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陸遲(一)

作品:《六宮鳳華

    申時正,蓮池書院里響起了編鐘聲。

    渾厚的編鐘聲,悠揚古遠。

    散學的時間到了。

    每日到了此時,是蓮池書院最喧囂熱鬧的時候。上完一整日課程的少女們,邁著輕快的步伐,攜著三兩好友,有說有笑地走出蓮池書院。

    林微微照例挽著謝明曦的手,口中連連驚嘆︰“謝妹妹,我真沒想到,你的棋藝竟和六公主平分秋色不相上下。”

    連著對弈三局,俱以平局而告終,委實罕見。

    謝明曦目光一閃,隨意地笑了一笑,並未多言。

    林微微沒留意到謝明曦的沉默,兀自興致勃勃地說道︰“我今日對弈三局,只輸給了六公主殿下。其余兩局,倒是都贏了。”

    “說來也是可惜。第三輪若是抽簽,你未必會抽中和六公主一組。任意換一個同組,都能三輪全勝。可惜可惜!”

    棋藝頗佳的李湘如,輸給謝明曦一輪,只贏了兩輪。

    誰也沒料到,不顯山不露水的秦思蕁,三輪對弈俱獲勝。俞皇後對她大為褒獎,賞了一副上佳的玉質棋子棋盤。

    “真是人不可貌相。秦思蕁平日看著溫柔和善,下起棋來卻是異常犀利。三輪都只用了一炷香左右的時間便贏了。可見棋藝高妙!”

    “我真是好奇。若是你遇上秦思蕁,不知是輸是贏?”

    面對林微微好奇的目光,謝明曦淡淡一笑︰“確實不能小覷任何人。當日考試,考的是四書五經詩詞歌賦算學策論。棋藝音律射御之類,一律都未考。說不定,類似這樣的‘驚喜’,日後還多的很。”

    這倒也是。

    林微微深以為然︰“說的有理。”又湊到謝明曦耳邊,低聲問道︰“你和六公主今日是不是慪氣吵架了?”

    不然,怎麼會對弈個沒完?

    謝明曦一口否認︰“當然不是。”

    ……

    慪氣吵架怎麼可能。

    前世十四歲便離世的好友,在她的記憶中一直是個陰郁沉默外冷內熱的少女。她一直以為自己很熟悉六公主。

    昨日重逢,她是那樣的歡欣喜悅。

    待那份快慰欣喜褪去,她也真正冷靜下來。再看六公主,總有一絲奇異又陌生的感覺。

    是因為分別太久了嗎?

    還是因為前世她並未真正走近六公主身邊,所以,她其實並不了解真正的六公主是何模樣?

    謝明曦心念電閃,面上卻未流露。

    今日早上乘了林府的馬車來,晚上散學再乘林府馬車回去,倒也順理成章。

    今日來接林微微的不是林夫人,而是林家五少爺。

    “這是我五弟,單名一個鈺字,比我小了一歲。”林微微笑著說道︰“他在去歲考入松竹書院。”

    “這是我的好友,今年蓮池書院的頭名,姓謝,閨名明曦。”

    十二歲的少年林鈺,生得眉清目秀,和林微微面容頗有幾分肖似。滿面含笑,語氣輕快活潑︰“久聞謝三小姐大名,今日終于得以一睹真容,我不甚榮幸。”

    謝明曦淺淺一笑︰“林公子謬贊了。”

    林鈺咧嘴笑道︰“不是謬贊,是發自肺腑的欽佩。能考中蓮池書院頭名,可見謝三小姐才學過人。日後若有機會,還請多多指教。”

    半年後便是一年一度的書院大比,只要被選入比試名單,“指教”的機會肯定有。

    謝明曦從不自謙,隨口笑道︰“既是如此,半年以後的書院大比會面如何?”

    林鈺︰“……”

    林微微看著林鈺吃癟的樣子,半點不心疼,反而掩嘴笑了起來︰“謝妹妹,你這可是戳中五弟痛處了。他去年便未入選大比名單。今年還不知能不能入選呢!”

    半大的少年郎,正是爭強好勝之齡,也最要顏面。

    林鈺聞言立刻道“去年我是新生,比不過學長們也是理所當然。今年我定會入選。”

    林微微揶揄地笑道︰“是是是,我就等著五弟揚名京城了。”

    林鈺有些不滿︰“我好心好意來接你一起回府,你半句感激的話沒有,一張口就戳我痛處。還是不是親姐弟了!”

    姐弟兩個顯然感情極好,見面便斗嘴個沒完。

    謝明曦看在眼中,頗覺有趣,心中也生出淡淡的遺憾。

    她的兄長……不提也罷!

    人生在世,總不能十全十美事事順心如意。缺失的親情,便是此生也無法彌補。

    ……

    更令人意外的還在後面。

    謝明曦和林微微坐在馬車里,林鈺騎著駿馬相隨。剛拐了個彎,便遇到了“熟人”。

    “陸大哥!”林鈺略帶驚喜的聲音響起︰“你怎麼會在這兒?”

    哪一個陸大哥?

    謝明曦目光一閃,撩起車簾,騎著白色駿馬的俊美少年頓時映入眼簾。少年身著寶藍錦袍,鮮衣怒馬,奪人心神。

    果然是陸遲!

    “你不是說要接林妹妹一起回府嗎?我今晚無事,索性來等你們一起回去。”陸遲聲音清朗悅耳。

    陸家和林家隔鄰,是通家之好。陸遲和林微微姐弟一起長大,彼此頗為熟稔。

    林微微听到陸遲的聲音,頗為歡喜,立刻將頭探到車窗外,沖陸遲甜甜一笑︰“陸大哥,多日未見你了。”

    林微微生得嬌美,笑起來更是甜美。

    陸遲笑道︰“書院課業繁忙,無暇分身。”頓了頓又笑道︰“你今年考中了蓮池書院,實在可喜可賀。”

    林微微俏皮地眨眨眼︰“你就別夸我了。我連著三年在考場外暈厥,已經成了眾人皆知的笑話。幸好今年謝妹妹及時施以援手。不然,我又要被人恥笑了。”

    陸遲此時才留意到馬車里還有一個少女。

    當日在淮南王府踫過一面。陸遲對清麗秀美的謝明曦頗有幾分印象,一個照面,便認了出來︰“原來是謝三小姐。”

    謝明曦扯了扯嘴角︰“陸公子。”

    林微微一怔,下意識地看了謝明曦一眼。

    此時天色尚未晚,馬車里光線有幾分暗淡。謝明曦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可林微微敏感地察覺到了謝明曦對陸遲的冷淡……

    他們兩人何時有過交集?

    為何謝明曦似對陸遲頗為厭惡?

    ……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