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門生(三)

作品:《六宮鳳華

    六公主略一垂頭,避開俞皇後明亮銳利的目光。

    俞皇後的目光頓了一頓。

    六公主陰郁孤僻,不喜當眾說話。今日若點她的名,倒有故意刁難之嫌。宮中從不缺無事生非的小人,若在疼愛女兒的建文帝耳邊煽風點火,總是不美。

    罷了!她不想說,就隨她。

    俞皇後又看向六公主身側的少女。

    先入眼的,是少女秀美清麗的臉。

    今年的新生,個個姿容氣質不俗。這個少女,更是其中翹楚。和六公主相比,也絲毫不遜色。從容鎮定的氣度,更令人激賞。

    俞皇後目光一閃,忽地問道︰“你便是謝明曦?”

    謝明曦坦然應是︰“學生正是謝明曦。”

    果然是她。

    想到那一篇慷慨激烈酣暢淋灕的策論,俞皇後心神一陣激蕩,面上卻窺不出半分︰“女子為何讀書?”

    謝明曦從容應道︰“剛才諸位同窗之言,各有道理。皆因各人立場不同,想讀書的理由也不盡相同。”

    “我自三歲起,便開始讀書習字。我沒想過為何讀書這個問題,因為讀書早已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身為女子,無需參加科舉,學識再淵博也不能像男子那般入仕為官。我們沒有功名,卻一樣有前程。”

    “我們可以憑著自己的聰慧才學,成為蓮池書院的學生。人人都要高看我們一眼。家中長輩會將最好的家族資源傾向我們。我們可以借此改變自己的命運。”

    “皇後門生這幾個字,便是我們最昂貴的嫁妝。這一點,諸位同窗心照不宣。”

    眾少女︰“……”

    眾少女听得冷汗都出來了。

    這個謝明曦!膽子也太大了!竟敢在俞皇後面前……說這些實話!這怎麼能說?萬一俞皇後動怒翻臉,大家豈不是都要受牽連?

    ……

    俞皇後笑容微斂,目光灼灼地盯著謝明曦︰“你好大的膽子!”

    謝明曦神色未變︰“皇後娘娘今日願站在這里授課,讓我等叫一聲俞夫子,可見心胸廣闊。”

    “學生直抒心意,皇後娘娘听了會覺得刺耳。俞夫子听了,卻不會動氣。所以,學生才仗膽直言。”

    俞皇後扯了扯嘴角,不辨喜怒︰“照你這樣說來,我今日若動氣,便不配為夫子了?”

    眾少女冷汗涔涔。

    盛錦月恨不得沖過去捂住謝明曦的嘴。

    李湘如也暗暗咬牙。

    俞皇後一個月只來授課一日,這可是難得親近的好機會。大家爭搶著表現,特意投其所好,說些俞皇後愛听的。謝明曦卻膽大妄為,出言無狀!

    萬一俞皇後一怒之下,拂袖而去,可就遭了!

    當然,若謝明曦因此遭俞皇後厭棄,就再美妙不過了。想及此,李湘如心態陡然轉變,巴不得謝明曦說話再刻薄一些。

    謝明曦身側的林微微,緊張的幾乎喘不過氣來。

    怎麼辦?怎麼辦?

    皇後娘娘一定是動怒了!她尚且這般忐忑,此時被皇後娘娘盯著的謝明曦,一定更緊張更膽怯!

    不行!她要張口救一救好友!

    林微微一咬牙,便要張口︰“我……”

    “謝明曦之言,雖然刺耳,卻坦率直接。”六公主比林微微搶先一步張了口,略略有些低沉的聲音,清冷悅耳。

    眾少女尚且是第一次听六公主張口,下意識地轉頭看了過來。

    俞皇後也有些意外,瞥了六公主一眼︰“你覺得謝明曦說的有道理?你來蓮池書院,也是為了博這一份風光的名頭做嫁妝不成?”

    六公主顯然不太喜歡被眾人矚目的感覺,簡短地應了句︰“不是。”

    謝明曦張口接了話茬︰“每個人來蓮池書院的理由都不一樣。我不清楚公主殿下為何而來,不過,既是來了,便該拋開所有雜念,認真讀書。”

    這話听著還算入耳。

    眾少女不約而同地松了口氣。

    謝明曦繼續說了下去︰“我剛才所言,確實都是心中所想。便如我自己,若不能考進蓮池書院,難有嶄露頭角之日。”

    “我不願命運被人操控左右,只能不斷努力向上,為自己增添籌碼。直至有一日,能夠決定自己的前程未來。”

    “從這一點來說,我確實功利了一些。俞夫子听了心中不喜,也是必然。”

    “我也是真的喜愛讀書。”

    “坐在桌前,聆听夫子教誨,通讀四書五經,從書中領略聖人之言,學習做人之理。我們不能行萬里路,卻能讀萬卷書。身在閨,依然能知古今,曉天下事。”

    “這樣的學習過程,本身已是世上最愉悅最值得滿足的事。”

    ……

    學舍里安靜下來。

    眾少女都在回味謝明曦的一席話,心神各自激蕩不休。

    是啊!誰能不喜歡讀書呢?

    撇去所有的功利因素,拋開所有的雜念。只單論讀書,誰會不喜歡?

    俞皇後深深地看了謝明曦一眼︰“你倒是機敏善辯。”

    不止機敏善辯!還大膽肆意聰慧之極!

    嫻之說得沒錯。

    這個謝明曦,確實像年少時的她……

    在俞皇後明**~人的眸光下,謝明曦不卑不亢,從容一笑︰“多謝俞夫子夸贊。學生今日敢暢所欲言,皆因俞夫子心胸寬廣。若換了董夫子,剛才這番話,學生無論如何也是不敢說的。”

    俞皇後︰“……”

    俞皇後一時不知該氣還是該笑。

    這個謝明曦!拍馬屁之余,還不忘給董翰林上一上眼藥。

    這般理直氣壯,這般厚顏狡黠!

    俞皇後目中閃過一絲笑意,語氣淡淡︰“背後不得枉議夫子!”

    謝明曦這次倒未多言,乖乖應了一聲是,然後坐了下來。

    此時,眾少女都反應過來了。

    謝明曦膽大妄言,俞皇後竟未動氣。很顯然,謝明曦已入了俞皇後的眼,想來日後會成為真正的皇後門生。

    心好痛!

    盛錦月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胸口,懊惱後悔不已。早知如此,她也該大著膽子多說一些才對。

    李湘如沒當眾做出這等失態的舉動,心中嫉恨痛楚,卻勝過盛錦月十倍百倍。

    既生瑜何生亮!有了她李湘如,為何偏偏還有謝明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