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梅妃(二)

作品:《六宮鳳華

    梅妃的眼中頓時有了神采︰“琴瑟,扶我坐好。”

    梅妃當年入宮時,帶了兩個心腹丫鬟一並進宮。一個是湘蕙,另一個便是琴瑟。

    三年前,梅妃將湘蕙給了六公主,身邊便只剩下琴瑟。主僕唇齒相依,感情深厚。私下說話隨意親昵。

    琴瑟笑著應了,細心地扶著梅妃坐直身子,又體貼地說道︰“奴婢為娘娘整理儀容。”

    梅妃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安平每日都陪在我身側,在她面前,我還有什麼可遮掩的。”

    反正,除了安平之外,也無別人踏足寒香宮。

    琴瑟听在耳中,也為主子心酸不已。

    帝後情深,一個月中,建文帝至少也有半個月留宿椒房殿。其余的半個月,便要看誰得寵了。

    梅妃容顏最盛風頭最勁的時候,建文帝每個月來寒香宮四五回。後宮嬪妃中,無人能及。

    可惜,天子的寵愛如風,來得猛烈,去時迅疾。

    梅妃病了之後,建文帝一開始常來探望。幾個月之後,便來得少了。如今一個月里也難露一回面。

    內侍宮女們慣于捧高踩低。梅妃失了寵愛,在宮中的日子也清冷孤寂起來。

    若不是還有六公主,梅妃的日子怕是更難熬。

    熟悉的輕巧腳步聲在門外響起。

    六公主來了。

    梅妃舒展眉頭,常年郁郁寡歡的臉孔上終于露出一絲笑意︰“安平,快些過來。”

    ……

    陰郁少言的六公主,對著自己的親娘話語也不多,喊了一聲母妃,坐到床榻邊。

    梅妃早已習慣了女兒的沉默少言,先叫了染墨過來,細細相詢︰“今日安平在書院里可還適應?”

    “夫子們待她如何?”

    “寢食可還習慣?”

    染墨一一作答︰“公主殿下還算適應。夫子們待公主殿下頗為和善。”

    上課睡覺這種事,自然不必提起。

    寢食之事,怎麼也繞不過謝明曦這個名字。

    染墨略一猶豫,拿不定主意是如實稟報,還是稍稍遮掩一二。

    梅妃頓覺有異,微微蹙眉︰“怎麼了?莫非寢食不太適應?”

    “這倒不是。”染墨迅速瞄了神色漠然的主子一眼,低聲道︰“蓮池書院飯食尚可,而且,殿下和此次新生頭名謝三小姐頗為投緣。位置坐在一起,且住了同一個寢室。”

    梅妃︰“……”

    梅妃微微色變。

    琴瑟湘蕙對視一眼,俱是一驚。然後,琴瑟張口,吩咐一旁伺候的宮女俱都退下。寢宮里只剩梅妃六公主,外加琴瑟湘蕙和染墨。

    “安平,”梅妃驚疑不定地看著六公主︰“你……你真的和謝三小姐同寢?”

    六公主點了點頭。

    這一個簡單的動作,卻令梅妃面色泛白呼吸急促,半晌才擠出一句話︰“你為何要和她同寢?我不是特意叮囑過你麼?蓮池書院里總有別的寢室,你一個人獨寢便是。”

    為何偏偏要和謝三小姐同寢?

    怎麼能和一個十歲少女同寢?

    怎麼可以?

    以後……該作何解釋?

    六公主抬起頭,深的目光和梅妃對視︰“我以為,母妃早該想到會有這一日。”

    梅妃全身一顫,臉上的血色褪去,目中露出濃烈的痛苦和後悔。淚珠在眼中直打轉︰“安平……是我這個母親懦弱無用,只能用這等法子護著你……對不起……”

    淚水很快溢出眼角,滑落消瘦的臉頰。

    染墨不知想起了什麼,眼眶忽地紅了。

    琴瑟湘蕙也各自目露黯然。

    是啊!若不是被嚇得魂飛魄散,梅妃娘娘又怎麼會想到這等膽大包天的法子?

    這三年來,梅妃娘娘時時提心吊膽,戰戰兢兢,日夜難安。心病日益加重,身子如何能好?

    六公主的日益消沉陰郁,更令梅妃自責愧疚,難以釋懷。

    一個月前,六公主發了高燒,昏迷了一日。

    燒退醒來之後,六公主愈發孤僻。不肯讓任何人近身伺候,時常將自己關在屋子里,一待便是半天。

    梅妃娘娘心急如焚,撐著病軀去求皇上,讓六公主進蓮池書院就讀。希冀著有了同齡的玩伴,能讓六公主稍稍展顏開懷。

    蓮池書院是女子書院,六公主既是進了書院讀書,和同窗來往也是理所當然。同寢之事,也不算稀奇。

    ……

    梅妃淚流滿面,不停啜泣。

    琴瑟紅著眼眶,低聲勸慰︰“娘娘何苦這般自責。當日之事,娘娘也是被逼無奈,不得已而為之。公主殿下確實受了許多委屈,可到底安然無恙地活下來了。”

    湘蕙也低聲道︰“琴瑟說的是。娘娘不必耿耿于懷。待公主殿下長大成人,有能力保護自己也保護娘娘了,一切難題迎刃而解。”

    梅妃哽咽著嗯了一聲,用袖子擦了眼淚,低聲說道︰“安平,你在書院里好好讀書。若真覺得謝三小姐值得結交,你……你便和她來往。母妃不攔著你了,你別生氣。”

    病了三年的梅妃,容色憔悴,損了幾分風韻。不過,美人就是美人。含著淚光的懇求,足以令人心軟。

    六公主靜靜地看著梅妃,沉默不語。

    能在宮中熬至妃位的女子,除了美貌之外,心機手腕不可或缺。

    善良溫軟的女子,在宮中哪有活路?

    梅妃出身低微,父親只是區區六品主事。適逢天子廣開後宮,因美貌過人,被選進宮中做了才人。

    梅妃運道頗佳,進宮一年便懷了身孕,隔年生下一對龍鳳雙生子。天子十分喜愛這雙兒女,梅妃也因此得了天子寵愛,一躍成了宮中最受寵愛的妃嬪。

    俞皇後的中宮之位,穩若泰山。便是膝下無子,也無人能撼動。梅妃得寵,俞皇後並未嫉恨刁難。

    生了皇子們的妃嬪,看梅妃就十分刺目了。使絆子暗中算計是常有的事。

    梅妃娘家勢弱,無人撐腰,性情又溫軟,不得已只能向建文帝求助。建文帝當年確實寵愛梅妃,為了梅妃懲罰過賢妃淑妃麗妃,便連靜妃也遭過呵斥。

    如此一來,眾妃嬪視梅妃如眼中釘肉中刺,也是難免。

    三年前的那一場“意外”,自然別有內情。

    ……js3v3