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厭惡(二)

作品:《六宮鳳華

    手搖紙扇一派濁世佳公子風範的李默翩然而來。

    緊隨在李默身後的,正是李湘如。

    松竹四公子,除了四皇子之外,竟齊聚蓮池書院門外。

    乘坐馬車前來書院的少女們,悄悄掀起車簾張望,一個個面頰通紅心頭小鹿亂撞。

    說起來,這三個少年,確實都生的好皮囊。盛渲溫文俊美,陸遲劍眉朗目,李默意態風流,一笑起來滿眼桃花。

    可惜,這三人,和謝明曦或多或少俱有仇怨。

    謝明曦見了他們三個,只覺厭惡。

    “反正順路,以後我每日便送妹妹來書院。”盛渲含笑說道︰“李兄也打算每日送令妹來書院嗎?”

    李默挑眉一笑︰“正是。”

    然後,兩人一同看向陸遲,目中露出戲謔之意。

    他們送的是親妹妹。陸遲送的可是“情妹妹”。

    陸遲臉孔微紅,故作鎮定地說道︰“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去松竹書院了。”

    李默促狹地笑道︰“你不和林小姐道個別嗎?”

    陸遲瞪了李默一眼。

    拿他打趣幾句無妨,林微微是姑娘家,臉皮薄,豈能隨意說笑?

    李默悶笑一聲,摸了摸鼻子,目光一掃,落在謝明曦秀美的臉龐上。

    連著兩日,李湘如回府都悄悄哭了一場。他張口相詢,高傲好強的妹妹卻不肯說。想來,和眼前的謝明曦脫不了關系!

    護妹成性的李默,看謝明曦自然不太順眼,故意說道︰“謝三小姐為何一直不說話?莫非是不屑和我等寒暄?”

    便是考中頭名,也改變不了她的謝家庶女出身。有何資格“不屑”和盛渲李默等人寒暄?

    半開玩笑的話語中,滿滿的都是惡意!

    謝明曦神色淡淡︰“李公子言重了。不屑二字談不上,只是話不投機罷了。”

    李默︰“……”

    李默被噎得一口氣卡在嗓子眼。

    ……

    謝明曦卻未再多看他一眼,扯著林微微的衣袖笑道︰“林姐姐,我們進書院去。”

    林微微對言語肆意的李默也生出怒意,點點頭,和謝明曦一起進了書院。因為遷怒之故,甚至沒和陸遲說話。

    陸遲︰“……”

    陸遲目送林微微窈窕的身影遠去,直至消失不見。然後,轉頭瞪了李默一眼,目中滿是不善。

    李默一臉無辜︰“你瞪我做什麼?我就是隨口開個玩笑罷了。誰知道她們就惱上了!嘖嘖,姑娘家就是麻煩,小雞肚腸,半句玩笑都听不得。”

    這等欠抽的話,便連李湘如也听不下去了,繃著臉問道︰“大哥,姑娘家哪里麻煩了?”

    李默對著李湘如倒是脾氣好的很,被嗔怪了也不惱,討好地笑道︰“是是是,都是大哥口無遮攔,說錯了話。大哥這就給你陪個不是。”

    李湘如被逗笑了,嬌嗔地啐了一口︰“我不理你了。”

    然後,拉起盛錦月︰“盛姐姐,我們也進書院去。”

    盛錦月悄然看了陸遲一眼,不怎麼情願地應了一聲。

    ……

    待少女們一一進了書院,幾個少年一起騎上駿馬,去了松竹書院。

    松竹書院和蓮池書院隔鄰,只是,門開的方向不同。如此一來,便要繞上幾條街道,才能至松竹書院正門。

    說來是真的巧,剛至書院門口,便遇到了四皇子。

    高傲冷峻的四皇子,此時也露出了淺淺的笑意。一雙冰冷的黑眸染上一抹淡淡的暖意︰“你們幾個今日怎麼湊在一起?”

    李默搶著笑道︰“今日確實巧的很。我們各自送妹妹去蓮池書院,沒曾想,竟在蓮池書院外遇了個正著。”

    四皇子略一挑眉,看向陸遲︰“你送誰?”

    陸遲的妹妹今年當然也來考了蓮池書院,可惜沒考中,最後只得去了白鷺書院。陸遲為何會在蓮池書院外?

    陸遲難得有絲赧然,卻未隱瞞︰“林鈺昨晚扭傷了腳,要告假幾日。我代他送林妹妹去蓮池書院。”

    李默和盛渲心照不宣地笑了起來。

    四皇子眼中的笑意卻盡數褪去。

    林妹妹……

    叫的好生親熱!

    這個名字,在陸遲口中出現的頻率著實不低。

    或三五天,或十天八日,總會出現一回。眾少年都是半大不小情竇初開的年紀,窺出陸遲對林微微的心意,俱覺有趣。明里暗里地打趣陸遲。

    陸遲被取笑了也不惱,特意叮囑李默盛渲︰“林妹妹臉皮薄,你們日後在她面前別亂說話。今日李兄多嘴一句,她心中一定惱了。”

    李默擠眉弄眼地怪笑︰“喲!我們的陸公子如此細心體貼,以後不知哪家的姑娘有這等福氣,能成為陸少奶奶。”

    陸遲俊臉泛紅,笑著踹了李默一腳︰“你這張嘴,生為男子也太可惜了。真該做女子才對。可以整日長舌閑話。”

    李默利落地閃開,咧嘴一笑︰“惱羞成怒了啊!我要是女子,定要嫁給你為妻。讓你的林妹妹退位讓賢。”

    盛渲悶笑不已。

    四皇子毫無說笑的興致,一張俊臉又恢復了冷漠——甚至比往日更冷厲三分。

    可惜,他平日就是這副冷冰冰的樣子。再冷一些也不惹眼。三人說笑嬉鬧,壓根就沒留意到四皇子殿下心情惡劣面色不愉。

    ……

    四皇子深深地看了神采飛揚俊臉似能放出光的陸遲一眼,淡淡張口︰“走吧!”

    陸遲笑著應了一聲。進書院時,並未和四皇子並肩同行,而是稍稍慢了兩步。

    同窗之誼,確實深厚。不過,他從不肆意逾越。便如李默盛渲,心中也都清楚這一點。平日說話行事,不動聲色地讓著四皇子幾分。

    天家皇子,還是頗得聖心立儲呼聲頗高的一個。日後一旦被立為儲君,身份更是貴不可言。豈能隨意唐突!

    四皇子也習慣了眾少年隨在自己身後,眼角余光一掃,便能將陸遲的臉孔盡收眼底,心底浮起淡淡的愉悅。

    “四皇弟,稍等一等。”

    一個熟悉之極的少年聲音在背後響起。

    四皇子神色未變,目中迅疾閃過一絲冷意,轉身的剎那,這一絲冷意已隱沒眼底︰“三皇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