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厭惡(一)

作品:《六宮鳳華

    又是陸遲!

    一看到這張俊臉,謝明曦的腦海中反射性地浮現出四皇子的臉孔。

    她對四皇子只有敬畏懼怕,並無男女之情。

    四皇子喜歡誰寵愛誰,她其實都不在意。

    後宮諸妃眼巴巴地盼著天子踏足後宮,奈何天子根本未將任何女子放在心上。真正喜歡的,是一起長大的同窗好友陸遲!

    這一樁隱秘,無人知曉。便連當年的皇後李湘如也被蒙在鼓里。一心以為丈夫天生寡情,對女色淡漠。

    她得知這樁隱秘,也是在做了貴妃執掌六宮之後。

    擅飲的四皇子難得醉酒一回,她親自伺候更衣入眠。醉酒後的四皇子,竟喃喃低語,吐出了陸遲的名字。

    微弱的聲音一入耳,她如遭雷擊,震驚不已,久久無法回神。

    一直深藏在心底的疑惑,在那一刻,霍然有了答案。

    她心思紛亂,睜著眼,一夜未眠。

    隔日,她用精致無暇的妝容遮掩住徹夜難眠的憔悴和知曉天子隱秘後的驚惶,不露半點痕跡。

    這份如常的從容鎮定,騙過了多疑的四皇子。她也僥幸躲過了一劫。

    這一忍,便是八年。

    李皇後“病逝”,李家敗落。她的兒子被立為太子。她這個貴妃,本該被冊立為後。四皇子卻無立後之意。朝中有官員上了立後的奏折,四皇子一概置之不理。

    對四皇子來說,娶李湘如為妻是不得已而為之。為了爭奪皇位,他必須要拉攏李太後和李老。而今,他已坐穩龍椅,再無需任何助力。

    他心目中的皇後,應該是陸遲。其余任何人都不配為他的皇後。

    她窺出四皇子的真正心意,以貴妃身份,“聲淚俱下”地稟明心意,絕不覬覦皇後之位。

    按著大齊律例,未曾被立為後的嬪妃,便是兒子被立為太子登基為帝,日後也不得被封生母為太後。

    可于她而言,安然活著,比太後的名頭更重要。她寧願以貴妃之名,長長久久地活下去。若四皇子不甘願地冊封了她為皇後,只怕她的死期也不遠了。

    李湘如便是前車之鑒。

    直至天子駕崩,她才長長地松了心頭這口氣。

    她尚未來得及出手對付陸遲,陸遲便死了。

    陸遲自尋短見,服毒身亡。臨死前,留下了一封信。信上寫了什麼,只有陸家人知曉。陸家對外宣稱,陸遲忠心耿耿,甘心追隨天子于地下。

    此話一傳開,陸遲死後亦落下忠心的美名。

    ……

    她對陸遲,說不上怨恨,卻也絕不可能有半絲好感,只有憎厭。

    每次看見他,那些塵封在心底的往昔歲月,便會蜂擁而至心頭。提醒著她,為了活下去她曾如何的卑微和殫精竭慮。

    偏偏越是厭惡的人,越容易出現在眼前。

    謝明曦並未遮掩,目中的冷淡不喜,明明白白地流露出來。

    陸遲心中暗暗奇怪,面含微笑風度翩翩︰“謝三小姐。”

    謝明曦略一點頭︰“陸公子今日又‘順路’送林姐姐去蓮池書院嗎?”

    陸遲笑著應是。

    林微微撩起車簾,俏皮笑道︰“謝妹妹,快些上馬車。今日我帶了好吃的點心,現在還熱著呢,快些來嘗嘗。”

    謝明曦笑著嗯了一聲,很快上了馬車。

    “林五公子人呢?”謝明曦隨口笑問。

    林微微無奈地嘆了口氣︰“別提了。昨日晚上回府,他走路淘氣扭了腳,得歇上幾日再去書院。為了此事,父親大發雷霆,狠狠訓了五弟一頓。若不是陸大哥為五弟求情,五弟少不得要挨一頓揍。”

    頓了頓,又解釋道︰“陸大哥說了,這幾日五弟告假,他順路送我去蓮池書院。反正蓮池書院和松竹書院就在隔鄰。”

    一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坦蕩!

    謝明曦心里暗嘆一聲,面上不露聲色,隨口扯開話題︰“你帶了什麼點心?”

    謝明曦轉移話題,林微微求之不得,立刻笑眯眯地捧了食盒出來。打開食盒,里面放著精致小巧的六塊點心。

    謝明曦拈起一塊,輕咬一口。

    甜而不膩,入口綿軟。雖不及葉秋娘的廚藝,也算不錯了。

    林微微滿面期待地問道︰“怎麼樣?好不好吃?”

    謝明曦笑著點評︰“勉強入口。若少放一些糖,蒸的時間略長一些,滋味更加。”

    林微微︰“……”

    謝明曦一看林微微的神色,便會意過來︰“這是你親手做的?”

    “嗯,”林微微扁扁嘴︰“父親母親都夸味道好,哥哥們也說好吃。原來都是哄我的。”

    謝明曦立刻笑道︰“確實很好。讓我做,我可做不出來。剛才你問我如何,我是故意挑刺罷了。你如此心靈手巧,以後大可選學廚藝。”

    一席話,哄得林微微眉開眼笑︰“那是當然。等我日後廚藝精進了,再做點心給你吃。”

    ……

    有說有笑,坐在馬車上半點不覺氣悶。

    很快便到了蓮池書院外。

    謝明曦和林微微一前一後下了馬車。林微微沖陸遲甜甜一笑︰“多謝陸大哥。”

    陸遲舒展眉頭,俊美的臉孔在晨曦中熠熠生輝︰“你我之間,何須言謝。你先進去吧,我也該去松竹書院了。”

    林微微笑著嗯了一聲。

    謝明曦對著陸遲,照例冷冷淡淡,一言未發。

    就在此時,淮南王府的馬車來了。騎馬同行的英俊少年,不是盛渲還能有誰?

    “好巧,竟在這兒遇見你們。”盛渲利落地翻身下馬,露出自以為最有吸引力的笑容,像開屏的孔雀一般過來了。

    今天是什麼日子?

    令人憎厭的臉孔,怎麼一個接著一個出現?

    比起盛渲,陸遲倒不算那麼礙眼了。

    “明曦表妹,”盛渲熱絡地寒暄︰“數日不見,別來無恙?”

    謝明曦淡淡一笑︰“有勞盛公子關心,我過得尚可。”

    如果你們一個個地離我遠一點,我就更舒心了。

    “陸兄,盛兄,今日真是巧啊,我們竟在這兒踫面了。”又一張熟悉的討厭的臉孔出現在眼前,大搖大擺地過來了。

    謝明曦暗暗翻了個白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