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蓮池

作品:《六宮鳳華

    董翰林那點不足為人道的心思,蓮池書院里的夫子們無人不知。又豈能瞞得過心思敏銳的俞皇後?

    只是,俞皇後從未說破這一層。

    顧山長也就權當沒這回事。

    此時,俞皇後明明白白地點破,顧山長也不好再裝傻,無奈地輕嘆一聲︰“董夫子才學頗佳,做夫子盡心盡力,我對他頗為敬重。委實不願因一己私心令他離開書院。”

    不過,董翰林明里暗里地獻殷勤套近乎,也著實令她不勝其擾。

    “你真的半點不喜董翰林?”俞皇後笑著相詢。

    顧山長白了俞皇後一眼︰“我早已立志終身不嫁,別說董翰林,便是天底下再好的男子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會動容。”

    俞皇後沉默片刻,低聲道︰“嫻之,你這樣又是何苦。”

    “昌平已成親生女,錦兒今年三歲,我已做了祖母。你卻孑然一人,冷清孤苦。每每想及這些,我心中便難受之極。”

    “嫻之,你看不中董翰林,我替你另擇一門親事吧!雖說你年齡已不小,做不了原配,嫁一個好男子為續弦也無妨……”

    顧山長笑容一斂,干脆利落地拒絕︰“不必了。”

    “嫻之……”

    “你什麼都不用說了。”顧山長神色暗了一暗,聲音異常堅決︰“這一生,我誰都不嫁。”

    俞皇後目中露出濃濃的愧疚和自責︰“若不是因我之故,大哥不會早早亡故。若大哥在世,你早已是我大嫂了。”

    短短兩句話,如尖銳的針,狠狠刺中顧山長心底最脆弱之處。

    顧山長面色微微泛白,目中露出無盡的痛苦。

    ……

    俞蓮池!

    這個名字,早已成了兩人之間的禁忌。誰也不願主動提及。

    這道陳年傷疤,從未愈合。稍微踫觸,便痛不可當。

    她曾無數次後悔自己年少時的遲鈍。

    如果察覺到那個內向靦腆少年的心意……她一定會傾力回應。令他在有生之年嘗到兩情相悅的美好。

    可惜,時光不能重來。

    逝去的永遠逝去。

    俞蓮池死了。

    在十五歲那一年,喝下俞大人親自送去的“清茶”,然後永遠地合上了眼。

    孤僻羞澀的少年,自十歲起便戴起面紗,住進了內宅。五年間,除了家人之外,只有她一個好友。

    臨死前,他留下了一封信給她。

    看完信後,她淚流滿面泣不成聲,一顆心似被掏空。直至那一刻,她才驚覺自己也是喜歡他的。

    只是,一切都遲了。

    從那一日起,她便對父母表明心意,終身不嫁。

    期間歷經多少波折心酸,不提也罷。她到底如了願,一直未曾出嫁。這些年,她再也沒回過顧府,一直以蓮池書院為家。

    蓮池書院,對俞皇後來說,是一手創立的女子書院,象征著她的理想和抱負。

    于她而言,蓮池書院是俞蓮池以年輕的性命換來,也是她的一切。

    她的心早已隨俞蓮池而逝,再也容不下任何男子。又怎麼可能嫁人?

    ……

    俞皇後目中閃過一絲水光,低低地說道︰“是我對不住大哥,也對不住你。這些年來,你執意不嫁,如今已年過四旬。難道真要一個人過一輩子不成?”

    顧山長深深呼出一口氣︰“正有此意。”

    俞皇後啞然。

    “獨身一人,其實很好。”

    顧山長扯了扯嘴角,淡淡一笑︰“我無需操心內宅瑣事,不必陷入妻妾之斗,不用伺候夫婿公婆教養兒女。我什麼煩心事都沒有,每日與書為伴,教導學生,打理書院。閑來賞花烹茶,練字作畫,或撫琴自娛,逍遙自在。”

    “這樣的生活,哪里不好?”

    俞皇後被戳中痛處,久久不語。

    如此想來,獨身一人確實沒什麼不好。

    她當年嫁給了心愛的男子,如今滿心蒼涼疲憊。曾經激烈熾熱的感情,早已被無情的歲月消磨得面目全非。其中的苦澀滋味,只有她自己明白。

    這樣的她,有什麼資格來干涉好友的生活?

    “罷了,是我多嘴多事了。”

    過了許久,俞皇後才輕嘆一聲︰“以後,我再不會提起嫁人之事。待日後老了,讓阿清和昌平奉養你也是一樣。”

    顧山長和家中鬧翻多年,極少來往。對嫡親的佷兒顧清卻極為疼愛。

    俞皇後當年挑中顧清為駙馬,至少有一半是因好友之故。否則,天底下優秀杰出的少年郎多的是,駙馬之位未必輪得到顧家。

    顧山長卻笑道︰“待我老了,找兩個丫鬟伺候我衣食起居便是。我在書院任副山長多年,積蓄也有不少,足夠養老。不必勞煩公主和駙馬。”

    還是這般清高固執!

    俞皇後無奈地看了顧山長一眼︰“你啊,總是這般倔強固執。這麼多年都沒變過。”

    顧山長深深地看了回來︰“是啊,我從未變過。”

    變的人是你。

    俞皇後呼吸微微一頓,略略轉頭。

    顧山長心里暗嘆一聲,扯開話題︰“下午還要上足半日課。如今可比不得年輕時候精力旺盛,休息半個時辰吧!”

    俞皇後定定神笑道︰“歲月不饒人,半點不假。換在十年前,我連著上幾日課也不覺累。現在站上半天,便腰酸背痛,確實得好生歇上一歇。”

    ……

    “皇後娘娘今日授課內容,你可都听懂了?”

    另一間寢室里,謝明曦和六公主這對好友也在隨意閑談。

    六公主在人前不張口,到了私下和謝明曦獨處之際,倒是肯說話了︰“听懂十之三四。”

    十之三四。

    謝明曦微微抽了抽嘴角,頗為厚道地不予置評。

    俞皇後授課和董翰林風格截然不同。董翰林一板一眼,授課不免有些枯燥乏味。六公主听不懂,又不耐煩裝懂,直接在課上睡覺。

    俞皇後授課便豐富精彩多了。引經據典,口才犀利,精彩紛呈。謝明曦早已精通四書五經,無需再學,听著也覺有所受益。

    六公主听懂的竟然還未及一半……

    六公主似察覺到了謝明曦心里的嫌棄,抬起頭,深的眼眸中露出一絲自嘲︰“明曦,我是不是很笨?”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