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無情(一)

作品:《六宮鳳華

    帝後年少相識,情意深厚。

    宮中生了子嗣的嬪妃們再多,也無人能越過俞皇後。

    梅妃目中露出一抹黯然,悄然垂頭不語,心中涌起熟悉的苦澀。

    當年最得寵之際,建文帝待她也是極好的。她心中也曾悄悄生出奢望,希冀著自己能取代俞皇後,成為建文帝心中最重要的那個人。

    殘酷涼薄的現實,給了她狠狠一擊。

    這三年來的冷清孤苦難熬,皆因建文帝的冷落而起。

    最是無情帝王家!此話半點不假。她對建文帝已死了心,唯一企盼的,是兒子能夠安然長大成人。

    想到那個至今藏在暗中的幕後凶手,她驚恐又彷徨,恨不得將兒子捆在身邊,不讓任何人靠近……

    “是,安平謹遵父皇之命。”六公主終于張口說話了。

    建文帝目中露出滿意之色,又問道︰“在書院里,可曾結識同窗?”

    六公主輕輕嗯了一聲︰“考取頭名的謝明曦很好,我和她坐在相鄰的位置。”

    送她去蓮池書院,果然是正確的決定。才一日光景,便已比往日活潑多了,也肯張口說話了。

    建文帝心中頗為快慰,笑著說道︰“你既是和她投緣,不妨多多來往。”又笑著詢問︰“她是今年新生頭名嗎?今年多大了?相貌才學如何?”

    好端端的,問年齡相貌做什麼。

    莫非有老牛吃嫩草之意?

    六公主目中閃過一絲微妙的警惕。

    ……

    內向少言的性子,也有一樁妙處。不想回答的時候索性閉口不語。誰也不會和一個“陰郁孤僻”的半大孩子計較。

    果然,六公主一聲未吭,建文帝也不惱,反而笑著自責︰“父皇年齡大了,愈發 攏 獾刃 亂慘 矢雒煌輟0樟耍 悴幌 稻筒凰怠!br />
    梅妃高高提起的一顆心,悄然落回原位。

    建文帝駕臨寒香宮,是為了探望女兒,不會留宿。

    宮中伺寢的規矩嚴苛。像她這等常年養病的嬪妃,根本無資格伺寢。若不是沾了六公主的光,便是想見建文帝一面也不易。

    不能留宿,能留下一同用晚膳也好。也讓那些勢利的宮人們看看,她並未全然失寵。

    梅妃心里盤算著,面上露出希冀之色︰“臣妾和安平尚未用膳,皇上可願留下一同用膳?”

    建文帝笑著應下︰“好,讓御膳房傳膳。”

    梅妃十分歡喜,眼中閃出了少有的神采,連連笑道︰“是,臣妾這便讓人傳膳。”

    六公主微不可見的抽了抽嘴角。

    對梅妃而言,建文帝是夫更是天。她的喜怒哀樂榮寵,全都系于建文帝一身。所以,才會這般卑微。

    可惜,梅妃的歡喜終究成了一場空。

    宮女剛退下,盧公公便悄步進來稟報︰“啟稟皇上,皇後娘娘命人來送口信。昌平公主和駙馬帶著小郡主在椒房殿。娘娘問皇上可願一同用晚膳?”

    听聞長女的名諱,建文帝目中閃過喜悅,不假思索地說道︰“朕立刻過去。”

    梅妃︰“……”

    建文帝已看了過來,語氣中並無歉然︰“朕改日再來看你。”

    梅妃硬生生地擠出一絲笑容︰“臣妾恭送皇上。”

    然後,眼睜睜地目送建文帝快步出了寒香宮。當建文帝的身影消逝在眼前,強忍著的淚水立刻滾落。

    ……

    六公主的心情也不美妙。

    這個親爹,看似溫和慈愛,實則心冷無情。說走就走,毫無眷戀。

    自己沒什麼孺慕之情,倒是無所謂。可憐梅妃,滿心希冀歡喜還沒來得及露于臉上,便被一盆冰水澆得透心涼。

    無聲落淚的樣子,令人心酸。

    六公主無聲輕嘆,張口道︰“母妃,我陪你用膳。”

    梅妃紅著眼楮嗯了一聲。積聚了多日的力氣,仿佛都在剛才片刻被抽空,全身發麻,雙腿無力。

    六公主走上前,扶住梅妃的胳膊。

    沒有寵愛,總算還有兒子陪在身側。

    梅妃稍稍打起精神,輕聲道︰“你父皇叮囑你的話,你可記下了?明日皇後娘娘去授課,你萬萬不可輕忽走神,定要好好學習。若能博得皇後娘娘另眼相看,日後在你父皇面前美言幾句再好不過。”

    頓了頓,又苦笑道︰“母妃沒用,不得你父皇的歡心。日後,只能靠你自己了。”

    六公主眸光一閃,點了點頭。

    ……

    寒香宮里冷清落寞,椒房殿里卻熱鬧非常。

    略顯肅穆的椒房殿,今晚連宮燈也比平日柔和得多。

    俞皇後滿面笑容地抱著四歲的小郡主,耐心又溫柔地陪著說話。昌平公主和駙馬顧清坐在一旁,俱是滿臉笑意。

    昌平公主今年二十有四,她容貌生得更肖似建文帝,濃眉長目,挺鼻紅唇,眉眼間俱是利落的英氣。

    駙馬顧清,是顧家嫡子,也是顧嫻之嫡親的佷兒。顧清比昌平公主年長一歲,生的清俊非常,溫文儒雅。

    俞顧兩家是世交,俞皇後和顧嫻之是多年好友,平日來往密切。顧嫻之一直獨身未嫁,全心打理蓮池書院,對佷兒顧清十分疼愛。

    昌平公主和顧清自小便相識,青梅竹馬,結為夫妻,也是水到渠成之事。

    便是建文帝,對這個女婿也頗為滿意。

    顧家是書香名門,家風清正,以科舉進身的子孫眾多。雖未出過臣六部堂官這等顯赫官員,如翰林言官之類的清流官員卻不少。還有不少外任為官。在朝野間頗有清譽。

    顧清承襲了顧家人擅長讀書的優良基因,在松竹書院里就讀時,每一年的歲考都是頭名。十七歲時,顧清更是一舉中了榜眼。殿試一過,建文帝便下旨賜婚。

    顧清成了大齊最尊貴的長公主駙馬。更難得的是,夫妻相得,頗為恩愛。昌平公主從不以公主身份欺壓夫婿。

    唯一的遺憾是,昌平公主和顧清成親之後,一直遲遲沒有身孕。直至四年前,才生下了女兒顧舒瑾。

    俞皇後對外孫女愛若至寶。

    建文帝也同樣喜愛活潑伶俐的小郡主。听聞小郡主在椒房殿,立刻丟下梅妃母女,來了椒房殿。

    ……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