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疑心

作品:《六宮鳳華

    謝明曦和林微微有說有笑地進了海棠學舍。

    此時,同窗已來了大半。

    尹瀟瀟正興奮地說著什麼,一抬頭,見了她們兩人,立刻揚聲招呼“謝妹妹,林姐姐,你們怎麼又一起來了?”

    謝明曦還沒吭聲,林微微已經搶先笑道“以後我每日都和謝妹妹一同來去。”

    尹瀟瀟羨慕不已“真的麼?結伴同行,既熱鬧又有趣。”

    蕭語 立刻笑道“想結伴同行還不簡單。我們兩家隔的也不算遠。以後你就在家中等著我去接你,一同來書院如何?”

    尹瀟瀟想也不想地笑著應了。

    謝明曦抿唇,揚了揚唇角。

    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斗,有同黨敵對。一群半大少女,也未能例外。開學才短短三日,十二人已悄然分作兩派。這兩派中,又有幾對關系親密的好友。

    譬如李湘如和盛錦月。

    譬如尹瀟瀟和蕭語 。

    譬如她和林微微……至于六公主,身份地位特殊,便是她有意親近示好,也遠沒到交心的地步。

    而且,六公主的些許異樣,也令她心中生出了微妙的警惕。

    當年她和六公主雖是好友,來往卻不頻繁。每次相處,大多安靜相對,說話少之又少。六公主離世那一年,她還是個十三歲的少女。

    數十年之前的記憶,本就容易有偏差。更何況,她所看到所認定的,也未必是真實。

    從今日開始,她也該拋開前世的記憶,重新認識六公主了。

    ……

    想曹操,曹操就到。

    六公主悄然邁步而入。

    六公主不喜說話,性情又陰郁,每次都是悄無聲息地出現。可說來也奇怪,每次她一出現,謝明曦總會在第一時間察覺。

    很快,眾少女也都看到了六公主。

    同窗之間,互相寒暄招呼是禮數。不過,對著陰郁冷漠的六公主,有勇氣主動招呼的實在不多。

    盛錦月仗著自己是六公主的堂姐,率先笑道“公主殿下今日來的倒是早。”

    六公主面無表情,毫無反應。

    盛錦月“……”

    算了,也沒什麼可尷尬的。反正六公主一直都是這副死了親爹……啊呸呸呸!是快死了親娘的模樣才對。

    盛錦月竭力掩飾自己的尷尬,轉頭對李湘如低聲道“公主殿下總是這般不喜說話。”

    李湘如點點頭。

    就在此刻,謝明曦也主動張了口“公主殿下早!”

    六公主簡短地應道“早!”

    盛錦月“……”

    眾少女齊刷刷地看向盛錦月。

    盛錦月羞惱不已,一張臉氣得通紅。恨恨地在心里又記了謝明曦一筆。

    都是謝明曦愛出風頭,故意在她說話之後和六公主打招呼,有意令她難堪!

    ……

    盛錦月在想什麼,謝明曦自然不在意。她的目光落在六公主的臉上,似第一次見到六公主一般,認真又仔細地打量了一回。

    相貌和前世一模一樣,還是那麼美麗。

    言談舉止,也和前世無異。

    便連眼底的陰郁,也全然相同。

    到底是哪里不一樣了?

    六公主敏銳地察覺到謝明曦探詢的目光,心中暗暗一凜。這一個多月來,自己處處謹慎小心,便連梅妃也未察覺到“六公主”和以前有什麼不同。

    這個謝明曦,為何對自己生出疑心?

    自己哪兒露了馬腳?

    六公主心念電轉,面上絲毫不露,很快入座。

    林微微不甘被撇在一旁,很快張口喊了謝明曦“謝妹妹,你可知今日上午上的是什麼課程?”

    謝明曦定定神笑道“今日上午是音律課,由楊夫子來授課。下午則是射御兩門課程。由廉夫子授課。”

    音律課也就罷了,眾少女或多或少都學過。李湘如更是其中翹楚,琴藝出眾。射御兩門課程,對少女們來說卻十分新鮮。

    “我長這麼大,還從沒騎過馬,更別提射箭了。”方若夢皺眉發愁“今日上課,我定是要出丑了。”

    和她一同發愁的,還有林微微。

    “我自小體弱,騎馬射箭都未學過。便是走得多了,身子都吃不消。”林微微怏怏不樂“母親今早還叮囑過我,說是射御兩門課程我主動退出,不上也罷。”

    不上課怎麼可能?

    來的第一日,顧山長便說過,每個月都有考核,六藝樣樣皆要過關才行。

    謝明曦略一皺眉“想退出課程,怕是不易。不過,得和廉夫子說一聲你的身體情形。吃不消的時候,便休息片刻。”

    也只能如此了。

    林微微一臉苦逼地點頭。

    唯一高興的,便是尹瀟瀟了。

    “我特意將穿慣的武服帶了來,”尹瀟瀟眉飛色舞地笑道“不知能不能自備弓箭。我爹特意為我定制了上好的弓箭,比男子用的小了兩號。我用的十分順手。”

    “還有,我府中有一匹好馬。也是我爹特意命人尋來給我的。比尋常的馬匹矮了一截,耐力腳程極佳。”

    眾少女一起用羨慕的眼光看了過去。

    在棋藝課上墊底的尹瀟瀟,此時終于找到了久違的自信和驕傲,笑容燦爛奪目。

    “楊夫子來了,快別說話了。”蕭語 扯了扯尹瀟瀟的衣袖,小聲提醒。

    尹瀟瀟“……”

    好吧!暫且忍一忍,等到下午上課的時候再出風頭也不遲。

    ……

    蓮池書院里有三十余名女夫子,這些女夫子大多出身名門。

    譬如其貌不揚的季夫子,其父曾是戶部侍郎。如今的夫婿,又做了戶部郎中。

    再譬如廉夫子,出身將門,其先祖曾追隨高祖皇帝打下大齊江山。如今廉家沒落了,也無人敢小覷。

    楊夫子卻是例外。

    她的父親是宮中樂師。楊夫子耳濡目染,自少時便展露出了驚人的天分。擅琴擅簫擅笛擅鼓……

    只要是樂器,沒有她不擅長的。

    除了音律之外,楊夫子在詩書上也極有造詣。只是,蓮池書院里不缺教導四書五經的夫子,不然,楊夫子亦能勝任。

    膚白貌美身段窈窕的楊夫子,走路時腰肢款款,風情萬千,沖著眾少女一笑“你們隨我去樂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