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門生(二)

作品:《六宮鳳華

    一炷香後。

    顧山長先邁步而入,明亮的目光一掃︰“皇後娘娘將至,爾等起身相迎。”

    謝明曦領頭應了聲是,第一個站起身來,朗聲道︰“眾人起身。”

    身為舍長,該出的風頭一樣不能少。

    憋著一肚子悶氣的李湘如,強忍著回頭瞪謝明曦一眼的沖動,和眾人一同起身。身側的盛錦月輕輕哼了一聲,壓低了聲音道︰“瞧她神氣活現的樣子!真讓人厭憎!”

    是啊!太討厭了!

    李湘如用力抿緊嘴角。

    更令人討厭的還在後面。

    顧山長和顏悅色地對謝明曦說道︰“謝明曦,你是今年新生頭名。皇後娘娘對你印象頗深,今日課上必會點你答題,你要有心理準備。”

    蓮池書院里的所有學生,都是皇後門生。不過,真正能得俞皇後青睞的,也只有寥寥幾人而已。

    只有入了俞皇後的眼,日後才能攀上俞皇後這棵大樹。

    顧山長特意叮囑,顯有提點之意。

    謝明曦心領神會,目中露出感激︰“多謝山長提醒,學生一定認真听課答題,希望能得娘娘青睞。”

    顧山長笑著略一點頭。

    李湘如嫉妒得眼都紅了。

    其余少女,也或多或少有些艷羨。

    只是,再羨慕也沒用。謝明曦的第一名貨真價實,是憑著自己的才學考出來的。夫子和山長偏愛第一名,有什麼不對?

    不服嗎?

    只能憋著。

    六公主略略轉頭,看著身側唇畔含笑神采飛揚的美麗少女,嘴角彎了一彎。

    門口響起腳步聲。

    俞皇後來了!

    ……

    眾少女各自打起精神,卻無人敢肆意打量。便是驕縱膽大的盛錦月,此時也垂首束立。

    謝明曦也略略低頭。低頭之際,正巧和六公主對視一眼。

    六公主安撫地看了她一眼,用目光示意她不必驚懼。

    謝明曦心中涌起一絲暖意,回以從容的微笑。

    她和俞皇後雖無太多交集,對俞皇後的性情為人卻很清楚。俞皇後雖是女子,才學胸襟氣魄不輸任何男子,甚至猶有過之。

    只從設立蓮池書院一事,便能窺出一斑。

    雍容大度的俞皇後,為了傳業解惑,親自到蓮池書院為學生們授課。有這等胸襟的女子,豈會是小雞肚腸斤斤計較之人?

    顧山長的聲音響起︰“眾學生向皇後娘娘行禮。”

    眾少女一起拱手行禮︰“學生見過皇後娘娘。”

    一個溫和不失威嚴的女子聲音響起︰“眾學生免禮平身。”

    眾人一起謝恩,站起身來。

    站在第一排的盛錦月三人首當其沖地面對俞皇後,心里不緊張是不可能的。盛錦月見過俞皇後數回,很快定下心神。

    李湘如心跳快了數拍,好在面上沉穩,並未顯露。

    方若夢顯然是最緊張的那一個,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滿面緋紅,額上冷汗涔涔。

    ……

    俞皇後目光一掃,笑了起來,語氣格外溫和︰“從今日起,本宮也是你們的夫子,你們稱呼本宮俞夫子便可。”

    “對著自己的夫子,不必緊張害怕。我和其他夫子一樣,既不是三頭六臂,也未多生一只眼。”

    “你們都抬起頭來,讓夫子看一看。”

    和煦如春風的聲音拂過眾人耳際。

    方若夢緊緊揪起的一顆心,緩緩落回原位,抬頭之際,迅疾地瞥了俞皇後一眼。心中驚嘆不已。

    俞皇後當然是少見的美人,便是臨近遲暮,也遠勝過尋常貴婦。那一身出眾的風華,更令人心儀。

    第一個照面,俞皇後已俘獲了一眾少女的仰慕。

    顧山長對這等情形,早已司空見慣,笑著說道︰“今日便由俞夫子來授課。上午講解《論語》,下午課程待定。”

    俞皇後年少驚才絕艷,詩書滿腹,詩詞書畫無一不擅長。上課內容也不固定,興之所至,信手拈來。

    謝明曦默默地看著淺笑的俞皇後,心中生出惺惺相惜之意。

    誰說女子不如男?

    這世上,多的是天賦出眾優秀不凡的女子。俞皇後無疑是其中佼佼者。

    身居中宮,享盡榮華,卻不忘初心,不遺余力地創辦女子書院。大齊的萬千少女,俱是受益者。不再囿于內宅,得以讀書識字。

    蓮池書院,如一顆種子被種下,十幾年來,已長成樹木。

    只可惜,俞皇後前世死得太早了……

    謝明曦心底的唏噓一閃而過,很快便被壓了下去。

    ……

    顧山長退了出去。

    學舍里,俞皇後從容負手而立,緩緩道︰“四書五經,粗讀只需兩年,粗通要五年。窮盡一生之力,也未必敢稱精通。”

    “男子苦讀,皆因科舉。為了功名前程,讀書十余年比比皆是。便是讀書到老,亦比比皆是。”

    “然則,女子讀書又是為何?”

    俞皇後語氣停頓,目光倏忽一掃。

    眾少女心中俱是一緊,既怕被點中,又有些蠢蠢欲動。

    盛錦月平日最喜出風頭,此時哪里按捺得住,第一個舉了手。

    俞皇後目光掠了過去︰“盛錦月,你有何見解?”

    盛錦月站起身來,大聲說道︰“女子讀書,是為了明理。”

    俞皇後略一點頭。

    盛錦月頓時心花怒放,喜滋滋地坐了下去。

    李湘如不甘示弱,也隨之舉手發言︰“學生以為,女子多讀書,能增長見聞,亦能開闊眼界。”

    俞皇後贊許地一笑。

    有兩人開了頭,其余人也踴躍發言。

    “進書院讀書,能讓我們離開後宅,時有出門的機會。”顏蓁蓁兩眼閃亮,大著膽子說道。

    俞皇後不置可否地笑了一笑。

    尹瀟瀟挑眉,朗聲道︰“進了書院,我們便有了夫子和志同道合的同窗,更勝血脈之親。”

    便連膽子最小的方若夢,也鼓起勇氣張了口︰“因我讀書有天分,祖父父親對我另眼相看。”

    說完,便有些惴惴和後悔。

    她這麼說,俞皇後會不會嫌她太過功利?

    俞皇後似看出了方若夢的忐忑,淡淡說道︰“說出自己的想法便可。”

    方若夢這才松了口氣。

    只剩最後一排三個學生還未張口。

    俞皇後目光一掃,看了過來。

    ……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