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陸遲(二)

作品:《六宮鳳華

    林微微將疑惑壓進心底,對陸遲歉然一笑︰“陸大哥,我要送謝妹妹回府。不便和你一路同行。你先回去吧!”

    陸遲卻笑道︰“我和你們一起送謝三小姐便是。”

    林微微略一遲疑。

    陸遲凝望著林微微,目中含笑︰“我們之間,何須如此見外。我還想今晚去林家蹭一頓晚飯,林妹妹莫非舍不得?”

    陸遲生得極為俊美,此時目光專注,嘴角微揚。

    沒有少女能拒絕這樣的溫柔。

    林微微臉頰悄然泛紅,俏皮地笑了起來︰“罷了,你想送便隨你。”

    也未放下車簾。

    陸遲和林鈺騎著郡馬,不疾不徐地和馬車同行。

    林微微不時瞥陸遲一眼,心里甜絲絲的。

    自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情分不同旁人。陸林兩家早有結親之意,只礙著他們兩人尚且年少,未曾挑破這一層罷了。

    只是,他們兩人何等聰慧,早已各自窺出了家中長輩的心意……

    林微微轉過頭來,迎上謝明曦平靜了然的目光,臉頰頓時一片嫣紅。壓低聲音道︰“你別胡思亂想,陸府和林府隔鄰,陸大哥比我年長一歲。我們自小一起長大,和親兄妹無異。所以,他今日才會順路來等我一起回去。”

    謝明曦扯了扯嘴角︰“既是如此,你何必向我解釋?”

    林微微︰“……”

    林微微難得羞窘,不輕不重地擰了謝明曦的胳膊一把︰“我只是告訴你,哪里是解釋。總之,你別多心就行了。”

    謝明曦很配合地點頭︰“是是是,我絕不多心多想。也不會告訴任何同窗,陸公子來等你散學之事。”

    林微微笑著啐了她一口。

    謝明曦面上笑著,心中卻有些唏噓。

    ……

    林微微顯然是喜歡陸遲的。

    陸遲對林微微,又有幾分真情?

    當年,陸府嫡長孫風光迎娶林家嫡女過門,家世相當,一雙青梅竹馬的少年男女結為夫妻,著實是一段京城佳話。

    可惜,林微微過門未滿一年,便生了一場重病,很快香消玉殞。

    痛失愛妻的陸遲,傷心欲絕,也隨之大病一場。之後二十年,孑然一人,再未續弦娶妻。也成了眾人口中深情不渝的痴情男子,令世間所有女子向往。

    真相永遠比人想象中的更殘酷。

    林微微的“病逝”,是出自四皇子手筆。

    陸遲一直未曾續弦,也是因為四皇子。

    “君臣相得”,不過是一場荒唐的笑話。

    為了陸遲,四皇子不肯親近正妻,召侍妾伺寢,更是少之又少。

    眾臣紛紛贊許被立為東宮儲君的四皇子不沉溺于女色勤于听政,便連建文帝也為之欣慰不已。真不知他們得知真相後,會是何等駭然!

    她重生了,自不會再踏進這一潭泥沼中。

    林微微的命運軌跡,又當如何?

    她能做到狠下心腸,袖手旁觀坐視不理嗎?

    可一旦插了手,便意味著許許多多的麻煩……

    “謝妹妹,你怎麼忽然不說話了?還皺著眉頭?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不妨說給我听听。便是我幫不了你什麼,總能听你吐吐苦水,為你排解苦悶!”

    林微微湊了過來,清澈的眼眸里滿是關切。

    謝明曦冰冷的心田驟然一暖。

    重生而回,她要掌控自己的命運,絕不匍匐在任何人腳下。

    真正關心她的朋友,也絕不該稀里糊涂地赴死。

    “林姐姐,”謝明曦主動握住林微微的手,目中光芒閃動︰“你若不嫌麻煩,以後每日我都和你同行吧!”

    林微微有些詫異謝明曦突如其來的請求,更多的卻是歡喜,連連笑道︰“當然不嫌麻煩。我們離的又不算遠,我每日早一盞茶時分出府去接你便是。”

    謝明曦抿唇一笑︰“那就勞煩林姐姐了。”

    既然下了決定,她便要和林微微多多親近。林微微今年十三歲,離出嫁還有三年。這三年中,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

    只要林微微不嫁給陸遲,四皇子便不會對她下毒手,她也不會落得“病逝”的結局。

    陸遲去禍害別的姑娘吧!

    林微微,已被我謝明曦置于身後。無人能傷她半分。

    ……

    謝府到了。

    陸遲林鈺一起下馬。

    林鈺上前來開了車門,卻未做伸手相扶這等熱情卻失禮的舉動。可見林家的家教極好。

    謝明曦笑著道謝,由扶玉扶著下了馬車。然後,和林微微揮手作別。

    林微微甜甜一笑,揚聲道︰“我明早來接你。”

    謝明曦含笑應了,

    林鈺心中詫異,面上卻未流露。待謝明曦主僕進了謝府大門,才湊到馬車邊,低聲問道︰“你真打算每日都來接謝三小姐啊!”

    一天兩天也就罷了,每日都來,意味著每日都要早起片刻。這可不是容易堅持的事!

    林微微瞥了林鈺一眼︰“我高興我樂意,怎麼了?”

    姐弟兩個斗嘴慣了,林鈺也不惱,飛快地做了個鬼臉︰“你不嫌累就好。”

    林家兒子有五個,只有林微微一個女兒。林御史夫婦對女兒疼愛之極。林家兄弟們,也自覺地讓著林微微幾分。

    林鈺和林微微年齡最接近,感情也最好。

    姐弟兩個說笑打趣,也是常事。陸遲看在眼中,不由得會心一笑,張口道︰“林妹妹和謝三小姐倒是投緣。”

    林微微笑著嗯了一聲︰“一開始,我是因她在考場外救我一回,對她心存感激,有意親近。這兩日相處,更是投契。”

    人與人之間,確實有緣分這回事。

    便是林微微自己,也沒想到和謝明曦這般性情相投。短短兩日間,便已結下情誼。

    陸遲溫和一笑︰“既是如此,時常來往也無妨。以後散學,我若得了閑空,便和你一起送謝三小姐回府。”

    林微微下意識地推辭︰“怎麼好這般麻煩你。”

    陸遲低聲笑道︰“一點都不麻煩。我心甘情願,甘之如飴。”

    林微微心中又是一甜,抬頭和陸遲對視一眼。

    煞風景的林鈺嚷了起來︰“時候不早了,我們快些回府吧!有什麼話,等到了府中再說不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