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無情(二)

作品:《六宮鳳華

    俞皇後也不似平日那般守禮,並未起身行禮,依舊將小郡主抱在懷中,抬頭笑道︰“瑾兒,快些讓皇祖父抱一抱。”

    小郡主脆生生地喊了一聲皇祖父。精致白皙的小臉高高仰起,伸手要抱。

    實在討人喜歡。

    建文帝挑眉一笑,大步上前,俯身從俞皇後懷中抱起小郡主。

    建文帝年少習武,身子頗為健朗。如今人至中年,常年操勞政務,于女色上又無節制,身體大不如前。

    不過,抱一個四歲孩童的力氣總是有的。

    建文帝將小郡主高高舉起轉了一圈。小郡主咯咯笑了起來,開心歡快的孩童笑聲,在椒房殿里外回蕩不休。

    “瑾兒已經好多日沒進宮了。”建文帝笑著逗弄懷中的小郡主︰“皇祖父皇祖母每日都惦記你。你就不想皇祖父皇祖母嗎?”

    小郡主小大人似地嘆了口氣︰“我已經四歲,正式開蒙讀書了。哪有時間每日進宮。便是再想皇祖父皇祖母,也只得忍著。”

    又苦著臉小聲央求︰“皇祖父,你替我和母親說說情可好?每日背書太頭痛了,隔一日背一次行不行?”

    建文帝被逗得開懷一笑。

    昌平公主哭笑不得地瞪了小郡主一眼︰“再敢胡鬧,以後不帶你進宮。”

    小郡主扁扁嘴,不敢再吭聲。

    建文帝心中不忍︰“瑾兒還小,你對她怎麼這般嚴苛?以後隔五日就讓她休息一日,進宮來陪一陪朕和你母後。”

    便連俞皇後,也張口附和︰“你父皇說的是。瑾兒才四歲,便是讀書開蒙,也無需這般嚴厲。讓她五日休沐一回。”

    昌平公主挑了挑眉,淡淡道︰“我幼時讀書的時候,母後可不是這麼說的。”

    俞皇後︰“……”

    俞皇後被噎了一回,倒也不惱,不無自嘲地笑道︰“母後現在老了,心腸也軟了。哪里舍得瑾兒受這等苦。”

    “玉不琢不成器!”昌平公主不以為意地應道︰“這是我幼時母後常說的話。女兒一直牢記于心。”

    “我是瑾兒的親娘,豈有不疼她之理。只是,越是心疼,越要對她嚴格教導。這才是真正的疼愛她!”

    ……

    昌平公主侃侃而談,俞皇後無奈地笑了一笑︰“罷了罷了!你說的有理,我不多嘴便是了。”

    建文帝卻道︰“兒子需嚴格教導,女兒寬松驕縱些也無妨。日後長大了,想挑什麼樣的夫婿都可以。又不需才名做嫁妝,學得這般辛苦又是何必。”

    對小郡主的疼愛溢于言表。

    俞皇後笑容卻淡了一淡。

    世人皆重子嗣,皇家更是如此。

    建文帝的隨口之言,如利箭一般,深深地刺中了她心底的隱痛。

    生昌平公主時,她遭遇難產,用了猛藥才平安生下孩子。卻也因此徹底傷了身子,之後再無所出。

    沒有子嗣的皇後,便是再聰慧賢良,也抵擋不住李太後的猛烈攻勢。

    天子不能無子,她這個皇後生不出來,就得讓能生的女子進宮。

    先是李太後言語相逼,之後,朝臣們也聯合上了奏折。

    她被逼無奈地退讓妥協,任由李太後為天子選妃。

    “蓮娘,對不起。”

    年輕的建文帝一臉愧疚,緊緊地握著她的手︰“我曾對你允諾,此生和你攜手到老,恩愛白頭。除了你之外,我的心里再容不下別的女子。”

    “如今,是我有負于你。”

    “對不起,你要怪,便怪我。不要怪母後。她也是為了天家子嗣著想,才會三番五次地提起廣開後宮之事。”

    她所有的淚水已在夜晚流盡,逼著自己擠出一絲笑容︰“皇上待臣妾情深義重。成親數年,從未踫過別的女子。臣妾心中感念之極。如今昌平已有七歲,皇上膝下只有一女,便是臣妾,心中也頗為焦慮。”

    “母後的提議,臣妾也贊成。臣妾是皇上發妻,也是中宮皇後。宮中不管誰生了子嗣,都得稱呼臣妾一聲母後。”

    “皇上的兒子,就是臣妾的兒子。”

    ……

    時隔十余年,她依然清晰地記得說出這番話時,心中是何等的痛苦。

    似有一雙手,生生地探進她的胸膛,將她的心扯得支離破碎。

    建文帝似未察覺她的言不由衷,又或許看出了也無可奈何,沉默地用力地摟緊了她。

    之後,便是後宮大選。

    李太後一口氣選了十余個名門閨秀進宮。李家的女兒,也在其中。建文帝最是孝順,不忍拂逆李太後心意,先臨幸的正是李氏女,也就是二皇子的生母李賢妃。

    李賢妃肚皮也爭氣,短短幾個月便有了身孕。隔年生下二皇子。

    可惜,二皇子生來便有口疾,到了兩歲學話之時,便已露端倪。

    建文帝和李太後俱心中不滿。

    她主動挑了同族的堂妹進宮,剛傳出喜訊,便冊封為淑妃。麗妃也緊跟著有了身孕,一前一後生下了兩個皇子。

    三皇子四皇子年齡相若,俱都天資聰穎。

    建文帝對這兩個皇子,頗是喜愛。

    再之後,五皇子六公主七皇子出世。還有八皇子九皇子……

    天家子嗣愈發興盛。建文帝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往日曾對她許過的“一生一世一雙人”的諾言早已被拋之一旁。

    曾因親近妃嬪而生的歉疚,也不見了蹤影。

    ……

    俞皇後一剎那的痛楚,建文帝並未留意。

    昌平公主卻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替母後覺得悲涼。

    她記得自己七歲之前,母後和父皇是何等的恩愛。那時的母後,猶如盛放的牡丹,國色天香,光彩耀目,風華奪人。

    自二皇弟出生後,母後的笑容便漸漸少了。

    別人都以為帝後情深,數年未變。只有她知道,母後和父皇漸漸離心,再不復當年的恩愛兩不疑。

    昌平公主深深呼出一口氣,定定神道︰“晚膳已經備好,父皇,我們一起去用膳。”

    建文帝欣然應下,抱起小郡主向飯廳走去。

    昌平公主走上前,扶著俞皇後的胳膊,輕聲說道︰“母後,我扶著你。”

    俞皇後笑著嗯了一聲,目中閃過一絲唏噓。

    ……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