大名曲之一的十面埋伏。這首琴曲,因曲速極快琴音變換頗多聞名。極其考驗彈琴者的操琴之技。

    謝明曦竟選了這麼難的一首琴曲,琴藝如何,可想而知!

    風雨驟來,竹葉颯颯,風聲雨聲交織中,無數利箭被搭上了弓弦,潛藏著無限殺機。一個身影驟然出現,利箭嗖嗖,劃破長空。

    幕後主謀陰險地扯起嘴角,露出猙獰的微笑。等待著鮮血飛濺的一刻。

    然而,風雨中的縴弱身影,卻出乎尋常的靈活。手執長劍,將飛來的箭雨全部擋在身外。嗖嗖嗖!第二輪利箭又至。

    身影驟然飛躍而起,躲過所有利箭,然後閃身飛躍。將手中寶劍飛擲而出。

    亮光一閃,幕後主謀嘴角的笑容尚未展開,便已被飛來的利劍刺中胸膛。

    鮮血自胸膛飛濺而出!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主謀身亡,埋伏在暗處的刺客心神震動,竟四散而逃。

    飛躍而起的身影,在風雨中漸漸明晰,傲然一笑,迅疾取下背上長弓。箭不虛發!將刺客一一屠戮于箭下。

    ……

    錚錚琴音,慷慨激昂,令人血脈噴張,激越難捺!

    楊夫子的眼眸越來越亮!

    琴曲已結束,琴音卻繞梁不絕,在眾人耳邊和心頭回響。

    “好!好!好!”楊夫子激動不已,一連道了三聲好“好一曲十面埋伏!彈得好!實在是太好了!”

    “我在蓮池書院幾年,教導過許多學生。有如此天賦的,尚是第一人!好!太好了!”

    楊夫子太過激動,夸贊的話語竟十分貧乏,來來去去都是一個好字。

    一眾少女,面色各異。

    有敬佩,如林微微尹瀟瀟。有羨慕,如方若夢等人。有嫉恨不已的,自然是李湘如盛錦月等人。

    還有一個目中閃著驕傲光芒的,是六公主。

    林微微默默看了六公主一眼,心里腹誹不已。謝明曦琴藝高妙,和六公主有什麼關系啊!

    六公主驕傲個什麼勁?

    六公主似察覺到林微微的注目,瞥了一眼過來。

    就驕傲怎麼了?

    兩人對視短短剎那,然後各自面無表情地移開目光,心里不約而同地輕哼一聲。

    謝明曦借著琴音一抒胸中之志,只覺暢快淋灕,素來冷靜的眼眸,此時也閃出了熠熠的光芒“多謝夫子夸贊。”

    楊夫子眉飛色舞,滿面含笑,竟主動握住謝明曦的手“你琴藝如此出眾,以後的音律課,這把綠綺,便留給你練琴之用。”

    李湘如“……”

    憑什麼!

    憑什麼綠綺就歸謝明曦了!

    憑什麼啊啊啊啊!

    李湘如一口老血憋在嗓子眼,幾乎噴涌而出。

    盛錦月已按捺不住,搶先一步張口抗議“楊夫子,這也太不公平了。如此名琴,應該給我們輪流練琴使用才對。怎麼能只給謝明曦一個人?不公平!”

    楊夫子看著滿臉不忿不平的盛錦月,和顏悅色地解釋“這張綠綺,只有天資格外出眾的學生才可以練習使用。從未給學生輪流使用過。”

    盛錦月“……”

    好扎心!

    太扎心了啊啊啊啊!

    李湘如實在不甘就此退讓,咬咬牙鼓起勇氣張口道“楊夫子,我可否借用這張綠綺練琴?”

    楊夫子對精擅琴藝的李湘如倒是客氣許多“當然可以。”

    李湘如精神一振,連連道謝。

    楊夫子又笑著看向方若夢“方若夢,你也一並用綠綺練琴。”

    方若夢受寵若驚,連說話都不利索了“我、我真的可以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