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隱秘(二)

作品:《六宮鳳華

    建文帝就要來了!

    梅妃目中閃過驚喜,臉上的自怨自艾之色一掃而空,連連道︰“琴瑟,快些替我更衣。湘蕙,你來替我梳妝。”

    三年前,梅妃將湘蕙派到了六公主身邊,伺候衣食起居。也有盯著染墨之意。

    這三年里,六公主大半時間都待在寒香宮。染墨從無異動,梅妃也漸漸放了心。不時指派湘蕙差事。

    六公主看著喜形于色的梅妃,微微抽了抽嘴角。

    女子以夫為天。後宮妃嬪,更是如此。

    眾多女子擁有同一個夫婿,這個夫婿還是萬人之上的大齊天子,一念便是榮寵,一言可定生死。眾嬪妃宛如塵泥一般卑微,只能匍匐在天子腳下,祈求憐愛。

    如此懸殊不對等的關系,離夫妻兩字太遙遠了。

    這一個月來,已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景。每看一回,都覺得格外不適氣悶。

    梅妃歡喜之余,也沒忘了避嫌,輕聲道︰“安平,我要更衣梳妝,你去隔壁等上片刻。”

    六公主點點頭,起身去了隔壁的寢室。

    這間寢室,和梅妃的寢室相鄰,陳設清雅。六公主時常來寒香宮,有時會在此留宿。

    染墨本想跟著進來伺候,可惜,剛到門外,六公主便瞥了過來。

    染墨︰“……”

    六公主獨自進了寢室。

    染墨頗有幾分委屈地守在門外。

    這三年來,主子雖不喜多言,對她也算信任。可這一個月來,卻不肯再讓她近身伺候,經常獨自一個人待在寢室。

    如果真正的六公主還在……一定不會這樣對她。

    ……

    進了寢室,關上門。

    六公主長長地松了一口氣。然後伸出手,用力的揉了揉臉頰。喃喃低語道︰“整天裝模作樣,憋死我了。”

    十一歲的少年,尚未長大成人,聲音清亮。

    不過,到底和少女的聲線不同。為了不讓人察覺到異樣,張口時總要稍稍變音。如此一來,自不願張口說話。

    三年前的慘劇,也被沉沉壓在心底,成了少年心頭揮之不去的陰暗。懷著這樣沉重的心事,少年理所當然的陰郁內向孤僻。

    六公主坐到梳妝鏡前,美滋滋地欣賞了片刻。

    這副容貌,確實生得極美,美得超越了男女的界限。

    脫去羅裳,換上錦袍,也一定是舉世無雙的美少年!

    “盛鴻,”六公主定定地看著銅鏡里的美麗臉孔,似自言自語︰“放心,我一定會為你完成所有心願。”

    銅鏡里的少年神情有剎那的恍惚。

    短短片刻,便又恢復如常。

    六公主不甚雅觀地翻了個白眼︰“我許諾過的事,一定會做到。你就徹底安心地閉眼吧!”

    腦海中又模糊地響起少年的聲音。

    明曦。

    “是是是,我知道了。”六公主目中閃過一絲戲謔︰“你一直偷偷暗戀喜歡的姑娘嘛!放心吧,我會對她好的。”

    “不過,你和她到底是怎麼結識的?”

    “以前有沒有表白過?”

    “她知道你的真實身份嗎?”

    “她知道你的心意嗎?”

    “你喜歡她,她喜不喜歡你?”

    一連串的問題,如石沉大海,毫無回應。

    ……

    半個時辰後。

    一身龍袍英俊不凡的建文帝邁步進了寒香宮。

    盧公公緊隨其後,另有幾名內侍也隨著走了進來。至于一眾御林侍衛,則訓練有素地散開,守在寒香宮外。

    “臣妾恭迎皇上,”梅妃盈盈行了一禮。

    短短半個時辰,沐浴更衣梳妝。憔悴消瘦的梅妃,穿了一襲秋香色宮裝,精致的妝容掩去了三分病容,勉強能入眼。

    建文帝舒展眉頭,親自俯身,扶起梅妃︰“平身吧!”

    手掌下的胳膊頗為細瘦。

    建文帝的目中多了一絲憐惜︰“你又瘦了。”

    短短幾個字,令梅妃感動得淚盈雙眸︰“多謝皇上惦記,臣妾這副病軀,實在無顏面見皇上。”

    梅妃容色極佳,性子又綿軟。建文帝當年頗喜愛她的溫順。只是,梅妃一直生病,不能伺寢。年輕嫵媚的端妃又得了寵。

    此消彼長之下,建文帝來寒香宮的次數越來越少。

    今日特意來寒香宮,是為了初進蓮池書院的六公主,探望梅妃是順便為之……

    看著梅妃感動的樣子,建文帝心中浮起一絲愧疚,語氣愈發溫和︰“生病非你所願,你不必自責,更不必自憐自艾。安心靜養,早日將身子養好才是正理。”

    已經有多久沒听過這等關切憐惜的話語了?

    梅妃眼圈泛紅,哽咽著應了聲是。

    ……

    建文帝目光掠過梅妃,看向安靜佇立一旁的六公主,聲音愈發柔和︰“安平,到父皇這兒來。”

    建文帝對妃嬪們或寵愛或冷淡,對兒女卻個個疼愛。

    昌平公主是俞皇後所出,也是建文帝第一個孩子。建文帝疼愛昌平公主的程度令人咋舌,一眾皇子也有所不及。

    六公主和七皇子一出生,便一躍而過諸皇子的位置,僅次于昌平公主。如何能不讓人心生嫉恨?

    七皇子死後,六公主性情大變,不言不笑,陰郁冷漠。建文帝看在眼里,頗覺痛惜,對著幼女的時候,態度也格外溫柔。

    六公主嗯了一聲,走到建文帝面前。

    此時的建文帝,便像天底下所有疼愛女兒的父親一般,細細垂詢︰“你第一日去蓮池書院,可還適應?”

    六公主點點頭。

    心里默默補充一句,如果同窗里多幾個少年就更好了。

    “夫子們上課,你可能听懂?”

    听不懂就睡覺嘛!

    六公主乖巧地繼續點頭。

    建文帝舒展眉頭,笑著說道︰“明日你母後會去蓮池書院上課。她學識淵博,才智過人,勝過世間諸多庸碌男子。便是翰林院里那些翰林學士,在她面前也要甘拜下風。”

    “你既進了蓮池書院,便是她的學生。便是學到她的十之一二,也夠你受用不盡了!”

    提起俞皇後,建文帝的目中閃出引以為傲的熠熠光芒。

    六公主目光微微一閃。

    這是一個深愛妻子的深情丈夫才會有的驕傲,不容錯辨。

    可是,眼前這個男子,卻又令宮中諸妃生了許多子嗣。

    到底是深情還是薄幸?

    ……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