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綠綺(一)

作品:《六宮鳳華

    棋藝課有專門的棋室,音律課,自也有專門的樂室。

    樂室里,擺放著各式各樣的樂器。諸如古琴簫笛琵琶編鐘等等,應有盡有。而且,件件樂器都是珍品。

    眾少女一踏進樂室,便被震住了。

    她們在家中都曾學過音律。只是,最多學一至兩樣。何曾見過如此多的樂器?

    李湘如眼中閃出前所未有的光彩,目光緊緊地落在一張古琴上。

    這張古琴通體烏黑,琴身隱隱泛著綠,猶如綠色的藤蔓纏繞于古木之上。在喜愛古琴的人眼中,這張古琴價值千金。

    顯然,識貨的絕不止李湘如一人。

    “綠綺!”林微微眼楮一亮,脫口而出“這竟是被譽為四大名琴之一的綠綺!”

    林微微激動之余,反射性地抓住謝明曦的手“謝妹妹,快看,竟然是綠綺!沒想到,這張名琴竟在蓮池書院里。”

    謝明曦也露出訝然歡喜的樣子來“是啊,真沒想到。”

    其余少女們,也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動欣喜,一陣騷動。

    唯有六公主,繼續面無表情。

    綠綺?

    這是什麼?

    ……

    “號鐘繞梁綠綺焦尾,並列四大名琴。是漢朝文人司馬相如曾用過的琴。司馬湘如琴藝精湛,綠綺音色絕妙,正是相得益彰。”

    楊夫子的聲音如琴聲般悠揚,十分悅耳,不疾不徐地傳入眾人耳中“其余三張古琴俱被愛秦之人收藏,極少顯露于人前。”

    “綠綺是皇後娘娘年少時所得,是娘娘私藏。”

    “皇後娘娘創設蓮池書院,你們眼前所見的樂器,俱出自娘娘私庫。望爾等珍惜感恩娘娘的心意,絕不可隨意損壞。”

    眾少女斂容應是,一邊忍不住,依然頻頻看向綠綺。

    楊夫子見此情形,非但不惱,反而笑了起來“當年我初次見到這張琴的時候,也如你們一般激動雀躍。”

    “今日是第一次音律課。我便破例一回,讓你們每人撫上一曲。”

    此言一出,眾少女再也按捺不住,小聲歡呼一聲。

    楊夫子笑吟吟地看著激動振奮的學生們“好了,你們自行商議順序,誰先來?”

    當然應該是舍長先來。

    眾少女刷地看向謝明曦。

    李湘如生平第一次低頭相求“謝妹妹,讓我先撫上一曲可好?”

    她實在太喜歡這張綠綺了!她一定要第一個撫琴!哪怕是為此向謝明曦低頭示弱,她也心甘情願。

    謝明曦輕笑一聲“李姐姐善于琴藝,第一個撫琴,也是理所當然。”

    李湘如“……”

    已做好被刁難準備的李湘如,顯然沒料到謝明曦這般輕易地退讓,楞了一愣,才反應過來“多謝。”

    謝明曦目光掠過躍躍欲試的眾少女,笑著建議“善于撫琴的排在前面,不善撫琴的排在後面,如何?”

    這個提議十分合理。

    善于琴藝的都是自幼時起練琴,對名琴綠綺的向往喜愛也更勝旁人。譬如李湘如盛錦月等人。

    至于擅長簫笛等其他樂器的少女,對綠綺的好奇多過喜愛,往後排一排也無妨。

    在謝明曦的提議下,眾少女很快排出了順序。

    唯有六公主,至始至終一言未發。

    謝明曦略一思忖,便猜出了幾分,含笑相詢“公主殿下可願當眾撫琴?”

    果然,六公主果斷地搖了搖頭。

    想想也是難免。不喜當眾說話的人,又怎麼會喜歡當眾撫琴?

    六公主既不願意,也無人勉強。便連楊夫子也主動笑道“公主殿下既不願撫琴,便隨殿下心意。”

    比起古板的董翰林嚴肅的季夫子,笑顏如花的楊夫子就善解人意多了。

    六公主心里略略一松,沖楊夫子略一點頭“多謝夫子體恤。”

    喲!不愛說話的六公主今日主動張口了!

    楊夫子心里自得又快意。

    散學之後,定要去季夫子面前炫耀一番……

    不對,應該先去董翰林面前才是。滿口之乎者也,半點趣味都無。怪不得公主殿下會在課上睡著。還是她的音律課最受學生歡迎啊!

    ……

    李湘如琴藝高妙,眾人皆知。今日撫著向往已久的名琴綠綺,李湘如全神貫注,發揮出了比平日更佳的水平。

    楊夫子滿目贊許。

    眾少女听得心醉神迷。

    一曲結束後,眾少女一起鼓掌道好。李湘如臉頰一片愉悅的潮紅,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起身。

    盛錦月迫不及待地走了過去。她在琴藝上也下過數年苦功,雖不及李湘如天賦出眾,琴藝也頗佳。

    綠綺被譽為四大名琴,確有獨到之處。琴音淙淙,十分悅耳。

    六公主卻有些心不在焉,瞟了神色平靜的謝明曦一眼。

    謝明曦似有所察,迅速轉過頭來,和六公主對視片刻。然後輕聲問道“殿下不喜撫琴?”

    六公主點了點頭。

    謝明曦神色未變,心里卻悄然浮起一絲疑慮。

    前世的六公主,最喜撫琴。只是,六公主確實不喜在人前展露琴藝。知道此事的人,少之又少。她也是偶爾听六公主提及才知曉。

    六公主曾在竹林里撫琴一回,琴藝之高妙,猶勝李湘如。她聆听過後,印象深刻,久久難忘。

    為何現在的六公主,竟變得不喜撫琴?

    似有一團迷霧,遮住了六公主的真實臉孔,令她難以窺破。

    “既然不喜歡,便選別的樂器。”謝明曦不動聲色地將心頭疑惑按捺下去,湊到六公主耳邊,低聲說道“殿下喜歡什麼樂器?”

    靠得太近了,少女清甜的體香鑽入鼻息,口中呼出的氣息,吹拂在敏感的耳際。

    六公主身子微不可見地顫栗了一下,好在臉上繃得住,沒露半分破綻。

    要選什麼樂器?

    六公主目光掃了一圈,最後落在半人高的鼓上。

    就是它了!

    謝明曦也隨之看了過去,不由得失笑“殿下竟喜歡擊鼓麼?”

    鼓多用于軍中。練鼓之人並不多見。女子練鼓的,更是少之又少。怎麼也沒料到,六公主竟選了這麼一樣特別的樂器!

    六公主卻似很中意這面鼓,嘴角微微揚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