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家人(二)

作品:《六宮鳳華

    小巧的圓桌上擺了八道菜肴,香氣四溢。

    謝鈞嘗上一口,頓時贊不絕口︰“你請來的廚娘,果然不同凡響!廚藝極佳!”

    便連永寧郡主府里的廚子,也要稍遜一籌。

    謝明曦挑眉一笑︰“那是當然。”

    什麼都能將就一二,唯有吃萬萬委屈不得。事實證明,聘請葉秋娘進府是一個再正確不過的決定。

    一日三餐,花樣翻新,十日之內都不帶重樣的。飯菜美味可口,令人心情愉悅。

    謝鈞下意識地問了一句︰“這個廚娘每個月多少工錢?”

    謝明曦隨口笑道︰“每個月十兩銀子,也不算太多。”

    謝鈞抽了抽嘴角,一陣肉痛。

    謝府得力的管事,一個月五兩銀子的月例。他的長隨謝青山,每個月也只拿八兩銀子。區區一個廚娘,倒成了謝家工錢最多的下人。

    只是,對著女兒明媚的笑顏,謝鈞這個“慈父”不便嫌棄廚娘工錢太高,清了清嗓子道︰“這個廚娘廚藝頗佳,以後我和元亭回府,也讓她掌廚。”

    謝明曦歉然道︰“當日我在鼎香樓請她來做廚娘便已說定,她只做我一個人的飯食。”

    謝鈞︰“……”

    一個廚娘,譜倒是擺的不小。以為自己是御廚不成!

    好在貼心的女兒很快又說道︰“父親覺得飯菜入口,以後回府便來春錦一同用飯。”

    至于謝元亭,還是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吧!就別來礙她的眼了。

    謝鈞一時未留心這句話中暗藏之意,笑著點了點頭。

    剛動了兩筷子,從玉便面色古怪地來稟報︰“啟稟三小姐,大少爺來了。”

    謝元亭不是在蘭香院嗎?怎麼跑到春錦來了?

    謝鈞有些詫異,張口便道︰“讓他進來。”

    從玉沒敢應下,迅速瞥了謝明曦一眼。小姐曾經吩咐過,沒她的首肯,任何人不得擅進春錦。

    謝明曦並未當眾拂謝鈞的顏面,略略點頭。

    從玉這才領命退下。

    ……

    過了片刻,謝元亭走了進來。

    謝元亭生了一張好皮囊。可惜,相由心生。那張英俊的臉孔,總浮著幾分令人憎厭的高傲。

    謝元亭不自覺地模仿永寧郡主的驕傲冷漠,可惜形似神不似。昂頭挺胸,目中無人,一副欠抽的德行。

    便連謝鈞,看在眼中也有些不快,沉著臉訓斥︰“你那是什麼表情?一副誰都對不住你的模樣!不想待在謝府,你便去郡主府,到你嫡母身邊去。”

    謝元亭︰“……”

    連著數日挨罵的謝元亭,心中憋了一肚子悶氣。不過,給他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再隨意頂嘴。

    數日前挨的那幾巴掌,歷歷在目記憶猶新。一想到那日情形便覺得臉孔抽痛。

    謝元亭低下頭︰“父親息怒。”

    謝鈞輕哼一聲,張口問道︰“你不在蘭香院待著,跑到這兒來做什麼?”

    謝元亭當然不會說自己嫌棄丁姨娘動輒哭哭啼啼,聞到飯菜香氣,靈機一動︰“我想來陪父親和三妹一起吃晚飯。”

    其實,他是氣不過父親偏心,走到一半又折了回頭,來了春錦。可惜還沒鬧騰,就被謝鈞壓下了氣焰。

    謝明曦似笑非笑地扯起嘴角︰“哦?大哥當真是想來吃飯麼?該不是氣父親偏心,想到春錦來鬧騰吧!”

    謝元亭︰“……”

    “牙尖嘴利,當心日後遭夫婿嫌棄,被休回府。”謝元亭心中憤憤,惡意地回擊。

    對一個少女來說,“嫁不出去”和“日後被夫婿休棄”是最惡毒的言語攻擊。相當于少年被罵“以後娶不到媳婦”和“被戴綠帽子”。

    謝明曦呵呵一笑︰“這就不勞大哥費心了。大哥還是將所有心思都放在課業上,爭取考一個甲等回來,也能讓父親面上有光。”

    每月考試都是乙等偶爾丙等的謝元亭︰“……”

    謝元亭瞪著謝明曦,目中似要噴出火星。

    謝明曦忽地扁扁嘴,扯著謝鈞的衣袖告狀︰“父親,大哥瞪我,我心里害怕。”

    謝鈞皺眉,瞪向謝元亭︰“你身為兄長,理當愛護幼妹。瞧瞧你這副刻薄的嘴臉,哪里還有兄長的樣子。”

    謝元亭自小到大都是被器重偏愛的那一個。如今風水輪流轉,眼睜睜地看著父親偏袒謝明曦,心里別替多慪了。忍氣吞聲地認錯︰“父親說的是。兒子確實不該和三妹生口角。”

    這還差不多。

    謝鈞神色稍緩,轉頭哄謝明曦︰“明娘,你別怕。有我在,誰也不敢欺負你。”

    謝明曦一臉感動︰“父親,你對女兒真好。日後,女兒定要好好讀書,為父親增光添彩,為謝家光耀門庭。”

    是啊!

    女兒優秀出眾,同樣能為他爭臉。

    蓮池書院頭名,新生舍長,皇後門生。如此聰慧伶俐的女兒,日後前途不可限量。比謝元亭要有出息多了。

    想及此,謝鈞面色愈發慈愛︰“你聰慧又勤奮,想考甲等,不是難事。不過,若想維持頭名,卻要多下苦功。”

    謝明曦乖乖應是。

    ……

    父慈女孝的一幕,刺痛了謝元亭的眼,更刺痛了他的心。

    誰不想考甲等?誰不想做頭名?

    他也想啊!

    奈何他天資有限,再如何努力,也考不中甲等。在六大書院排名居末的新儒書院里,也只能勉強維持中等而已。

    為何謝明曦就這般聰明?

    為何父親將讀書天資都遺傳給了謝明曦?

    大概是謝元亭心底的怨念太過深重,謝明曦忽地抬頭看了過來,沖他鼓勵地一笑︰“大哥,我剛才說那些話,都是真心的,不是有意氣你。”

    “考不中甲等,可見大哥還不夠努力。從今日起,大哥每日回府之後,別再四處轉悠了。溫習書本,勤練策論。所謂勤能補拙,多多用功總是好的。”

    謝鈞深以為然,一拍桌子︰“明娘言之有理。元亭,以後你每日讀書到子時再睡。”

    謝元亭︰“……”

    他剛才為什麼要到春錦來?回院子歇下不是挺好?

    在書院讀了一天書,回來還要學到子時!簡直是要命!

    可惡的謝明曦!一張口就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