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好友

作品:《六宮鳳華

    蓮池書院里的夫子們,每人都有供休憩的屋舍。

    俞皇後也不例外。

    俞皇後的屋舍和顧山長的屋舍相鄰,屋舍里的陳設也相差無幾。雅致簡潔,除了必要的桌椅床榻梳妝鏡之外,別無長物。

    玉喬芷蘭笑著捧來食盒︰“皇後娘娘,這是御膳房送來的午膳。”

    玉喬和芷蘭俱是俞皇後當年的陪嫁丫鬟,如今皆已年過四旬,是椒房殿里的掌事女官。

    她們伺候俞皇後多年,深悉俞皇後的性情喜好。每次到蓮池書院,都是她們兩個近身伺候。

    俞皇後上了半日的課,正覺饑腸轆轆,立刻笑道︰“現在擺膳吧!”又吩咐道︰“玉喬,去請嫻之過來和我一起用膳。”

    玉喬笑著應了。

    俞皇後和顧山長自幼一起長大,情誼深厚。蓮池書院是俞皇後創設,真正管理庶務操心勞碌的卻是顧山長。

    俞皇後每個月來三日,常和顧山長一起用膳。

    沒想到,這一回顧山長卻言語推脫︰“我這里午飯已經擺好了,就不去叨擾娘娘了。”

    玉喬陪笑道︰“娘娘特意吩咐奴婢前來相請。山長若不去,只怕娘娘心中不快,會發落奴婢。懇請山長憐惜奴婢一回。”

    這是篤定了她心軟。

    顧山長嗔怪地瞥了玉喬一眼,嘆了口氣,到底還是應了。

    ……

    御膳房里送來的午膳,共有八道菜肴,色香味俱全,遠非蓮池書院里的飯食可比。只其中一味蔥燒海參,已是難得的珍饈美味。

    做了多年的中宮皇後,再如何簡樸低調,衣食也比常人講究得多。

    顧山長既來了,也不客套,在俞皇後的對面坐了下來。

    俞皇後親自為顧山長盛了一碗粳米飯,親昵地笑道︰“我特意吩咐御膳房在米飯放了些紅豆。”

    她自小就愛吃紅豆米飯。顧家廚房里常年備著煮熟的紅豆,廚子總會單獨蒸上一碗摻了紅豆的米飯。自離開顧家住進書院後,這份特殊待遇自然就沒了。

    俞皇後每次來,總不忘帶紅豆米飯。

    顧山長目中閃過一絲復雜,默默接過碗。

    菜肴美味,紅豆米飯軟而香甜。連著吃了兩碗,顧山長才放了筷子。一抬頭,就見俞皇後笑吟吟地看著自己。

    仿佛椒房殿里的爭執從未有過。仿佛她們之間從無隔閡。

    就像昔日坐在閨房里閑話一般。

    ……

    “嫻之,今日我問了學生,女子為何讀書。”俞皇後興致勃勃地說起了今日上課的情形,謝明曦的一席話,被一字未露的學了一遍。

    上了一上午的課,虧得俞皇後半字不漏,記得這般清楚。

    顧山長听了之後,也頗為動容︰“這個謝明曦,確實機智多才,胸有溝壑。膽子也大得出奇。”

    “是啊!我已多年沒見過敢在我面前暢所欲言的人了。”

    俞皇後一語雙關,別有所指。

    然後喟然輕嘆,目中閃過悵然︰“人得到一些東西的時候,總會失去另外一些。誰也不能例外。我雖為皇後,也未能事事順心。”

    顧山長抬眼,直截了當地問道︰“你這算是向我解釋為何壓下替考之事?”

    俞皇後啞然片刻,無奈一笑︰“嫻之,我知道你還在生我的氣。只是,我也有我的苦衷。這些年,我這皇後之位看似安穩,實則波濤暗涌。”

    “李太後對我挑剔之極,處處以孝道相逼。”

    “我身為兒媳,天生便矮了一頭。有時不得不忍氣吞聲,稍稍退讓。此事不大不小,若鬧騰開來,皇上自會站在我這一邊。”

    “只是,李太後折了顏面,必會記恨于心。日後不知要尋我多少麻煩。”

    “我退讓一步,她便要在其他事上稍稍退讓。也算是變相地還了這個人情。”

    “宮中行事,便是如此。你在書院多年,心性依舊正直單純,看不慣我這般行事。只是,我也有我的苦衷。”

    她和李太後之間的角力,時有輸贏。說到底,還是要看建文帝向著誰。

    夫妻之情,日漸稀薄。要細心維護建文帝對她的感情,要鞏固自己的皇後之位,這其中所消耗的心力之多,無法用言語細述。

    謝家替考的丑事,對蓮池書院來說是令人憎惡的丑聞。對一個皇後而言,卻已不算什麼大事。

    至少,不值得她這個皇後為此和李太後翻臉,不值得去考驗建文帝對她還剩多少感情。

    ……

    看著俞皇後眼中露出的落寞,顧山長心中微微一痛。

    “蓮娘,”顧山長低聲喊著好友的閨名,聲音中流露出些許憤慨︰“他怎麼能這樣對你?當年,他是那樣喜歡你。為了你,和李太後鬧翻,堅持要迎娶你為妻。成親時,立誓要一心待你。”

    “為什麼現在變成了這樣?”

    是啊!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起,那個深愛她的男子就悄然變了模樣?

    俞皇後目中迅疾閃過一絲水光,將頭轉頭一旁。

    顧山長鼻間微酸,伸出手,輕輕放在俞皇後的手上。

    默默無言的安慰,令俞皇後心情好了許多。她很快轉過頭來,展顏一笑︰“罷了!不說這些。”

    “嫻之,我很喜歡謝明曦。看著她,就像看著年少時的我一般。這個門生,我定要好好栽培。”

    顧山長故意笑道︰“這可不行。我也頗喜愛她,打算讓她繼承我衣缽呢!”

    兩人相視一笑。

    因分歧而起的不快,就此散去。

    顧山長笑著說起了昨日趣事︰“……昨日董翰林上課時,六公主睡著了。董翰林被氣得不輕,一散學便跑到我面前來告狀。今日六公主在課上表現如何?有沒有偷偷打瞌睡?”

    俞皇後挑了挑眉,淡淡道︰“非但沒打瞌睡,還听得頗為認真。”然後,不無揶揄地補充一句︰“只不知听懂了多少。”

    顧山長啞然失笑︰“六公主倒是心思通透。”

    董翰林的課上打瞌睡無妨,俞皇後親自授課,自然要端正態度。

    俞皇後並未多說六公主,反而意味深長地看了顧山長一眼︰“些許小事,董翰林也要跑你面前告狀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