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傳承(二)

作品:《六宮鳳華

    謝鈞天賦出眾,在十四歲時中了秀才。之後,拜了臨安城里最有名的大儒為師。

    讀書是天底下最耗銀子的事。徐氏的家底,被謝鈞幾年間的讀書耗了不少。拜師大儒,束更是令人咋舌。

    徐氏身為後娘,對謝鈞也算仁至義盡。一咬牙,將全部家底都拿了出來,供謝鈞繼續讀書。

    事實證明,徐氏的選擇沒有錯。

    謝鈞十七歲時考中舉子,十八歲時考中探花。一路青雲直上,光耀謝氏門庭。四品的鴻盧寺卿,在京官中並不惹眼。放在臨安,卻是了不得的高官。

    再者,謝鈞還是淮南王府的女婿。這名頭,可比四品官光鮮多了。

    謝鈞人在京城,好在謝老太爺還在臨安。巴結不到小的,巴結老的也是一樣。臨安大小官員,爭相和謝老太爺來往。

    謝老太爺揚眉吐氣,活得十分舒暢。

    當年不光彩的舊事,沒人再提起。

    謝老太爺心安理得地拿著長子每年送回去的孝敬養老銀,閑來無事喝喝酒听听曲捧捧戲子,不知多愉快!

    這十余年來,謝老太爺從未來過京城。

    以謝鈞本心來說,自願意接親爹來京城享福。可一想到徐氏母子兩個,便滿心膈應。索性將謝老太爺留在臨安。

    徐氏倒是想來京城開開眼界。奈何謝鈞不張口,徐氏也無可奈何。私下里少不得要罵幾句白眼狼。

    到底不是親生的兒子,便是再掏心掏肺也沒用。

    謝鈞一有了出息,便將繼母和沒血緣的二弟拋到了腦後。每年送回去的銀子倒是不少,不過,都是送給謝老太爺的。

    徐氏母子,只能緊緊巴著謝老太爺過活。

    ……

    提起親爹,謝鈞面色復雜︰“你祖父在臨安過得逍遙自在,未必肯到京城來。”

    可不逍遙自在麼?

    長子有出息,考中探花又做了官,還是淮南王府的女婿。在臨安城里,誰不高看謝老太爺一眼?

    到了京城,未必如臨安舒心自在。這一點,謝老太爺也心知肚明。因此從未提過到京城養老。

    謝元亭在一旁忍不住插嘴︰“祖父留在臨安養老便是,何苦奔波到京城來。”

    對了,謝元亭也深恨謝家不光彩的過往,巴不得謝老太爺永不露面。

    謝明曦看也沒看謝元亭,對謝鈞輕聲道︰“其實,我早在半個多月前便私下寫信送至臨安。算一算時日,祖父已經接了我的信,打點行裝來京城了。”

    謝鈞︰“……”

    謝元亭︰“……”

    謝家男子一脈傳承的涼薄無情,在謝鈞父子的臉上畢露無疑。

    “謝明曦!”謝元亭咬牙怒道︰“這等大事,你怎麼能擅自做主。便是要請祖父來京城,也該和父親商議,待父親首肯親自寫信才對!你竟敢私下寫信,將父親置于何處?”

    接連被坑的謝元亭,智商有了飛躍式的進步。竟也會扯著謝鈞的顏面做大旗了。

    謝鈞心中也頗為惱怒,定定地看著謝明曦︰“明娘,你到底打著什麼主意?”

    謝明曦露出一個略顯無奈的笑容︰“父親息怒,待我慢慢道來。”

    “半個多月前,我被逼應下替考之事。不瞞父親,我又氣憤又難過。更為嫡母的心狠無情心寒不已。”

    “郡主仗勢欺人,連父親也未放在眼底。只因父親無長輩撐腰。我思來想去,決意請祖父進京。”

    “有祖父祖母在,謝家便輪不到郡主來做主。以後,父親也能過些安逸清閑的日子。”

    謝鈞眉頭稍稍舒展。

    謝元亭冷哼一聲︰“說的倒是好听。你若真為父親著想,怎麼會將此等大事瞞下。早就該告訴父親了。”

    此話也有道理。謝鈞舒展的眉頭重新擰起。

    謝明曦瞥了煽風點火的謝元亭一眼︰“大哥反對得如此激烈,莫非是不願見祖父祖母?”

    謝元亭被噎得啞然無語。

    這種事怎麼能直接說出口……心領神會不就行了。他就不信,謝明曦願認一個曾為暗娼的女子為祖母,願喊一個沒血緣關系的男子為二叔!

    收拾了謝元亭,謝明曦再次看向謝鈞,目光誠懇︰“我所作所為,俱是為了父親考慮著想。當日沒敢告訴父親,是怕被郡主知曉,從中阻攔。”

    “父親最重孝道,這麼多年無暇回臨安,心中一定十分思念祖父。再過些時日,我們便能一家團聚。父親心中不高興嗎?”

    高興……個屁!

    謝鈞嘴角微微抽了一抽。

    信寫都寫了,親爹和繼母繼弟已經啟程動身了,現在便是想攔也來不及了。

    罷了!來就來吧!

    親爹一把年紀了,還沒來過京城。連親孫子親孫女也沒見過一面。

    謝鈞定定神道︰“以後遇事,不可擅自枉為。一定要向我稟明,由我定奪。”

    謝明曦又恢復了溫順乖巧的模樣︰“是,父親。”

    ……

    滿腹心事的謝鈞走了,滿心忿忿的謝元亭回了院子挑燈苦讀。

    謝明曦沐浴更衣,心情頗佳地上了床榻。

    前世謝老太爺活到七十多歲,堪稱長壽。只是,一直未曾來京城。這一世,便讓謝老太爺領著續弦和繼子一家到京城來吧!

    人多水渾,給永寧郡主添添堵,讓謝鈞煩心頭痛去吧!丁姨娘休想再執掌謝家內宅。謝元亭謝雲曦,面對臨安來的祖父祖母,也一定滋味深刻。

    想想還真是期待啊!

    好吃好睡的謝明曦,隔日一早精神奕奕地起了床。用完早膳,便去了謝府門房處等候。

    熬至半夜才睡的謝元亭,眼下滿是青影,一路走一路打呵欠。

    “大哥真是用功!”令人討厭的少女聲音笑吟吟地響起。

    相比起他的精神不濟,謝明曦神清氣爽地令人嫉恨。

    謝元亭狠狠地瞪了謝明曦一眼,陰著臉邁步出府,坐上馬車匆匆去了書院。

    看見你過得不好,我真是好過得不得了!

    謝明曦彎起嘴角,笑得十分愉快。

    等了片刻,林府的馬車便到了。謝明曦笑著踏出謝府大門,待看見馬車旁騎著駿馬的藍衫少年,笑容微微一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