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門生(一)

作品:《六宮鳳華

    “听聞今日皇後娘娘要來給我們授課,授課內容是《論語》。”

    “真的麼?皇後娘娘真的要來?”

    “這等重要的事,怎麼會有假!李姐姐說的定是真的。”

    “李姐姐,你是從哪兒听來的消息?”

    一大早,眾少女便團團圍在李湘如身邊,問長問短。

    李湘如十分享受這等眾星捧月的感覺,有意停頓了片刻,在眾人的催促聲中徐徐一笑︰“皇後娘娘是蓮池書院的山長,每個月都會來授課三日。蓮池書院里的所有學生,都稱得上是娘娘的門生。”

    “我們書院共有五個學舍。其余學舍,每個月上課半日。唯有海棠學舍,是上足一整日。每一年都是如此。想來,今年也不會例外。”

    “這些都是祖父親口告訴我的。”

    李湘如口中的祖父,正是當朝次輔李老。

    蕭語 等人滿面歡喜,齊齊笑道︰“這可太好了。我們今日便能面見皇後娘娘了。”

    名門閨秀們擠破了頭想進蓮池書院,一半是因為這是大齊最好的女子書院。另一半,便是沖著俞皇後。

    才開學第二日,便能和俞皇後接觸,能聆听俞皇後授課,想想都覺得激動振奮!

    ……

    謝明曦和林微微邁步而入。

    林微微小聲嘀咕︰“她們怎麼這般激動?”

    今日一大早,林微微特意繞了一段路去了謝府門外。這般盛情,謝明曦卻之不恭,索性乘了林府的馬車,和林微微一同前來。

    尹瀟瀟眼尖地瞄到兩人,立刻笑著招手︰“你們兩人快過來。听李姐姐說,皇後娘娘今日要親自前來給我們上課呢!”

    林微微眼楮一亮,情不自禁地湊了過去︰“你說的是真的?”

    謝明曦的右手被林微微握在手中,“身不由己”地一起湊了過去。

    李湘如看到謝明曦,滿心的別扭。

    不過,既是同窗,少不了日日相對。便是互看不順眼,也不能當眾口出惡言。李湘如清了清嗓子,將剛才說過的話又重復了一遍。

    林微微的眼眸熠熠閃亮。

    謝明曦笑而不語。

    既是進了蓮池書院,和俞皇後接觸是遲早的事。

    前世她身為伴讀,並無資格踏進學舍,只遠遠地見過俞皇後數回。之後,她進了四皇子府為侍妾,更無資格覲見俞皇後。

    建文十八年,俞皇後驟然“病逝”。常年操勞政務又耽于女色的建文帝,也隨之大病一場,最終沒能熬過去,半年後撒手人寰。

    俞皇後死得太過突然,引來了眾人猜測紛紜。只是,謠言俱被登基為帝的四皇子用凌厲的鐵血手段壓了下去。

    宮中連著被杖斃十余個內侍宮人,人人噤若寒蟬,無人敢再隨意提起俞皇後三個字。

    朝臣們也對此閉口不提。

    一朝天子一朝臣。四皇子坐了龍椅之後,老臣們漸漸式微,身為新帝心腹的年輕官員紛紛冒頭。短短幾年間,四皇子便坐穩了龍椅。

    ……

    少女們嘰嘰喳喳地閑話。

    直至六公主邁步進了學舍。

    眾人下意識地住了嘴,各自回了位置。

    六公主似未察覺自己掃了眾人閑話的興致,慢騰騰地坐到位置上,面無表情地看著桌子上的《論語》。

    謝明曦暗暗好笑,張口提醒︰“皇後娘娘今日授課內容,便是《論語》。娘娘還沒來,公主殿下不妨先看上一看。”

    六公主沒了昨日算學課上的精神奕奕,一臉悶悶地嗯了一聲。

    謝明曦忍俊不禁,彎起嘴角。

    昨日董翰林上課時,六公主听了片刻,便發困打盹。顯然對四書五經並不感興趣。偏偏俞皇後授課內容,便是以四書五經為主……

    在董翰林的課上能睡,在俞皇後的課上卻是萬萬睡不得。說不定還會被重點“關注”。難怪六公主這般煩悶。

    “別擔心,”謝明曦輕聲安慰︰“《論語》不算難,只是要記清每一句話的出處和來歷,不然,在理解上便會有偏差。”

    這還不算難?

    學霸哪懂偏科學渣的痛苦!

    六公主默默地看了一臉輕松自若的謝明曦一眼,忽地稍稍體會到了李湘如昨日的痛苦。

    謝明曦頗為貼心,將凳子挪了過來,坐在六公主身側,低聲道︰“我陪公主殿下一同溫習。有不懂之處,正好可以相互指點。”

    這句“相互指點”,說的十分委婉。

    六公主听懂了話中的“指點”之意,眼眸微微一亮,離開翻開第一頁。

    學而篇。

    六公主縴長的手指輕輕點了一點。

    子曰︰“道千乘之國,競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謝明曦低聲講解︰“治理國家,不但要節約財政支出,而且要輕用民力,適時征發力役,以不違農時。”

    ……

    “又開始逢迎拍馬了!”盛錦月不屑地冷哼一聲,用尖酸刻薄來遮掩心中的嫉恨。

    昌平公主住在公主府,唯有年少的六公主住在宮中。

    可惜,六公主孤僻少言,極少出現在人前。偶爾露面,也不理人。她熱臉貼了幾回,都貼了冷臀部,未能親近這位冷漠的六公主。

    沒想到,才短短一日,六公主便對謝明曦這般親近。

    李湘如心中也在泛酸,卻也無可奈何。六公主看誰順眼和誰親近,誰也管不著。謝明曦搶先一步,便步步搶先。

    “對了,董夫子昨日布置的課業,你們可都完成了?”尹瀟瀟好奇地詢問。

    當然都完成了。

    除了六公主。

    六公主面無表情地繼續看《論語》。

    收各人的課余作業,是舍長之責。謝明曦卻未起身,遙遙地沖著李湘如笑道︰“我陪著公主殿下溫習書本,煩請李姐姐收齊作業,送給董夫子吧!”

    李湘如︰“……”

    感情副舍長就是做事跑腿的。怪不得昨日謝明曦這般大度,推舉她做什麼副舍長。分明是打著差使她的主意!

    李湘如瞪了謝明曦一眼。

    你別太過分了!

    謝明曦回以無辜的輕笑。

    實在不想去,你就別去。

    對視片刻,李湘如悻悻地哼了一聲,起身收作業。

    謝明曦悠然回頭,繼續看書。

    ……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