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隱秘(一)

作品:《六宮鳳華

    三年前。

    看到溺水身亡被泡得浮腫的孩童尸首的那一刻,梅妃肝膽俱裂,嚎啕慟哭,整個人幾近崩潰。

    穿著羅裙的“六公主”,滿面慘白,全身簌簌發抖。

    是染墨驚覺出了不對勁。

    六公主和七皇子是雙生姐弟,相貌極其肖似。

    八歲的孩童,正是淘氣之齡。姐弟兩個時常私下換衣物,裝著彼此的樣子出去騙人。貼身伺候的宮人,也分辨不出。更不用說宮中妃嬪宮人了。

    有時,便連梅妃也分不清穿著羅裙來請安的是女兒還是兒子。

    那一日早晨,六公主和七皇子一起躲進了寢室,過了盞茶才出來……

    “公主殿下,”染墨試探性地喊了一聲。

    “六公主”全身一震,目中露出濃烈的痛苦和驚懼,不願和染墨對視。

    染墨瞬間了然,淚如雨下︰“娘娘,溺水身亡的不是七皇子,是……是六公主……”

    傷心欲絕的梅妃頭腦陡然空白,猛地抬頭看向穿著羅裙的孩童︰“你到底是鴻兒,還是安平?”

    “六公主”撲通一聲跪到地上,滿面淚痕︰“母妃,我是鴻兒。”

    “今日早上我和姐姐換了衣物……後來,去了御花園戲耍。我故意躲了起來,姐姐到處找我。不知被誰引著去了水塘邊……是我害了姐姐……死的應該是我……”

    八歲的男童,根本承受不住這等打擊。斷斷續續,邊說邊哭,很快昏厥過去。

    梅妃全身顫抖不已,將面色慘白昏厥不醒的兒子緊緊摟在懷中。

    六公主的死,絕不是意外。動手之人,是沖著七皇子來的。若不是六公主和七皇子淘氣互換了衣物,此時躺在地上的便是七皇子。

    雖然這麼想太對不住女兒。

    可這一刻,她慶幸是兒子活了下來!

    湘蕙焦急的聲音響起︰“皇上和皇後娘娘很快便會來了。娘娘一定要求皇上做主,查明真相,為公主殿下報仇雪恨。”

    梅妃面白如紙,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不能說。”

    絕不能說出真相!

    一旦知曉死的是六公主,七皇子安然無恙,動手之人定會再次下毒手!為了護住兒子性命,只能讓他頂替女兒的身份。

    只有安然活下來,才有報仇的機會。

    她已經失去了女兒,絕不能再失去兒子。

    梅妃堅持親自為死去的“七皇子”入殮。建文帝經歷喪子之痛,對梅妃也頗為憐惜,點頭應允。

    “六公主”大病一場後,性情驟變,再不復往日的活潑淘氣,沉默陰郁,極少說話,令人扼腕嘆息。

    建文帝雖心憐幼女,卻也無暇多陪。

    便是有了閑空,召了“六公主”前來,面對不言不笑的“六公主”,建文帝也覺無可奈何。

    ……

    轉眼就是三年。

    失了寵愛的梅妃,在寒香宮里清冷度日。陰郁少言的六公主也極少露于人前。曾經的寵愛風光,都成了過眼雲煙。

    母子兩人謹慎小心戰戰兢兢地活著。

    只要兒子安然長大,日後總有機會查明當年的幕後真凶,為無辜枉死的六公主報仇雪恨。

    “鴻兒,”這三年來,梅妃只有在私下才會叫一聲這個名字︰“你恨不恨母妃懦弱無用?”

    宮中生育皇子的妃嬪不少,賢妃麗妃俱出身名門,有心機有手腕。淑妃是俞皇後同族堂妹,靜妃善于逢迎,年輕嫵媚的端妃最得聖寵。

    唯有她,是個失了寵愛的病秧子,懦弱溫軟無用。只能用這等荒謬可笑的笨法子保護自己的兒子……

    明明是男兒,卻被逼無奈地穿起少女羅裙,和一群未成年的少女做同窗。而他的兄長們,俱在松竹書院就讀,有伴讀有同窗,年齡稍大一些便能听政議事。

    兒子一定心存怨懟吧!

    所以,這一個月來,便是到了私下,也不肯和她說話。

    六公主看著滿目淒然的梅妃,心中暗暗嘆口氣,張口道︰“我不恨母妃。”

    短短幾個字,便如靈丹妙藥一般,令梅妃的眼中重新有了神采︰“鴻兒,母妃知道現在委屈了你。你再忍上幾年,待你長大了,有了自保之力。母妃定然親自向你父皇稟明一切。欺君之罪,母妃自會一力擔下。”

    ……

    呵!

    實在天真!

    欺君之罪,是她想擔便能擔下的嗎?身為天子的建文帝,能容忍一個失寵的嬪妃欺瞞自己數年嗎?

    涼薄殘忍的話語,在舌尖上打了個轉,到底未出口。

    六公主點了點頭,提醒一句︰“母妃還是叫我安平吧!”

    這具身體既是頂替了六公主的身份,便得格外謹慎小心。便是私下說話,也不宜喊出盛鴻之名。

    梅妃心被狠狠揪痛了一回,目中閃過水光,到底還是改了口︰“安平,那位謝三小姐有何過人之處,為何得了你的青睞?”

    提起謝明曦,六公主的目中閃過一絲意味深長的光芒︰“她是新生頭名,才思敏捷,聰慧無雙。我想好好讀書,自然願意和她親近來往。”

    真的只有這麼簡單?

    梅妃半信半疑地瞥了六公主一眼。

    只是,六公主臉上沒什麼多余的表情,什麼也窺不出來。

    “染墨,”梅妃又看向垂頭不語的染墨︰“你每日貼身伺候,切記照顧好安平,絕不能讓任何人窺破她的真實身份。”

    染墨跪下,一臉鄭重地應下︰“娘娘放心,奴婢便是豁出這條性命,也會保護好公主殿下。”

    語氣堅定之極。

    梅妃神色稍緩,輕聲道︰“染墨,你對安平一片忠心,我都清楚。待過了這幾年,我會做主將你放出宮,為你許一門好親事。”

    知曉這樁隱秘的,除了母子兩人,便只有眼前的三個宮女。琴瑟湘蕙俱是年少隨梅妃進宮,忠心耿耿。

    眼前的染墨,卻是拂月宮里的宮女。在六公主四歲時到了六公主身邊。自然也是忠心的,不過,總不及琴瑟湘蕙令人放心。

    染墨不假思索地應道︰“奴婢不想出宮,只想一直伴在公主殿下身邊。懇請娘娘成全!”

    梅妃尚未說話,門外便響起了腳步聲。

    “啟稟梅妃娘娘,皇上即將駕臨寒香宮。”

    ……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